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誰是...三弟?」孫尚香疑惑的問,這個人,她怎麼沒聽過...。

聽見阿香的問句,脩驚訝回頭,雙眼看著阿香,想找到一點開玩笑的成分。對...阿香最喜歡逗他了,應該是開玩笑的!她怎麼會忘了三弟他們呢?不會的!

孫尚香問出口後,看見脩的表情,一瞬間明白了...這個"三弟"她認識,然後...她又忘了!

故作鎮定地輕扯嘴角,卻發現笑不出她要的弧度...心沉到了好深好深的地方,她到底該怎麼辦?爲什麼蝶谷醫仙的藥沒用?明明這兩個禮拜,她好像都沒再忘記什麼人了啊...

發現阿香臉色難看,脩連忙坐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阿香~沒關係的!這些...都只是暫時的。」想給阿香力量,也給自己力量!「你會想起來的!」無論如何,他都會找到方法救她。

眼神忽然失去生氣,孫尚香緩緩開口,說出他們最不願意面對的事實:「萬一...我再也想不起來了呢?」

「不會的!」堅決的否定阿香悲觀的想法:「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從未感到讓她這麼驚恐的絕望,孫尚香忽然覺得心掉到一個好冷、好冷的地方,屈膝,環抱住自己,怎麼還是覺得這麼冷?一向自信的她,一向聰明的她,卻對自己的日漸凋零,無能為力!

看見阿香無助的環抱住自己,察覺到她的驚慌,脩心疼的抱住她,想給她一點溫暖:「阿香...你別害怕!我會陪著你...就算你忘記了,我也會在你身邊,告訴你、提醒你,一遍、一遍...」

緊緊抓住脩的衣袖,她以為自己不會哭的,沒想到卻在脩抱住自己那刻,完全潰堤:「脩...我很怕...真的、很怕...我怕我又把你忘記了...」

左手抱住阿香,右手輕輕撫著她的頭髮,安撫著:「不會的...你不會忘記我的!別怕...」

「我不想忘記你...我已經忘記銀時空的你了,我不要連鐵時空的你都忘記!這樣你會有多傷心,多難過...我不要!我不要...」她不想再看見脩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希望自己的再次忘記,讓他傷心...她只要他開心。被遺忘的痛,不要他來承受!

孫尚香帶著哭音的字句,一字一句敲入心底。阿香...一直都在為他著想,這讓他感動,要怎麼說才能讓她明白,即使被她忘記了,他也會一直愛著她,永遠不變,因為心裡只有她。

輕輕吻了阿香的秀髮,附在她耳邊,用幾近呢喃的聲音,訴說自己堅定的心意:「傻瓜~就算你忘了我,我還是愛你啊!而且我相信,以我對你的愛,一定能喚醒你對我的記憶的。」

聽見脩的話,阿香眼淚卻掉的越兇,她怕...她沒有那個機會,沒有那個時間記起他了...「我怕,我們沒有時間了...我怕,最後我帶著空白的記憶離開這世界...我怕,我永遠想不起我愛你了...」

聽見阿香訴說她的害怕,脩越聽越心驚,他不知道阿香心裡累積了這麼深的害怕,爲什麼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只能更用力的抱著懷中顫抖著的人兒:「噓~」輕輕的阻止阿香說下去:「相信我...我們還會有很多時間,這輩子、下輩子...我會找到方法救你的...」

『...我穿梭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追尋,追尋你時間滴滴答滴答答滴聲音...我的愛只能夠讓你一個人獨自擁有,我的靈和魂魄不停守候,在你心門口,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爲你而流...』

低沉沙啞的嗓音,充滿感情,脩緩緩的清唱著,那首阿香最愛的歌,那首只屬於阿香的歌,感受著懷中的人兒,不再啜泣,呼吸也漸漸的平順起來,脩微微的笑了。阿香...別怕...別怕...

『...藏在無邊無際小小宇宙,愛你的我...愛你的我...愛你的...』

夠愛的最後一句歌詞,悄悄隱沒,隱沒在孫尚香突如其來的...吻。

忽然發現自己的嘴唇,被阿香柔軟的唇覆上,脩驚訝的張大著眼,看著阿香微微顫抖著的睫毛,似乎非常緊張,這讓他不知該怎麼反應。

輕輕的一吻,孫尚香下了很大的決心,唇瓣短暫的離開,她吐氣如蘭,害羞卻又堅定的開口:「脩~」緊抓著脩的衣服:「讓我...變成你的...」

緊盯著阿香羞澀又滿是潮紅的臉,脩皺起眉,滿腦子不解,雖然剛才那個吻的溫暖,讓他很是眷戀。疑惑的開口:「阿香...你...」

「把我變成你的...你一個人的...」孫尚香不知自己鼓足了多大的勇氣才說出這句話,但她的決心無庸置疑。傾向前,環抱住脩,雙唇再次貼上,以無聲的青澀,表達她的決心。

在阿香的唇又再次貼上自己,脩赫然明白,阿香的想法,心中盛滿感動...他呼延覺羅˙脩何德何能,能夠遇上孫尚香這麼一個願意把自己全然交付給他的完美女孩?

感受阿香的柔軟印在唇上,脩堅持已久的理智已然崩塌,他反客為主,回應阿香的青澀,修長的手指穿過髮絲,扣住阿香幾乎快被害羞燒紅的後腦,吻越來越深入,只是單純的雙唇貼舞,已無法表達脩和阿香對彼此滿腔的愛意...。

吮吻著柔嫩的唇,讓它好似嬌豔的薔薇綻放著...,時而曖昧的輕咬唇瓣、時而誘惑的兩舌交舞,兩人全然沉浸在媚惑本能的氣息交換,迭盪不安的心卻越顯平靜。

直到太過激烈的慾望襲來,再加上霸佔彼此的呼吸,導致缺氧,這才讓他們離開緊貼的雙唇,只是唇瓣還是依依不捨的輕輕觸碰,實有溫存之意。

脩深情的將阿香放置在床上,卻發現阿香緊閉雙眼,一開始的主動和現在的羞澀實在有很大的差距,他不禁露出微笑...這丫頭~怎麼能這麼可愛?

低下頭,緩緩靠近...阿香緊張的抓住脩的襟前,剛才的吻讓她訝異著脩狂野的熱情,整副心神已經被名為慾望的浪淹沒,她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這讓她對未知的一切期待又害怕。

看著阿香輕咬著下唇,抓住自己衣襟的手微微顫抖著,脩俯下身,先是在她額上落下輕輕一吻,之後眼睛、俏鼻、柔頰...細碎的、輕柔的吻如雨點般落下,沒有適才的激狂,只有待若珍寶的心意。

感受到阿香的手不再緊抓著,神色似乎放鬆下來,脩轉而吻住阿香小巧的耳垂,讓她感到一陣顫慄,一陣酥麻,還來不及分辨這異樣的感覺時,脩覆在阿香耳畔,輕聲的說...。

Sleep˙嗚啦巴哈~眠。

將阿香好好安置在床上,輕輕的蓋上被,苦笑了一下...。
替她撥開覆在額前的髮,緩慢地在飽滿的額上印上深情的一吻。
傻瓜~你的心意我怎麼不了解?只是我不想在這種狀況下讓你變成我的,我要你沒有任何牽掛和考慮,只要單純的成為呼延覺羅˙脩的孫尚香。無論多久我都會等,直到我們能共度白首的那天...。

唉~嘆了一口氣,真是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差點就把持不住,再次驗證,能牽引自己全副心神的人,只有阿香了!起身,該去沖個冷水澡了!


<<銀時空>>

一個人影,鬼鬼祟祟的躲在樹後面,不時探頭觀察矗立在眼前的巨大宅邸,嘴裡還咒罵著同一個人。

雞冠頭、黑皮衣皮褲、一身誇張的裝扮,不是A Chord又是誰?

「王八蛋灸舞,派我來出公差,不但不補貼伙食費、車馬費、住宿費,連目標也說的不清不楚的,是要我去哪找那個天殺的傢伙啊?」A Chord一邊罵,越想越氣,灸舞這傢伙,只會拿盟主的身分來壓他,真想叫阿香再給他『迴夢』一下。

想著氣不打一處來,用力的往身旁的樹踹一腳發洩,沒想到力道過猛,讓針樹葉紛紛落下,全往A Chord的衣服裡掉,扎得他哇哇叫,活像是有千蟻萬蟲在爬,正可謂自討苦吃。

好不容易,將衣服裡的針葉全部抖掉,所幸沒引起什麼騷動,生氣的盤腿坐在地上,他這是招誰惹誰了,堂堂北城衛團長,居然能這麼狼狽,回想起半個月前,灸舞召他來說有任務要交給他,正是他地獄的開始。

『A Chord,限你十五分鐘到九五虛擬招待所,有個任務要交給你!』
『大盟主,有何貴事交代啊?』一貫屌兒郎噹。
『我要你去銀時空...』
『替東城衛吸引廣大粉絲嗎?人家現在可是北城衛的耶~』
『你想的美!我要你去找幻雨石的主人!』
『什麼?!你開玩笑的吧!』
『你看我的臉有在笑嗎?』
冒下一滴冷汗,這台詞是從哪學來的啊!『那我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住哪裡?』
『不知道!』
『娶妻生子沒?』
『不知道!』
一問三不知,實在讓他問到冒火。『那你是要我怎麼找啊!』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別來問我!』一整個撇清的很乾淨,擺明是你家的事。

然後...在如此簡潔有力、不負責任、令人髮指的對話之後,他-堂堂北城衛隊長,謝斯底里˙和弦、英文名字:A Chord,就在戒、冥、鐙三人,"期待再相會"的道別聲中,硬是和一本"銀時空百科"和一張破爛的銀時空地圖一起被推入時空之門,咻- 碰- 咚- 掉到銀時空。

接下來,他就在人生地不熟的銀時空,展開無頭蒼蠅般的尋人記。

本來他是想採取地毯式搜索,逢人就問有誰知道幻雨石,但實在效果不彰,還被灸舞特地打時空電話來罵了他一頓,叫他記得他是鐵時空的人,不要太招搖!這著實讓他覺得委屈,想當然耳,灸舞又被他在心裡臭罵幾回。

第一個方法行不通,自認為聰明的他想到了該去江東孫家找線索,卻沒想到光是找地圖到孫家,他就花了三天的時間。好不容易到了,卻不得其門而入。讓他只得用U-Pod術一邊竊聽孫家動態,一邊監視,想伺機進入孫家偷找相關資料。

然後時間慢慢的過去,到現在兩個禮拜他還是一事無成...。

想到這,他實在無語問蒼天!他也不知道是和銀時空犯沖還是怎麼了,爲什麼脩
大師來到銀時空如魚得水,還拐到一個女朋友,而他,不但要躲躲藏藏,而且要找的人到現在姓啥名誰都不知道!再這麼下去,他何年何月才能回去鐵時空啊?

「不行!再這麼守株待兔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回鐵時空,舒舒服服的當北城衛隊長啊?」一股腦地站了起來,下了個決定。

「這裡不行,我就改由別處下手!既然脩那麼吃得開,那我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吧!」想著,莫名得意了起來...,這次再找不到幫手,他名字倒過來寫。

拍了拍衣上的塵土,正要起行,忽然頓住:「可惡!又是一個不知道住哪裡的人!」認命的把地圖拿出來...哪裡有銀時空的GPS衛星導航系統啦!!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