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個人穿越長長的迴梯,樓梯兩側點起明亮的燈火,此梯約莫兩百公尺,直達三層樓高,樓梯直通敞室,一片幽靜。四面大大的書牆,看得出有專人定期的修葺打掃。此處極為隱密,若非特殊身分者,不得通行進入。而此隱密的書室,即是呼延覺羅家的藏書閣。

呼延覺羅˙脩雖久未回到鐵時空,且前些日子還被盟主收回跨越時空的權利,但對呼延覺羅家族來說,這位首席戰鬥團東城衞的團長,仍是家族內令人稱許敬佩的族長之子,也是下任族長的唯一繼任人。理所當然的,他的確是具十足資格出現在藏書閣中。

脩向門口的守衛點頭示意,便直接走入藏書閣,腳步毫不停歇。只是不知道是太久沒來,還是怎地,他望著四面的大書牆,卻只覺得毫無頭緒,不知該從何找起。

愣著...想起今早和灸舞的對話:

「唉~」灸舞誇張地嘆了一口氣,故作沉重的拍拍脩的肩膀:「真是辛苦你了!」

脩本來一直在等待灸舞和他說些什麼,其實他心知肚明,不顧一切再次和阿香在一起,對鐵時空的秩序也會是種影響,如果鐵時空也有阿香的分身,那...破壞可能就更大。不過為了阿香,就算遭受責難、就算萬劫不復,他都心甘情願。只是沒想到的是,原以為是嚴厲的責罵,卻是這樣戲劇性的開場,只能用疑惑的眼神詢問灸舞此話怎講。

「有孫尚香這樣的女朋友,的確是辛苦的事啊!」灸舞偷覷脩的表情,果然開始皺眉,再度開口:「古靈精怪、聰明、異能又強,隨便惹到她,她都會讓你死的很難看耶!真不知道你到底愛她什麼!」忍啊~我看你忍到什麼時候!

脩的眉頭越皺越深,他不喜歡有人用這樣的口氣評論阿香,即使那人...是盟主。「盟主!也許你覺得我冒犯了,可是我必須說,阿香是獨立、聰明、堅強,但那只是不了解她的人的表面印象,真正的她是個有大智慧、識大體、內心又柔軟,獨一無二的孫尚香!」

脩啊脩~你果真遇到孫尚香,以往的冷靜自持就蕩然無存啦!灸舞目光凌厲:「呼延覺羅˙脩,你好大膽!」氣氛霎時間凍結成冰,只是維持不了一秒:「不過我喜歡!」哈哈一笑:「果然談了戀愛就不一樣啦~以前叫你不要拘束、把我當朋友一樣自在相處,你就在那邊自稱屬下的!現在,會頂嘴了...是好的開始啊!」

聽灸舞這麼一說,脩頓時冒下一滴斗大的汗,呃...他離開鐵時空那麼久,灸舞果然還是沒變:「盟主...我...」

「欸!才誇你幾句,馬上又變回原樣!」灸舞斜眼瞄向脩:「還是要談到阿香,你才會Man起來啊?」

一句話惹的脩不自覺臉紅,好啦~他的確是對阿香的話題特別重視,但也不用說的那麼直白吧!

「呿!的確...孫尚香是個特別的女孩子,也只有她,才能讓你改變這麼大,大到...忘卻"時空秩序"!」最後四字,灸舞沉聲說來,竟不怒而威。

「盟主!時空秩序屬下莫不敢忘,只是...我和阿香是真心相愛...」

「好啦好啦!」灸舞不耐煩的擺擺手:「你們的愛情故事,我已經倒背如流了,不需要說那麼多次!時空秩序的部分,才是我們該談的!」

「屬下會盡力找到一個不破壞時空秩序,又可以和阿香在一起的方法。」

「那...你找到了嗎?你在銀時空那麼久,不也一直在做這樣的努力?你成功了嗎?」灸舞毫不留情的吐嘈。

灸舞一番話,直擊心臟!不可諱言,他的確是沒找到:「屬下會努力!若真的無法兩全其美,那...」自我犧牲,在所不惜。面對灸舞的逼問,脩不得不做好最壞打算。

翻了個白眼,灸舞不用聽他說,也知道脩這傢伙會做出怎樣結論。「那怎樣?以死謝罪啊?然後拖著阿香一起?」揶揄的口氣,唉~這顆頑石!怎麼他就不能像孫尚香一樣積極樂觀啊?「老實說...時空秩序這檔事,我有新的想法!」還是直接說吧~再問下去,脩可能會想好一百種自我犧牲的死法吧!

「時空秩序也許不是我們能插手的,早在冥冥之中有所安排,而我們能做的只有順勢而為,等待秩序經過時間慢慢的恢復平衡。就像是銀時空董卓和錫時空極道的分身相遇,引發一連串的時空異變,但實際上,極道這個假董卓還是把銀時空推向了三國進行的方向一樣。又好比你和孫尚香,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灸舞簡短的說明他的想法。

不過脩這時卻十分訝異,他不太了解,這番話的意思是?「盟主,你的意思是,我們完全不需要管時空秩序?」這樣,會天下大亂吧!

灸舞迅速否認:「當然不是!」想得美咧!「我的意思是,我們無法控制時空的發展,就像你不能預料汪大東十元硬幣造成的一連串效應,我們能做的只有在合理範圍內,將傷害降到最低!只是何謂時空正軌,我們誰也沒辦法確定,一如我們不知道你和孫尚香相戀究竟是不是時空秩序的正軌!」

脩似乎聽出了什麼:「盟主,那...你是不是不反對我...」語氣緊張,如果能得到盟主的許可,他的良心也會比較好過。

「對啦!但...我只是不反對,不代表我支持!因為...說不定你們還是違反了時空發展!」說出口,灸舞自己也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扮黑臉了。

聽見灸舞不反對,脩終於有如釋重負之感,只是他好奇,為何奉時空秩序為圭臬的灸舞,會忽然有這麼大的轉變:「謝盟主!屬下還有一事不明,為何盟主會...改變主意?」

挑個眉,有點賣關子的嫌疑:「想知道啊?」灸舞笑了笑,好吧!大發慈悲告訴你~「是你的阿香說的!」

脩懷疑的口氣:「阿香?」阿香怎麼說服盟主的?

「也許,以她局外人的身分,看的更清楚吧!」灸舞把阿香說服他的那番話一字不漏的告訴脩,換來脩欽佩的讚賞。「不過...我不反對,這只是你們過的第一關,接下來,你們還必須面對時空總盟主,希望你能更有勇氣啊!」灸舞忽然正色警告:「脩,我告訴你!孫尚香的確很努力、也積極運用她的智慧和獨特見解在爭取和你在一起,所以...你千萬不能輕易放棄,不然,爲了藍爺,我不會放過你的!」

灸舞的認真,讓脩充分感受到:「盟主,經過這些事,我是不會再放開阿香的手了。而我...也會盡一切努力,和阿香永遠在一起。」

兩個男人的承諾,一個是對自己的摯愛,一個是對自己最敬重的長輩...,同樣一個目標,讓那個女孩獲得幸福。兩人相視而笑,一切就盡在不言中了。

一邊走著,快回到夏家時,灸舞忽然想到了什麼,大叫一聲,惹的脩轉頭看他:「脩,還有一件事!」

「你一定要快點找到壓制阿香火原力的奇物,上次她昏倒,我發現她火的原位異能越來越強了,這不是個好現象!」灸舞十分嚴肅,這件事的確不能再忽略下去。

脩心頭也是一驚,自從得知自己風的原位異能不會害死阿香,他真的忘了還有這個會威脅阿香生命的潛因。「是!盟主!就算翻遍十二時空,我也會找到奇物,讓阿香活下去。」

「嗯!我相信。」灸舞知道,脩會不顧一切的讓孫尚香好好活著,只是現在是開始要和時間賽跑的時候了!


回憶至此,脩忽然知道自己該往哪邊開始著手了!反正無論如何,在這藏書閣,四面書牆的書他全部都看,一定能找到救阿香的方法。

從左面開始吧!一些疑難雜症的醫書都放在這裡。<怪醫黑傑克之病理研究>,這本看起來不錯!就是它了。

阿香,你放心!我會用盡我的一切救你,讓你可以聽我彈的"夠愛"聽到一百歲。



<<東城衞練團室>>

戒、冥、鐙一路有說有笑的準備走進練團室練團,已經好久沒有和脩練團了,之前是因為他在銀時空回不來,回來之後又爲了孫尚香萎靡不振。少了象徵精神領袖的團長,練團也練得特別沒勁。不過今天就不一樣了。

「不知道爲什麼,今天好像覺得特別開心耶。」冥甩著鼓棒,削瘦的臉龐露出難得的笑容。

嚴肅的戒也笑了,他也有相同感覺:「可能是很久沒和脩一起練團了吧!一個團少了主奏吉他手,的確很奇怪!」有脩在,就像是多了些凝聚力,這不是他們任何人能取代的。

「是啊!幸好脩回來了,不然我們東城衞可能也要散了吧!」鐙心有戚戚焉,他們幾個從小就一起長大,一起接受考驗,什麼都經歷過了,脩的個性他們都了解,一向最沉穩、最有責任感,卻爲了孫尚香和銀時空的兄弟們,差點連鐵時空都不回,要不是後來孫尚香意外來到鐵時空,讓他們在一起,他想...。打了個冷顫,他不敢想。

鐙的話,讓其他兩人也互看一眼,心裡重重嘆了一口氣。唉~幸好現在事情短暫獲得解決,脩也恢復以往的樣子。

「反正,無論如何...只要脩能快樂,我會支持他的。」鐙表情堅定,從小的兄弟不是當假的,脩做任何決定,他都會無條件給予支援。

「包括違反時空秩序嗎?」一向冷靜的戒一針見血的問,雖然...他的想法和鐙一樣,脩難得遇到喜歡的人,要他放手,真的很殘忍!

鐙點頭,換來戒欣慰的笑容:「那,我們的想法一致!」兩人相視一笑,沒錯!這就是兄弟!

「好啦!反正現在盟主似乎也不反對,我們也不必瞎擔心了!總之,團長說了算,我也會支持到底!」冥語調輕鬆:「現在可以進去練團了吧?我手癢了!」甩動鼓棒,搖滾靈魂在噪動,怎麼擋都擋不住。

戒挑個眉:「ok啊!今天就來好好飆一下吧!」表示同意,率先打開門走入練團室,腳步卻僵住,讓緊跟在後的冥撞上後背。

冥吃痛:「幹嘛忽然停下來啊!」見戒沒回答,還想繼續問,話到嘴邊卻也停住。

而走在兩人後面的鐙,慢條斯理的跟上,皺著眉看前頭兩人為何堵在門口不進去?探頭一看,自己也愣住。

三人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哈囉~早啊!兄弟們!」A Chord充滿活力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殊不知他剛才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上來,都怪自己睡過頭,差點錯過練團時間,他知道脩最討厭別人遲到,更何況,今天是脩回鐵時空第一次大集合練團,說什麼他也不能遲!不過一上來見到門口三人,心想脩應該還沒到,所以放心了!音量也開始大了:「你們在看什麼啊?有什麼好康的嗎?」好奇的鑽進三人組成的人牆縫細,眼前畫面讓他不自覺驚叫:「什麼?!」

話還沒說完,三人有志一同,狠狠瞪了A Chord一眼:「噓!閉嘴!」壓低音量,把他拖離門口。

「你們幹嘛啦!」A Chord不滿的掙脫,他都還沒確定剛剛看到是真是假耶!

「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真的很吵嗎?」戒翻了個白眼,這A Chord真的很白目!

「沒有耶~我的粉絲只會說:"A Chord你好帥,唱歌好好聽"...」尖著嗓子模仿,真有幾分唯妙唯肖,卻換來三人惡狠狠的眼光,A Chord冒下一滴冷汗:「好啦!所以我剛剛真的沒看錯?」

戒、冥、鐙同時點頭,連同A Chord,四個人、八隻眼睛,應該不可能有錯了!

「嗚呼~」歡呼一聲,A Chord非常興奮!「哇靠,世界奇觀,我一定要把它拍下來!」一溜煙衝回練團室門口,拿出手機,定格,咖擦 - 完成。

其他三人,無奈看著A Chord的幼稚行徑,雖然他們也認為這一刻十分值得留念,但如果那人知道,難保A Chord不會被宰。算了...互看一眼,已有置身事外的默契,還是再去看一下吧,畢竟這景象真是千載難逢。

相片中,呼延覺羅˙脩一手抱著吉他,一手被孫尚香親暱的拉著,阿香安心的將頭靠在脩的頸窩,而脩和阿香的頭緊緊相靠,姿勢相合自然,彷彿依靠在最適合他們的位置。兩人雙眼緊閉,嘴角含笑,就像是擁有了共同的好夢。四周充滿著和諧靜謐的氣氛,難以想像,一向冷傲的脩,居然也能散發這樣的溫暖。

A Chord朝其他三人挑眉一笑:「怎樣?應該沒人看過脩大師這個樣子吧!」心裡盤算著,如果把這照片洗出來發送,粉絲們應該會為之瘋狂才對!

戒、冥、鐙笑了!
的確,閒適自在、毫無煩惱的脩,他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脩,如果這是你要的幸福,做兄弟的一定盡力幫你守護!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