第二十三章

柔細的短髮、纖長的睫毛、小巧微挺的鼻、柔軟嬌豔的櫻唇,不似貂嬋嬌柔勾人,不似小喬嬌憨可愛,亦不似寒的冷若冰霜,卻是最令他百看不膩的容顏。

手中緊握著柔軟的觸感,這雙手,一但握住了,就捨不得再放,一如遇見了孫尚香之後,心就此已完全屬於她...。

脩靜靜的看著趴在床邊睡著的阿香,心中一陣滿足。自從回到了鐵時空,從來沒有像昨晚一樣,這麼深沉的睡,就像回到母胎一般的安心。昨晚阿香幫他簡單的包紮過後,因為拗不過他,只好伴在他床邊,陪著他睡,本來他擔心阿香趴著會睡不好,但阿香還是害羞的只肯窩在床邊待著陪他,所以才造成今晨這副模樣。

醒來好一會兒了,只是貪看阿香睡著的嬌顏,視線捨不得移開,睡著的阿香看起來毫無防備,雖然少了點平時的機伶,卻多了嬌酣可鞠,更增添了小女人的風采。忽然孫尚香微蹙著眉,輕輕的移動僵硬的身子,換了一邊繼續睡。脩這才意識到,阿香這麼睡了整晚,待會起來一定全身痠痛,於是輕輕拉開兩人握了整晚的手,準備把阿香移到床上,讓她可以好好的躺著休息。才剛把阿香抱起時,些微的震動卻驚醒了孫尚香。

微瞇著眼,突來的光亮讓她覺得十分刺眼,伸出手稍作遮擋,直到適應了陽光後,才放下手,緩緩張開眼,一印入眼簾,就是和她心靈相契的情人,呼延覺羅˙脩。
朝著那人,微微一笑:「早啊~脩~」

聽著阿香用睡意十足的甜膩嗓音喚他,脩忽然覺得有些害羞,阿香一定不知道,現在她的樣子有多可愛,多誘人犯罪...更何況,現在他們還處於一種尷尬的狀態,他抱著她,而她...毫無防備的窩在他懷裡。「早...早!」

孫尚香好奇的盯著脩結巴的樣子,小手摸上他的臉:「你怎麼啦?臉怎麼那麼紅?」

果然人在剛睡醒的時候,反應總是會慢半拍,聰明如阿香也是一樣。現在的她還是沒注意到自己被脩抱著。脩的臉紅著,當阿香的手碰觸的他臉頰,他像觸電似的,快速閃避:「沒...沒有啊...我...我先把你...放下來。」說完便迅速將阿香放到床上,轉過身,大口喘氣,平息自己急促的呼吸。

一連串的變化,孫尚香這才意識到原來剛剛自己一直被脩抱在懷裡,也不由自主地有點害羞。「那...那個~謝謝你...」她想,脩應該是擔心她會睡的不好,才想抱她到床上睡的。

「不...不客氣!」

凝窒的氣氛持續了一分鐘之久,受不了的孫尚香,悄悄的爬下床,偷偷看著他尷尬又害羞的側臉,覺得熟悉又親切。

這幾天的變故,來的太急太快,雖然她知道脩就是她在銀時空喜歡的人,甚至在鐵時空她對他的感覺依舊,但那空白的記憶,還是讓她有些無所適從。那個在神風磇克裡的脩,或是對她冷淡的脩,還是壓抑自己的脩,哪個才是最真實的他?而她又應該用何種態度與他相處,這些都是孫尚香心中隱約的擔心。

只是現在看著他害羞的臉,孫尚香笑了,無論是哪個面象的他,她有自信,只要看著他的臉、他的眼神,自己就有辦法能感受到他的情緒,他的想法。因為那是他們之間不可言喻的默契,就算記憶消失,只要愛還存在,這些空白都不是阻礙,只會讓她更重新的認識"呼延覺羅˙脩"。

「你~不要再臉紅了...好不好!」輕輕笑出聲,淡淡的揶揄:「你這樣,我會覺得你在想一些不該想的事喔!」孫尚香默默覺得,害羞的他真的好可愛~

「我...我沒有啊...」被說中心事的脩,又是一陣結巴。

「哈哈~好啦~我再說下去,你的臉會變的和關羽一樣紅吧!」

聽見阿香忽然提起在銀時空的關羽,脩深深的看了孫尚香一眼:「阿香~你...會想回銀時空嗎?」從小就在銀時空長大的她,離開了一個多月,一定也是想家的吧!

「嗯...」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說呢:「說不想,是騙人的吧!但是可以來看看媽媽和外公生活的鐵時空,也很好啊!而且...有你在這裡~好像...就比較不想了耶~」阿香說完,朝著脩笑了。

脩回給阿香一個笑容,緊緊牽住她的手,他不想問,阿香是否會爲了他永遠留在鐵時空,即使這答案是肯定的;再者,他們心知肚明,阿香總有回到銀時空的時候...現在只需要好好把握在一起的時刻吧。「那~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讓你不會想家!」

簡單的承諾,不需要虛華的詞藻,因為是他,所以孫尚香相信:「嗯!那我也會緊緊的跟住你~這樣...我就不會那麼想家了。」

相視一笑,此刻對他們來說,就是幸福吧!!

「梳洗一下吧!我陪你回夏家~」脩忽然想到,阿香一整晚沒回去,阿公和雄哥應該會擔心吧!

「啊~昨天匆忙出門,也沒告訴他們一聲,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擔心。」阿香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平常自己也不是這麼莽撞的人,沒想到爲了脩...卻連基本的禮貌都忘了。

「沒關係!我會幫你解釋的~」脩知道阿香的顧慮,她也是爲了自己才這樣的~理當幫她解釋。

「嗯!脩~謝謝你~」

「跟我還客氣什麼!走吧~」笑著揉揉她頭髮,笑她的傻氣。能夠這樣疼她、寵她,爲她撐起一片天,原來...才是他最大的願望。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