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懷七竅玲瓏心,出謀劃策舉世絕。隱心埋意視不見,天下人心皆可掌。』
『大師,籤詩之意為何?』
『貴公子資質奇佳,識人之能難得一見,若能加以栽培,必成天下數一數二之謀士。只不過要成為天下第一...』
『必須如何?』
『讓旁人無從窺心。』
『...?』
『唯有做到無人能懂,捉摸不透,方可天下第一。』
這是當世最神準之批命師見到周瑜所說的話。那年,周瑜三歲。

『公瑾,從今日起,只有你懂人,無人能懂你。』
『是,父親!』
『我周家,唯有靠你,揚˙名˙立˙萬!』
那是父親周異臨死前的遺願。那年,周瑜十歲。

『周同學,依你之見,我江東應如何拓展勢力?』
『與其費心在明處和其他勢力抗衡,不如在暗處發展強大的水軍。』
那是孫堅在江東附中的入學試題,自此踏入名為「心機」的世界。那年,周瑜十二歲。

『無可救藥的聰明,相對也...無可救藥的寂寞。』
『總長對在下的剖析...?』
『是,也不是!不過從此,你不會有寂寞的機會!』
那是擁有自大狂妄笑容的孫策和他某次對話,自此他的心思有小小的出口。那年,周瑜十三歲。

『為什麼不繼續跳?』
『因為我只編到這裡啊!』
『你知道嗎,我真的超喜歡這首曲子的~如果它可以改變一下,應該會更好!』
『小喬,你剛剛跳的舞很好看、很吸引人,有一種獨特的魅力。』
『這,還是有人第一次這樣稱讚我耶~』
那是周瑜和小喬第一次見面,自此他愛上了無需猜心的女孩。那年,周瑜十七歲。

看透了人心,就算是百轉千迴的思慮,只要他,周公瑾,稍一思量,即可掌握。
因為那是他所習慣的!為了成為天下第一謀士,他讀遍所有人的心,也封鎖自己的心。料事如神、高深莫測,代表的是他-周瑜。

直到遇見了喬倩,他從不知道有人能透明得如此純粹,單純如清晨朝露,善於透視人心的他,要看穿這樣一顆心,毫不費力!一言一行、一顰一笑,顯而易見,無須琢磨。但竟讓他無法自拔愛上了。

從此,成為天下第一謀士,不光為了周家、為了總長,更為他和小倩的未來。

『周瑜,你無可救藥的聰明,卻一點都不了解我!』
聰明如他,竟參不透這句話代表什麼...對人心掌握如斯透徹,更別說是透明到一眼即可望穿的小喬,為何竟落得「不了解」三字的下場?

不了解...?抑或不肯用心了解?
是因為得之太過容易,讓他忘了珍惜那最該被捧在手掌的一顆心?


『報!喬家二小姐,誤入河東高校的八門金鎖陣。』
『......』
『東漢書院學生會長準備集結關羽、張飛救人。』
『設法把趙雲和馬超的事PO上有名小站,引曹操尋之。』

『報!喬家二小姐,在喬公生日宴上得罪大太太,現被軟禁,無法回東漢!』
『請喬大小姐來找我。還有通知東漢的王允校長來江東一趟。』

『報!已尋遍江東地區的屠狗廠,並未發現小狗蹤影。』
『貼出賞金五萬鏂,再找!』

既然無法阻止那他誓言要永世守護的人回東漢,那麼他將會讓羽翼擴及到她所在的每一寸土地,直到她回到他身邊。


『希望我們下一次見面是在江東。』
從來不將自己心意說出口的他,第一次隱晦的表明了自己的想望。
"小倩,我希望你回到我身邊。"


『阿蒙,把餐卷拿給曹操!』
『歹樓,為什麼不直接給小喬啊?』
原來,當他決定讓小倩看見他的心時,再直接了當的心意,仍比不過一句「了解」。
原來,現在的他,只適合用「付出」來補償曾經的傷害。


『我不喜歡看見你哭,等你不哭了,我再放手!』
『雖然我現在還沒辦法接受你要的在一起,但我決定讓我的血和你在一起。』
『以前的我的確有些自私,但現在我想把你的事擺在比我生命更前面的位置。』
他以為,一切雨過天青!
他以為,即使不用將那些付出說出口,也能換回小倩的笑。
他以為,在他終於懂得「了解」之後,他們就不會再有阻礙。


『你為什麼要讓袁紹廢掉東漢書院?為什麼要害會長失明?』
『周瑜!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無從辯駁,再看到她失望、難過的表情後,他無言以對!

他想說、想解釋。如果失去小倩的笑容,那就算深不可測又如何?天下第一謀士,
也比不上一個開心的笑容。
但....還有機會嗎?小倩,你願意聽我的解釋嗎?在這些陰謀算計的背後的所有秘密。

----------------------------------

周瑜擺弄著手上的錄音筆,該說?不該說?

他和小倩已經無法回到以前那樣,現在她在意的是「東漢書院」和曹操。她的「在一起」沒有他。

輕扯嘴角,想他周瑜聰明一世,在人生的棋局中,深諳唯有先發制人,才能搶得先機的道理,先人一步的透視人心,讓他永遠立於不敗之地。但原來在愛情的棋局裡,這樣的潛規則,並不成立。即使他曾經在這場棋局裡搶先佔有一席之地,但仍贏不過那後來居上的"運氣"。他-周瑜,輸的一敗塗地。

「報告副會長,曹操失明的原因已經查出來了!」甘寧拱手,恭敬的向周瑜報告。

收起一切不該出現的思緒,即便是敵人,他也不能讓江東落了一個欺人太甚的惡名。更何況,那是小喬所在意的人。但,仍是一樣的冷靜:「說!」

「根據江東化學總院研究員報告,是飲用水惹的禍。曹家小館的水管長年無用,滋生一種物質,夾雜在飲用水中,生飲無事,若是煮沸,會產生叫做"瞎咪攏唔驚"的毒素導致失明。」

沉吟一陣,假設真是如此,那曹操只能說是飛來橫禍!「立刻帶化學總院的研究人員將曹家小館水管內的有害物質清除,通知他們只能生飲,不要煮沸!」簡單扼要的命令,看不出任何情緒。

「是,副會長!」甘寧領命,正準備轉身離去。

「等一下!順便帶董奉先生去幫曹操解毒!」一貫冷靜,小倩...只要是你想保護的一切,我也會一併保護!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副會長!」甘寧聽見周瑜命令,不解之情溢於言表!明明是情敵不是嗎?為什麼?

不多做解釋!他是高深莫測的周瑜啊!「快去!不得有誤!」

在看見甘寧不解卻又不得不的領命離去,周渝深深嘆了一口氣,無力的後躺在辦公椅上。手中的錄音筆沒放下過,不由自主的按下撥放鍵。

『周副會長,別來無恙啊!』

『有勞袁丞相掛心了。』

『再過不久我們也算是一家親,等我娶了阿香,和江東結親,那...』

『恐怕袁丞相言之過早!』

『喔?此話怎講?』

『只要有東漢在的一天,大小姐決不會輕易妥協。』
『周副會長,本丞相不懂你此番談話用意何在!』

『周某只想和袁丞相談一筆交易,既可讓你成功迎娶大小姐,周某亦可
得到我想要的。』

『....你要什麼條件?』

『我要袁丞相一個月前救起來的那個人。』



對話到此結束。


自己一向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間接讓袁紹廢了東漢書院是事實,無論立意為何,以小倩的善良,是不會原諒自己的!但~他應該向小倩坦白嗎?他應該爭取一個辯白的機會嗎?

周公瑾,別忘了...只有把自己的心隱藏起來,讓別人猜不透、摸不透,才能立於不敗!但,更別忘了,即使不敗,卻也換不回小倩的笑!如果沒有小倩,你所做得一切,會有任何意義嗎?

『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小倩的話,連同那代表他為她實現願望的珠鍊,狠狠的砸在身上!
心˙痛!很痛...埋的深深的心,原來會痛!

從十歲開始,再也不曾顯露的心,會痛。他告訴自己,有一天,當他成為天下第一謀士,他會把心掏出來給小倩看,會把從來沒說出口的話,告訴小倩!而在那之前,他會等,等著小倩用她澄澈剔透的雙眼,慢慢的體會,即使她無法體會,他還是會等!

但~還會有那麼一天嗎?


副會長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來人...蒼白,虛弱,卻絕美。
「周...周副會長...」

眼睛一亮,她...「妳醒了?」在一個多月之後。

「貂蟬感謝周副會長的救命之恩。」雖然左頰多了一條如藤蔓般的疤痕,但仍溫婉美麗。

「貂蟬小姐無需客氣。只要小倩....」周瑜話到唇邊,驀然止住。為了小倩救人,也因為她傷人....這理由,他還能用多久?

「如果,你不和她說,她又怎會知道?」細心如她,當了小喬多少年的朋友,旁觀者清,這對無可救藥的孽緣,是用滿滿的愛意糾纏在一塊的啊!「只是等待,最後的結果,只會是...你的天下沒˙有˙她!」

「是嗎?」只能自嘲的笑了,周瑜的世界將沒有喬倩!「你認為我該講?」

「周副會長只須順著自己的心意走!我相信,小喬比你的天下重要!」

「順著心意...?」是小倩說的直覺嗎?那愚蠢卻也真的直覺....

緩緩的站起身,拿著手上的錄音筆...「貂蟬小姐,麻煩你和我走一趟曹家小館。」

小倩....這一次,你願意聽我說嗎?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