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大早,夏家可說是異常熱鬧,也可說是異常冷清,原因該歸咎於坐在客廳的三人。

夏流阿公一從他房間出入口"爬"出來,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夏宇、灸舞和A Chord三人各頂著一對熊貓眼,眼神茫然,直視前方,不知道在想什麼。
「阿娘喂耶~你們兩個幹嘛一大早坐在這裡嚇人啊?」阿公先是對著A Chord和夏宇問,接著又轉身,態度恭敬的問灸舞:「參見盟主。敢問盟主為何頂著如此尊容出現在屬下家裡?」

灸舞面對阿公的問話恍若未聞,反倒是A Chord表情哀怨的說:「阿公~我們會這樣,都是因為@#$︿&**()﹀」+_+)(*&︿%$#...」

<<請看VCR>>

灸舞躺在床上,睜大雙眼,已經有些微睡意的他,卻不敢安心入眠,只因為白天阿香那一招"迴夢",實在讓他很擔心,不知道古靈精怪的阿香會祭出怎樣可怕的夢,切莫說灸舞大驚小怪,只因為小時候藍清風的"迴夢"挖掘出灸舞內心最深的恐懼,以致於"迴夢"解除,他仍是多做了好幾天的惡夢,這麼恐怖的事,他真的很不想再經歷一次。

翻起身:「不行!我真的不能睡!」灸舞語氣堅定的替自己打氣,皺著眉,到底該怎樣來抵抗睡意呢?雖說現在有夏天這終極鐵克人幫忙撐起鐵時空的防護磁場,但有時他還是容易感覺疲累,現在就是...。無法克制的打了個呵欠,靈光一閃,他知道了!

十五分鐘後,只見A Chord滿臉愛睏的出現在95虛擬招待所,十分疑惑的問:「大盟主~現在都十一點了耶,找我來幹嘛啦?!」今天光是處理脩的事情,就讓他累斃了,才剛睡著沒多久,就被他小學同學找來,都不知道又要變什麼把戲。

相較於A Chord的無精打采,灸舞倒是興致盎然:「來,快坐下!」拉著A Chord坐著,開始說出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對策:「欸~你記得我們小時候常常玩的遊戲吧!?」

啥?小時候的遊戲?「四手互毆、賓果、打電話、還是你的灸萊啪萊拳?」A Chord一口氣數出四個,小時候玩過太多了,誰知道他說的是哪個。

「都是啊!」灸舞聽見A Chord記憶力那麼好的說出童年的回憶,開心的笑了,太好了!今天光玩這些,應該就不會睡著了吧!「快~陪我玩!」

「不是吧!?」A Chord懷疑自己聽錯:「你那麼晚叫我來,就是為了懷念童年?」語氣不可思議又帶點驚恐,他實在是不知道他小學同學腦袋在裝什麼。

「是啊~」

「我不要!我要回去睡覺了!」A Chord無情的直接拒絕。

「這是盟主的命令!」板起臉,怎麼可能讓A Chord走?今晚他能不能度過漫漫長夜,就要看他了:「還是...你寧願從北城衛隊長調任時空之門守門人兼ID檢查員?」語帶威脅,他就不相信A Chord敢不答應。

什麼?吼~太奸詐了吧!「欸~我好歹也是你小學同學耶!不會真要這麼對我吧!」

灸舞點點頭,滿臉笑意,表示自己真的會這麼做~還跟他客氣咧!

迫於無奈,A Chord知道灸舞決定的事,就算再瞎、再無厘頭...還是要照做,所以他非常沒骨氣的含淚答應了!誰要去做時空之門守門人啊,那職位無聊到翻耶~

於是乎~一場對抗黑夜的戰爭,就此展開。

啪啪啪啪啪啪啪....拍打聲不絕於耳,只能說灸舞和A Chord是用生命在玩四手互毆這個遊戲的!

「救命啊~我投降!換!我換!」A Chord面對已然殺紅了眼的灸舞舉白旗投降,本來想選個最耗體力的遊戲,快速K.O灸舞,沒想到如意算盤還沒打響,他的手先被打腫了...這樣下去他連吉他都不用彈了。換~他決定換遊戲。

若說賓果是全然靠運氣的遊戲,似乎太過偏頗,但選擇這遊戲的A Chord運氣不太好倒是個不爭的事實。

「不是吧?!又賓果?你作弊吧!你用透視術嗎?」在灸舞第三十八次賓果後,A Chord不得不做出此結論!

接下來~不信邪的A Chord繼續挑戰灸亣長荖家族的"族拳",以此為名的灸舞當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把A Chord電的慘兮兮。

只是在灸舞連番勝利的情況下,A Chord的願望慢慢實現了~因為一直贏,實在太沒有成就感和刺激感了,灸舞在"打電話"猜拳時,慢慢閉上雙眼...然後不到三秒,發出沉穩的呼吸聲...進入"夢鄉"。

<<VCR中的VCR-灸舞的夢>>

灸舞走在霧茫一片的純白之境,不知過了多久,四周寂靜無聲,只是空氣中隱約傳來陣陣香氣,在不同方位,有不同的味道。

東面有濃重的炭焦香,混雜著濃郁肉汁的香氣,灸舞眼睛一亮,是烤雞!正想往東方走,忽然九點鐘方向又有辛香味,外加南洋風氣的椰奶甜味,是頂級紅咖哩!想轉移陣地,西南方位忽有一股腥甜混合著清香土味的奇異味道飄散,灸舞這時真正覺得自己的味蕾開始分泌大量的唾液,情不自禁的嚥下一口口水,一聞到這味道,他就知道了!是他畢生最愛的料理,一吃就難再忘懷的"百步蛇血精燉蚯蚓麵",堪稱雄哥料理經典中的經典。

灸舞眼神開始渙散,直被那股濃重味道吸引,開始往西南方向走。

只是一邊走,目光的焦點也越來越集中,他...好像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那抹身影...圓圓胖胖的,捲髮上綁著兩個艷紅色的蝴蝶結,臉上帶著垂涎的笑容,不...不會的~他一定看錯了!

可惜灸舞的視力很好、聽力也不錯,正當他想否定自己雙眼所看見的事實,就聽耳邊響起令他害怕的聲音:「小舞~小舞~好久不見啊!!你好帥喲~」

沒錯!眼前他視為妖魔鬼怪的,即是他小學時代的"鄰居"-小圓圓,那個總是喜歡用肥肥的身體如八爪章魚似的纏著他、粘著他,看到他就流口水,會對每個人宣稱他是她男朋友的恐怖同窗。

轉過身想假裝沒看到,快~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正想開溜,恐怖的小圓圓又說話了:「小舞~你不是很想吃"百步蛇血精燉蚯蚓麵"嗎?來嘛!」端出一碗,極力誘惑。

灸舞聽見關鍵字,心癢難耐的回頭。的確!食物真的是他的弱點,尤其是眼前的蚯蚓麵...,他極力克制的嚥下口水,天啊~~~他好想吃啊!!

「小舞~想吃的話,要先答對問題才行喔!」又是一抹令人作嘔的甜膩笑容,看來灸舞對小圓圓的討厭真是十年如一日!

「什...什麼問題?」如果可以,灸舞一句話都不想和她說!但情勢所逼,他也只能爲了"蚯蚓麵"折腰了。

「呵呵~簡單的問題啊!答對就可以吃~你有無數次答題機會,只是每答錯一次,就要接受我"愛的鼓勵"喔!啾~」油膩的紅唇送給灸舞一個飛吻,讓他頓時打了個冷顫。

灸舞此刻天人交戰,該不該接受小圓圓的挑戰?雖然他對自己的智慧非常有信心,但是...他也很怕驕兵必敗,尤其是那"愛的鼓勵"...他怕怕!當灸舞還在掙扎,小圓圓又對著手中的那碗麵作出聞香的表情,還一臉陶醉,此舉讓九舞狠下心,決定豁出去了...他是一定要吃到那碗蚯蚓麵的!

點頭:「好~來吧!什麼問題?」

「聽清楚喔~肉包跳樓之後,會變成什麼?」

灸舞思考了一下,露出輕蔑又自信的笑容,呿~這種等級的冷笑話,對付A Chord還差不多咧~「芋頭包!因為它瘀青了!」

不過沒想到,小圓圓開心的笑了,伸出肥手比了個大叉:「錯!來吧~愛的鼓勵~」然後毫不遲疑的衝向灸舞,將他緊緊抱住,嘟起嘴唇...。

灸舞拼命掙扎~怎麼可能!明明就是芋頭包啊~啊~~不要啊!!!偏偏小圓圓此刻的力氣就像喝了十罐蠻牛一樣,灸舞完全掙脫不開,只能痛苦的讓她的肥唇貼在自己的臉頰上!

「怎麼樣~」滿足的抹抹嘴唇:「要繼續猜嗎?」一逞淫慾的小圓圓看起來更討厭了。

「紅豆包!因為全身都一點點的傷。」
他相信,這次不會再錯了~只是沒想到換來的還是一個大大的叉,和噁心的八爪章魚抱和肥唇吻!

不信邪!「叉燒包!因為頭摔到開花了~」
「雜糧包。」、「水煎包。」、「小籠包。」...

一次次的失敗,換來一次比一次更慘烈的豬唇攻擊~灸舞不放棄掙扎,爲什麼啊?怎麼可能都不對呢~他只是想吃蚯蚓麵啊!

忍不住...在最後一次答題失敗後,灸舞落下了男兒淚...。
哇~~~不要過來!!!!

<<VCR中的VCR結束>>

在灸舞驚天動地卻無意識的大叫中,A Chord悲慘的被吵醒了...他看了看鬧鐘,只得無奈的乾笑兩聲:「呵呵~兩個小時...」用力的嘆了一口氣,把身旁這個滿頭大汗又貌似驚恐的小學同學叫醒。

之後~在灸舞感激又飢渴的眼神中,A Chord聽從了灸舞脅迫式的建議,來到了夏家...。


聽完A Chord的說明,縱使阿公對孫尚香居然對鐵時空盟主不敬一事覺得不妥,卻也不得不暗暗佩服他徒弟已有這等功力,可以突破盟主嚴密的防護網,看來~他徒弟真不愧是藍默淵夏家的人。

「夏宇!啊你咧~你整晚沒睡在幹嘛?」轉過身問自己的孫子,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不知道是爲了什麼!

「我在等阿香啊!她整晚沒回來...」夏宇有氣無力的說,昨天他回來的比較晚,可沒想到阿香居然也還沒回家,所以就決定幫她等門...只是沒料到等到現在。

「阿香?」阿公疑惑...還沒回來喔?然後忽然想到...啊!他忘記了說~

「阿香和脩在一起啊!阿公~我昨天不是跟你說了!?」A Chord直接反應,昨天阿香衝出去找脩之後,他就有預感,他們兩個一定會在一起,後來恰巧在巷口遇見阿公,他就八卦的和阿公說,如果阿香沒回家,是和脩在一起,叫他別擔心。

聽見A Chord大剌剌的說出來,阿公冒下一滴冷汗...呃~他是真的忘記了說。

只是夏宇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阿香和脩在一起?他們...

「對不起!我回來了!」精神奕奕的嗓音,昭告來人的好心情。

擠在客廳的一群人,全都往門口看,接著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除了夏宇。A Chord蹦蹦跳跳的跑到孫尚香和脩的面前,曖昧的盯著兩人緊握的雙手:「唉喲~彈琴不彈情的脩大師...終於開竅啦?」

難得沒板起臉來駁斥A Chord,這次他和阿香能重新在一起,眼前嘻皮笑臉的傢伙也算是有開解到他...。脩轉頭看著阿香,幸福的相視而笑,手中緊握著不放的小手,讓他有種真實的滿足。

「師父~對不起!昨天因為脩受傷了...所以...」阿香抱歉的說,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沒關係啦!你師父我又不是什麼古板的人~我知道!」阿公對阿香無所謂的揮揮手,表示不在意,卻在下一秒板起臉來對著脩說:「不過!把我徒弟吃乾抹淨了,可是要負責的喔!」

阿公毫不掩飾的一句話,讓男女主角羞紅了臉:「師父~你在說什麼啦!」孫尚香滿臉通紅,這師父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和脩哪有怎樣啊...真是的~

「我是說...叫脩要當負責的男子漢啦!我是爲了你好耶~傻女孩...傻傻的...」

阿公繼續直接的說,完全無視孫尚香的害羞和呼延覺羅˙脩侷促又尷尬的表情...。幸好,這種氣氛並未維持多久,因為就在脩不知該如何回應時,灸舞一個箭步向前,緊緊抓住阿香的手,一臉哀求:「阿香~你都找到脩了,拜託你...把迴夢解掉啦!」昨天那種痛苦的夢,他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啊~想不到阿香的迴夢居然比藍清風更高一籌,完全掌握住他內心深沉的恐懼,還能結合他的欲望,真是太恐怖了!

一掃適才尷尬的氣氛,阿香滿臉笑意的看著灸舞,看來他昨晚真的被夢境嚇的驚恐非常,哈哈~真好玩。撇過頭,一臉嬌蠻:「我不要!我不想那麼快原諒你!」

灸舞帶著哀求的表情,水汪汪的雙眼望著脩,期待他能幫忙說幾句好話。脩心裡嘆了一口氣,他原以為他在銀時空這段期間,灸舞會更成熟,至少他板起盟主的架子會更有威嚴和氣勢,想不到...還是一樣。沒辦法,灸舞用懇求的表情看著他,而他,也不希望阿香落了一個欺負鐵時空盟主的罪名,握了握阿香的手:「阿香~」

才剛叫名字,孫尚香就知道了!誰叫他是她最喜歡的人呢,其實...她也沒打算整灸舞這麼久,當時只是氣不過罷了。她也知道...灸舞不是故意的,每個人想守護的東西不同,說到底,她也該感謝灸舞讓她看了神風磇克的記憶啊~故意大大嘆口氣,語氣無奈:「知道了啦!」做了個手勢:「迴夢˙嗚拉巴哈-覺。」紫色光球從灸舞的眼中飛出,消失在阿香手中。

「呼~阿香~我愛你!」灸舞太開心了,顧著告白~只差沒撲向前抱住阿香~抱阿香這個可愛美眉,總比被小圓圓那肥豬抱好啊~

「呵~」乾笑一聲:「不用客氣了!我有脩就夠了~」甜甜的攬住脩的手臂,不把灸舞的告白當一回事。

「哇~怎麼一大早就這麼熱鬧啊?」雄哥和葉思仁一從房間走出,就聽見熱鬧的聲音從樓下傳來。「是因為知道我今天要大展身手,所以才這麼多人來嗎?」

「老母達令~你想太多了!」夏美涼涼的吐嘈...跟著一起下樓,呵~一大早就被吵醒,心情真差。

「哎呀~你這個死小孩!說什麼東西~」雄哥的幻想被夏美打破,氣的想揍她出氣...這小鬼~居然看不起她的絕世料理!

一家三口打打鬧鬧的下樓,後面還跟著也剛被吵醒的夏天和寒。

「雄哥~我的救星!!你今天真的要煮嗎?」灸舞一見雄哥,立刻飛奔而至,可愛無辜的臉,閃著期待的光芒~

「哎呀~盟主啊!你大駕光臨...說什麼我也要好好的招待你啊~你說是不是!」雄哥和灸舞一拍即合,她最喜歡看到小盟主來了...只有他懂得欣賞她的美味藝術!

然後...這一老一少不顧眾人的阻止,鑽進廚房去,製作恐怖料理去了。

「阿香~你們...」眼尖的寒注意到脩和阿香緊牽不放的手,了然的笑了。而阿香知道寒笑容裡的意思,沒有多說什麼,最直接的回應就是一抹幸福的笑。

一早上,一群人擠在夏家,開心的吃喝、聊天,也許是開心吧,不只是脩,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在家裡除了與平常一樣有平凡的溫馨,似乎還多了一種讓人滿足與安心的氛圍。

早飯過後,夏天、寒陪著葉思仁聊以前在樂團的事;阿公又跑去找灸萊他們下棋;夏美和A Chord有一撘沒一撘的鬥嘴;脩被灸舞抓公差買零食去了。阿香幫著雄哥收拾桌上的東西,才剛把碗盤收進廚房,一走出來,就見到夏宇站在自己面前。

「阿香~你想喝杯茶嗎?」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