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進屋內,滿是狼籍,孫尚香已然明白是怎麼回事。看了看身旁憔悴的脩,再對照屋裡的狀況,想必這陣子。他真的過的很不好...。

 

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接受自己忘記他的事?

他,是用什們樣的心情去承受不能與自己相守的痛苦?

他,又是用怎樣的心情去扛下會害死自己的自責感?

 

傻瓜...呼延覺羅˙脩真是一個大傻瓜!!

 

忍住即將落下的淚,要笑...從今天起,要笑著過每一天。

吸了吸鼻子,不想讓脩發現自己想哭的心情。阿香扶著脩,用略帶鼻音的聲音,故作抱怨的說:「喂~你第一次請我來你家,就讓我看到這副髒亂的樣子...是在跟我暗示,你很需要一個傭人來打掃嗎?」

 

被阿香扶著,正在享受依靠溫暖的脩,聽見阿香這麼說,頓時尷尬了起來,說話也結結巴巴的:「沒...沒有...啦~我不...不是那個意思...我...」總不能跟阿香說,這是他這幾天頹廢之下的傑作吧。

 

「好啦~逗你的啦!」孫尚香笑著看脩手足無措的表現,覺得逗他還真的是人生一大樂趣:「怎麼那麼容易被整啊~」哈哈~好玩!

 

不過相較於孫尚香偷偷逗弄成功,脩收起尷尬的表情,盯著孫尚香笑的開懷的臉龐,怔住...。直到阿香發現脩沒反應之後,舉起白皙的手用力在脩的眼前揮動:「你在想什麼啊?哈囉~有人在嗎?」

 

一回神,脩忽然露出一種失而復得的奇異表情,輕聲的說:「阿香,謝謝你。如果不是你不放棄,也許...我再也沒有機會看著你逗我的調皮表情、再也沒有機會看見你的笑容、再也沒有機會享受你帶給我的安全感了。」脩神態認真,眼神直望進阿香眸裡。

 

「那你之前還想把我推開?」孫尚香臉別向一旁,用賭氣的口吻說著,但臉上卻掛著滿滿的笑意。

 

「所以我後悔了啊!」脩扳過阿香的身體正視自己,大掌輕撫孫尚香的臉龐,眼神透露出認真和珍惜:「孫尚香,我答應你,從此刻起...我不會因為任何理由,再放開你的手!」說完右手還做了個起誓的手勢。

 

「你說的喔~」抓住脩發誓的手:「不可以反悔~連喝了忘東忘西忘情水也不能忘記喔!」

 

「好~就算喝了忘情水,這個約定我也不會忘。」

 

孫尚香聽見脩堅定的回答,開心的給他一個大擁抱,卻換來一聲痛呼:「脩~你怎麼了?」

 

「阿...阿香~你抱太用力,壓到我受傷的地方了!」剛剛沉浸在失而復得的喜悅中,都忘了痛~現在呼延覺羅˙脩才真的覺得自己被劃了那麼大一個傷口,有點痛...不過叫這麼大聲~大部分原因是想享受被阿香照顧的溫暖吧。

 

「啊~對不起!對不起!」阿香用十分抱歉的語氣和脩道歉:「對不起啦~我們趕快回房間吧!我幫你擦藥。」說完就連忙扶著趁機撒嬌的脩進到房間裡。

 

一進房間,阿香先把脩扶到床上坐著,又問他藥箱放哪,這時脩才支吾其詞的說:「其實...我家沒有藥箱耶!」

 

「爲什麼?你不是鐵時空首席戰鬥團嗎?」阿香好奇的問,她從灸舞的敘述裡知道,首席戰鬥團肩負的守護鐵時空的使命,常常會有與魔的戰鬥,受傷應該是家常便飯才對,怎麼會沒藥箱啊?

 

看著阿香充滿好奇的臉,脩笑著摸摸她的頭,帶著獨特的專寵:「我們異能行者武鬥其實就像你們銀時空的內力比拼,很少會有肢體接觸的肉搏戰,所以幾乎不太會有什麼皮肉傷的...」

 

「是喔!」阿香露出了然的表情,不知為何...聽脩說著鐵時空的事,就是有種特別的感覺,好像更了解他一點,更靠近他一點,更把彼此中間空白的距離拉近一點。忽然挑個眉:「咦?那...你的手又是爲什麼被劃了這麼長一刀?」

 

忽然被阿香一問,脩流下一滴斗大的汗珠。這下好了,該怎麼解釋這一刀是他自暴自棄下的結果!要真說出來,阿香會自責吧!

 

看著脩尷尬的沉默,阿香忽然想起A Chord通知他們脩衝出去殺魔的狀況,她知道了,都知道了。眼神中盛滿柔情和疼惜,輕輕握住脩的手,她孫尚香,是有怎樣的福氣,才能遇見這個爲她生、爲她死、爲她不顧一切的男人,想著,心裡滿是感動,輕輕的說一句:「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

 

阿香話一說出口,脩也懂了,他的阿香果真是最懂他的人,不可言喻的默契流轉在兩人之間,脩點點頭:「爲了你,我不會再這麼做了。」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陪她走到兩人都白髮蒼蒼,可以笑著回憶他們經歷過的一切。

 

「嗯~」甜甜的笑著,只要是脩說的,她都會無條件相信。突然意識到,傷口還是得處理,鬆開握住脩的手,站起身來:「我還是出去幫你買個藥好了,傷口不處理,會發炎的。」

 

孫尚香說完,轉身要走,卻被猛然一拉,跌坐在床,被脩順勢緊緊抱住:「不要走...,這點小傷過幾天就好了。」

 

「可是...你剛剛不是說很痛嗎?」阿香困惑,剛剛她只是不小心壓到傷口,他就叫的那麼大聲。

 

「有你在,就不會痛了!」脩說完,抱阿香抱的更緊了。感受著心愛的女孩給他的溫暖,心也跟著暖了。

 

「油嘴滑舌!」輕嗔一聲,但顯然甜言蜜語很受用,孫尚香難得的臉紅了。

 

脩看著阿香微紅的臉龐,粉嫩的臉頰,透著誘人光澤的柔軟嘴唇,就像一朵待人採擷的香檳玫瑰,讓他情不自禁的靠近阿香微啟的雙唇。

 

曖昧的氛圍,讓孫尚香又是害羞又是期待的閉起雙眼,當她感受到脩的鼻息噴灑在自己的臉上時,緊張的連睫毛也微微顫抖著...。不過奇怪的是,一秒、兩秒、三秒...怎麼都沒動靜,讓她不得不張開眼睛,卻發現脩一臉自責。「脩~你怎麼了?」

 

「阿香,對不起!我差點又要害了你。」脩痛恨自己的衝動,如果剛剛真的吻了阿香,又害她昏倒怎麼辦?

 

「你在說什麼啊?」看著脩自我厭惡的表情,阿香不懂現在是在演哪齣...剛剛是浪漫偶像劇,那現在就是瓊瑤大戲囉。

 

「我們...不能夠太過靠近的~」

 

聽到脩用自責的語氣這麼說,孫尚香頓時覺得好氣又好笑,這個男人,難道就沒有拋開理智的時候嗎?還是她的吸引力不夠大,讓他連吻她的時候,還能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事?輕笑出聲:「傻瓜~你被騙了啦!」

 

「你爲什麼這麼說啊?」脩忽然懷疑,他和阿香說的是同一件事嗎?!

 

「這一切,都是因為灸舞...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孫尚香簡單扼要的解釋了關於異能影響的事,聽的脩目瞪口呆:「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是被盟主騙了?」

 

「沒錯啊!只有你才會相信灸舞那個不正經的傢伙!」

 

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這輩子就是注定被阿香和灸舞吃得死死的~不過,想到自己爲了這個烏龍,差點放棄阿香,還真是笨!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幫你報仇了!」阿香狡黠一笑:「我保證~灸舞這三天,絕對不會好過!」

 

「阿香...你對他做了什麼?」脩戰戰兢兢的問,害怕聽見驚悚的答案。對於阿香在鐵時空盟主的地盤,欺負盟主這件事,總覺得有點於禮不合。

 

「哈~也沒什麼啊!只是讓他天天都有好夢!」窩在脩的懷裡,阿香笑的好甜好燦爛!

 

「你這樣...不太...」

 

聽見脩還在耿耿於懷,孫尚香忽然覺得這傢伙比較喜歡灸舞吧,帶著吃醋的口吻,抬起頭,嬌蠻的環住脩的頸項:「現在~不要再說他了,好嗎?」用最直接的方式堵住脩的嘴,化解他所有的疑惑!

 

當阿香柔軟的唇輕輕的貼住他的,脩愣了一秒,這是阿香第一次主動吻他,頓時灸舞、處罰、所有事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脩反客為主,摟緊阿香,加深了這原本是蜻蜓點水的吻,在戀人的世界,此時...只剩彼此,月光透進窗,緩緩的灑在兩人身上,爲甜膩的氛圍增添了一股寧靜祥和,而他們揣揣不安的心,更因為這個吻,停靠在屬於彼此的港灣,緊緊相依。

 

只是95虛擬招待所的光景可是大不相同,灸舞躺在床上,一邊擔心著,不知道今晚到底會做怎樣的惡夢。噢~誰來救他吧!

 

(未完)

 

    文章標籤

    終極三國 同人文 脩香

    全站熱搜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