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時間

 

Q:(   )  屋塔房王世子是一段 … 的故事? (請填入空格處)

1. 我要變成「名偵探」

2. One Kill也不是我願意

3. 第一次亂按門鈴就上手

4. 光靠鼻孔技就能使壞

5. 從鬼遮眼到半開眼之高手高手高高手

6. 以上皆是


[TSKS][Rooftop.Prince][007][KO_CN]_20120417-22573645  

  

本來和ak大一樣,想忍到ep.8一起寫,不過看到預告之後,怕到時候通篇都在罵洪壁書,所以還是大概抒發一下ep.7心得好了,畢竟粉紅這麼多,寫來自娛一下也還不錯XDD

本來在ep.6結尾,看到柿子和朴荷兩人的眼神交流是那麼的精采,僅短短一眼,朴荷的強忍、傷心和柿子的不明所以,就把觀眾的心吊的七上八下,還整整一週,結果號稱高手的柿子殿下,總是有辦法跌破觀眾眼鏡…

看到傷心離開的朴荷…

溫柔安慰…NO!

體貼抱抱…NO!

珠寶首飾…NO!


我就看到一個幼稚到家的柿子…

飛奔質問…YES!

甜甜的自己喝光…YES!

偷偷murmur…YES!

 

就當你以為一切又要以柿子與F3被朴荷媽媽罵個臭頭之後作收,又發現柿子僅靠著「身高比人強」與真心歡喜的笑容後,就挽回頹勢,救援成功!

然而柿子不甘於只當救援王,他畢生的志向是當情場上無往不利的高高手,於是乎…我們就看到接下來的「萬里尋親」,穿插「幼稚小學生惡作劇被狗追」,以及「直角肩一靠就上癮」的粉紅之旅!

關於柿子是如何靠著本能,漸漸開眼變成高手,卻又在尾聲時變回鬼遮眼北七的事蹟,眾多版友的評論,字字珠璣,就不再多說。

只是關於「順位」問題,真的很妙!(默默想到家族誕生的床位排名XD)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對在意之事的排序,而這個順位,只會依編劇所寫,而有所更動XDD←完全廢話。

就目前所看到的,龍泰武one kill大人心中的順位應該是:老爸→公司地位→洪壁書;柿子嬪洪壁書大概是:使壞→自己的一切→泰武 (一整個隨心所欲亂排),朴荷在我的感覺比較無欲無求一點,但是最怕後來變成柿子→柿子→柿子(完全被吃死死)。大家的順位大抵都沒變過,只是泰武和洪壁書往往會因為夜路走多碰到鬼,怕事情穿幫,所以為了掩飾罪行而改變!

至於柿子,這傢伙的順位就像溜溜球,變得才真的快,而且還是沒經過深思熟慮,說變就變!ep.6完全鬼遮眼,帶著少女姿態跟洪壁書騎腳踏車,ep.7馬上就為了安慰朴荷,跟著她上山下海(?)找記憶,連溫柔抱抱跟擦淚都來了!

是什麼時候,讓他開始有了改變?而且是在不知不覺中?就當作是編劇埋梗(明明是自己想太多XD),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都有一個巧合,在某一天,一個女孩子會奪去他的注意力,無論時間長短,那個女孩子都曾經佔據他的思緒,讓他短暫的把心愛的柿子嬪排除在外!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那帶著玩心的謎語。

「今天的見習要取消了,我現在正要前往春川的路上」帶著斯文的拒絕。

在那一刻,他眼裡就只有芙蓉,只有朴荷…,而在開始注意一個人時,就有可能發展成愛情的開始。

這一段不免要稱讚一下朴先森對接到洪壁書電話的笑容拿捏,一開始是帶著禮貌,卻不容質疑的拒絕,再到粉紅之旅完畢後,接到電話時,連聲音都有帶著愉悅,這兩段光看阿朴「笑肌的用力度」都知道XDD 第一段不是壓抑著快樂,而是眼前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拒絕的一絲勉強也無;而回程時,完成階段性任務,就連八匹馬都拉不住的前往私會洪壁書。這樣的表現讓我覺得頗細微…。

ep.7光看粉紅就滿足了,不過鍵盤小五郎臉找打是一定要的XDD套句唐牛說的:「(編劇)我猜不透你啊~」結果可愛朴荷媽媽跟鼻孔洪壁書居然是親姊妹,這點在Live裡已經被打過了,所以先按下不表。我只是好奇,朴荷九歲前的記憶究竟是全部消失還是片段?ep.5柿子和朴荷談心的片段,朴荷說九歲以前的事一件都想不起來了,應該是指全部才對,那她又是怎麼記得自己叫朴荷?(她是用「朴荷」這個名字找爸爸的)就先姑且當作她坐上貨車當時有個什麼信物當佐證好了。

再來,她在認識後母他們時,應該是改名叫朴荷沒錯,如果在春川找不到就讀紀錄,第一個可能也許是朴荷是她爸叫她的小名,但實際上沒有改掉朴仁珠這個名字(信物論可能就又被打臉XD);我想到第二個比較可能的狀況是,一歲時在春川照的相,不代表讀小學時還住在春川,雖然不知道春川離首爾有多遠,但就ep.6朴荷質問洪壁書時有提到她當時應該在首爾,卻被貨車載到大邱去,我會比較偏向朴荷是在首爾唸的小學,至於…朴荷對小學的記憶,唉…洪壁書跟朴荷是親姊妹這種巧到爆表的事情都出現了,區區一個小學附近風景像,這實在不足為奇。(說來說去,居然一直幫編劇找藉口XD)


看到目前,真的要感嘆一下,其實朴先森蠻會選劇本的,從一開始的成均館到現在的王柿子,其實就連雷普利,光看故事大綱都會覺得是個不錯的劇本,甚至很有發揮空間,所以…在初步挑選上,阿朴的眼光還蠻不錯的,不過劇本的架構和完整度還是必須依靠編劇去完成,就真的不是演員能掌控了,運氣來著。

然後就想給編劇拍個手,雖然只到ep.7,但這部劇本架構很清楚,梗埋在哪裡,編劇都扣的牢牢的,沒有遺漏,而且很微妙的藏在細緻處,甚至該反轉的時候也決不手軟。在發現張會長是朴荷媽媽的時候,回想到ep.6後母和朴荷在朴荷爸爸喜歡的豆腐店遇到張會長的情節,再連結到給朴荷照片、祭拜爸爸,以及後母看見會長的驚慌樣等等劇情,原本覺得突兀的地方,忽然變的很合理,雖然稍嫌巧合,但卻也不會覺得哪裡勉強,或是多餘。

只是從ep.5開始一直強調的「記憶梗」跟金田柿三天兩頭就要以爺爺的名義發誓,他一定要找出柿子嬪死亡與轉世的真相,除了一直變身把妹高手之外,哪裡有實際作為啊?你說說看!!!請粉紅與推理兼顧好嗎!?(馬景濤式搖肩膀)

激動完了,就準備光速迎向「超展開」的ep.8囉~

(赫然發現,這個古人柿子一點節操都沒有,牽小手、策馬共騎、人工呼吸都來了…難道變成人夫就會這麼開放嗎?那你叫藍叔怎麼辦…淚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