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所以,你們明天就要走了?」聽到阿香找到救命方法,雄哥很替她開心,但也不免覺得時間有些太急迫了。

「嗯~」阿香坐在雄哥旁邊,感到一陣溫暖。「雄哥,這陣子真的謝謝你的照顧!」從小沒有母親的自己,在雄哥身上感受到那名為母愛的東西,雖然只是些許時日、雖然認識不過短短幾個月,但雄哥對她噓寒問暖的真誠關懷卻從未少過,對此,孫尚香是衷心感謝。

拍拍阿香的手背,雄哥朝著她露出特有的"雄式笑容":「傻孩子,說什麼照顧?家人之間那麼客氣幹嘛?」這傻丫頭,她早就把她當作夏家的一份子了,還跟她那麼見外,該打屁股。

「家人...?」吶吶的重複著...怎麼眼前一片氤氳水氣?

「是啊!先不說你是阿爸的徒弟,就說脩和我們家的關係,你是他的女朋友,當然是一家人啊!」一手攬住阿香肩膀,一手指著坐在一旁的夏美和寒:「而且,我有一個聒噪的女兒、一個體貼的女兒,就差一個聰明的女兒啊!」

雄哥話一出,立刻惹來夏美抗議:「欸~老母達令,我這是活潑,哪是聒噪啊!」

「好啦好啦~隨你怎麼說!反正我現在女兒多的是!是吧~阿香?」雄哥毫不在意,反而把阿香攬得更緊...在看到這女孩的第一眼,就覺得很得她的緣,經過相處之後,她的聰明可愛,更是讓她喜歡!現在要回她的時空,真的蠻捨不得的。

聽著她們母女間的對話,一邊感受雄哥話中的溫暖,讓阿香點點頭,笑了...,一瞬間那不捨的情緒消失了,因為她相信,她和夏家的緣分會延續一輩子!

「阿香,恭喜你了!」出聲的是夏宇...他給了她一個真誠的笑容,並在心底默默給予他曾喜歡的女孩無聲的祝福。

「謝謝~」阿香回給夏宇一笑:「希望這次之後,不會再麻煩你和鬼鳳了!」指指脖子,表示對夏宇出借北極圈的謝意。他和鬼鳳對自己的好,會被她好好收藏在心裡。

「放心!一切會順利的!」

「阿香,我和寒也祝你順利!」夏天一貫溫和又溫暖的笑著說:「你要平平安安的當我的師母喔!」一邊說著,還往脩的方向看,十足的暗示!

沒想到夏天也會揶揄他們,阿香一下子羞紅了臉:「夏天!你...」

「好啦~阿香,夏天是開玩笑的!」阿香還沒說,寒就立刻幫夏天緩頰,她這個呆瓜男友,又不是不知道阿香臉皮薄,還故意這麼說,到時候落了個跟灸舞一樣被整著玩的下場,她會心疼耶~彎下身,抱住阿香:「阿香,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之後...要回來看我們喔!」

阿香感動的拍拍寒的手臂,她知道寒雖然表面看起來冷淡,但總是對她十分關心,也真心祝福她和脩之間的愛情。「好~等你和夏天結婚,再怎麼樣我都會回來鐵時空參加你們的婚禮!」孫尚香果然是有仇必報,當然抓準機會也要虧回去的!

而此話一出,換夏天和寒紅了臉...只是雄哥可贊成的很:「欸~阿香說的沒錯!你們兩個也該結婚了,這樣阿香治病也會比較有動力啊!」一面說,還給阿香一個"Good Job"的眼神,幹的好!

「老媽!」
「雄哥!」
莫名其妙變成當事人的兩人,同時抗議,他們又不是不結婚...但重點明明就是阿香要回銀時空治病,爲什麼變成討論起他們倆結婚的事啊?很害羞耶...。

「叫什麼啦!迫不急待了齁...」

一瞬間離別的愁緒被沖淡,周圍的空氣又歡樂了起來。

不過...總是有人很不進入狀況。「大哥...孫策和大喬明明就結婚了,爲什麼那個雄哥又要叫他們再結一次啊?」張飛頭上冒了個大問號...爲什麼大嫂的大哥和大嫂要二次結婚咧?真搞不懂!!

而脩,只能一臉無奈,卻又不想多作解釋的拍拍張飛的肩:「三弟,你就別多問了!」

「喔...」嘟著嘴,張飛一臉委屈...他只是好奇嘛!幹嘛不告訴他~奇怪!

「好!既然今天是阿香留在鐵時空的最後一晚,就讓我雄哥大顯身手,作一桌好菜來祝阿香一路順風,早點痊癒!」雄哥忽然挽起袖子,就要往廚房走。

大家聞言,全部大驚失色,尤其是夏美和夏宇立即衝上前去,試圖攔截雄哥,但早有防備的她,卻非常直接了當的給他倆一記:「伏瑞斯˙嗚拉巴哈!」轉身進入廚房,完全不理兩人大聲呼救抗議。

「雄哥!你太奸詐了啦!!快放開我們~」

「老母達令!不要啊~救命...」

雄哥發威,夏天、寒只能苦著臉,思索該去買瓶胃藥才是,而脩和阿香對望也是暗暗叫糟,是不是該趁著沒人注意溜走,只有灸舞開心的拍拍被「伏瑞斯」住的夏家兄妹,還開心的對同樣煩惱的A Chord挑個眉,並對著在廚房忙碌的雄哥大叫:「雄哥~加油...我支持你!多煮一點啊。」

而始終不進入狀況的張飛,又白目的問了脩一句,讓他臉上頓時三條斜線:「大哥,雄哥煮的東西比會長家的廚師厲害嗎?感覺應該蠻好吃的齁!」


<<翌日˙時空之門前>>

「師父...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喔!」阿香依依不捨的抱著夏流阿公,和他道別。

「那當然啊!小香香~別太想我啊!」阿公仍是一副嘻皮笑臉,卻也十分捨不得他可愛的徒弟。

「怎麼可能不想~現在就開始想了啦!」撒嬌的語氣,孫尚香知道她師父最吃這一套了,雖然昨天因為大家都不相信師父的記憶力,讓他生了整晚的悶氣,連自己和夏家眾人話別時,他都沒出來,但今天他卻親自來送她,這讓阿香很是感動,於是嘴甜的和阿公表達不捨之情。

「那就不要走啦~」阿公順口說出,想了想卻又發覺不對,連忙搖頭:「啊!不行...不走就沒得救了!快走快走...」急忙要將阿香推入時空之門。

被阿公的反反覆覆逗笑了,阿香笑著從口袋拿出一個瓶子,交給阿公:「等一下啦!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喔?師父...這個給你!」

「咦?這是那個沒味道的糖果喔?」

「是啊!吃這個記憶力會變好喔...記得吃完比薩要吃、喝完珍珠奶茶也可以吃、吃完雄哥的料理也要吃喔~」阿香把"忘忘先背-記憶回溯丸"給了阿公,希望能讓他不要常忘東忘西的。

而聽著阿香的叮矚,阿公當然知道他徒弟的苦心,不過肉麻兮兮的對話不符合他瀟灑的個性,揮揮手,屌兒瑯噹的說:「好啦~我就勉強吃吃啦!」

「嗯!這才是我的帥哥師父~乖!」

在阿香和阿公話別的同時,灸舞和脩也沒閒著,有件事在阿香決定回銀時空時,就一直壓在灸舞心裡,他不斷的掙扎,該不該提醒脩一下!而趁著現在阿香沒注意,正是個好時機。

<傳音入密>
『脩,有件事我想我應該提醒你!』
『盟主,什麼事?』
『這次,你把阿香送回銀時空,以後你們很有可能就不能在一起了,你知道嗎?』
『現在在我的心裡,沒有比阿香的性命更重要的事!』
『我現在是擔心,現在是非常時期,你破例得以陪阿香回去,但阿香好了呢?你能忍受再一次的分離嗎?』
『...』
『雖然我不想這麼說,但我護得了你一次,護不了第二次!如果你被遣返,我也無能為力了。』
『盟主,謝謝你!我了解你的為難。不過,即使我和阿香最終必須面臨分離,我也不後悔送她回銀時空找諸葛亮!反正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爭取和阿香永遠在一起的!』
『脩...』


正當灸舞還想說什麼,忽然發現阿香已滿臉笑意的出現在脩的身旁,並握住他的手...不知為何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堅定,這讓他有種阿香似乎知道他們密談內容的錯覺。

「呃...好了~你們就快走吧!時間緊迫...」灸舞不自在的閃避阿香的眼光,並催促他們離開。

只是阿香的眼還是直勾勾的盯著灸舞,嘴角微微彎起,而灸舞被她看的發毛,不知道這古靈精怪的阿香在臨走之前又想玩什麼把戲。兩人對峙數秒,終於阿香做了一個讓灸舞驚訝不已的舉動...她站上前,給灸舞一個輕輕的擁抱,並悄悄說了一句話。

只是這舉動不止嚇傻了灸舞,連張飛也看的目瞪口呆,他慌張的拉著脩的衣服,伏在他耳邊偷偷的問:「大哥~你不是很小心眼嗎?怎麼會讓大嫂抱別的男人啊!」

「三弟!你不要亂說話啦!我哪有小心眼...」話雖這麼說,不過脩的表情倒是真的有些在意,他也不解為何平常阿香明明和灸舞水火不容,卻會給他一個擁抱,他更好奇阿香和灸舞說了什麼,讓他傻在原地。

「走吧~」不過始作俑者可沒管旁人的騷動,做完最後一件事,她轉過身開開心心的拉著脩的手臂,只有他才有的專屬親暱,接著用彷彿晚上還會回家吃晚飯的語氣說了句”Bye Bye”後,和脩以及又是滿頭問號的張飛踏入時空之門。

在阿香和脩他們離開之後,阿公踱步到灸舞身邊,盯著這石化的盟主瞧了好一會兒,跟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試圖換回他的神志:「喲呼~哈囉~Test,One、Two、Three...盟主!回魂囉~」

被阿公這麼一叫,灸舞終於回神...但腦中還是不停迴響著阿香臨走前的那句話,這女孩...真的是...

『你辛苦了!』

拜託,我會辛苦,你也有份啊!還敢說咧~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爲什麼這句話卻讓我覺得莫名的溫暖?孫尚香,你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想著,嘴角忽然出現微笑,灸舞轉頭對阿公說:「夏流前輩,盟主即日起休假一個月,麻煩你們家夏天幫忙撐住鐵時空啦~」

唉~終於輪到我灸舞休息的時候了吧!!A Chord,快來當我的跟班,幫大爺我搬行李、遊山玩水去。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