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那一個瞬間

T恤、外套,啊~還有這本書!對了...老爸送我的第一個指套,雖然~鐵時空可能不太需要射箭了!這個...大哥給我的Siman,裡面還有大哥錄的一段影片哩,表面上是耳提面命、苦口婆心啦~實際上根本就是沒完沒了的嘮叨和碎碎唸!

我隨意挑選幾件衣服,動手收拾擺在櫃子裡的東西,還有...我的寶貝盒。剛才說啦~裡面有指套、Siman,師父從鐵時空帶來給我的一種叫做「手機」的東西,當然...在銀時空是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啦!一股腦的將這些東西收進行李,今天...就要和脩一起離開銀時空了,也沒什麼感傷的情緒啦,反正前些日子也在鐵時空待過了,只是,多少覺得有點奇怪吧!

老爸和大哥極力反對,甚至臭二哥也故意嗆我,說我是看這輩子沒機會打敗他,才故意逃到鐵時空的吧...哼!愛說笑!我孫尚香起會被這麼低劣的激將法所騙?知道大家捨不得我離開...不過,脩在鐵時空有他的任務,而我...想待在他身邊,所以~只好再任性一回了!但...我在心裡偷偷發誓:老爸!我答應你~每個月都回來看你一次齁。

加快收拾的動作,以免害我也開始捨不得離開...正想蓋上寶貝盒,突然看見裡面有個我忘了拿出來的東西,薄薄一張,被我拉了出來,顏色如新,我看著...止不住笑。

有時候,總是讓我忍不住想...所謂的緣分,是不是那麼奇妙的東西?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是不是總在冥冥之中就註定了?儘管...只是那麼不經意的一眼,卻足以在心上劃下一抹不易察覺的痕跡,直到有一天,遇見、碰撞、心底的痕會提醒你,嘿...記得嗎?我曾經幫你留下過記號了!接著...你會知道,是的,就是他...。

見到脩的第一眼,嗯...那時候應該是劉備才對,我著實在心底驚喜的笑了!原來師父和我說的,各個時空都有可能會遇見分身,這是真的!師父曾經提到的鐵時空什麼什麼團長,就和眼前的劉備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當時的我,並未清楚明白,眼前的人為何會帶給我如此強烈的熟悉感,就像是認識了很久、很久...,我只能當作,喔~大概是因為師父說過吧!

然後...我和他,漸漸的從祖母和孫子,變成「貪財好色...」十六字箴言的劉備和古靈精怪的孫大小姐,再接著變成冷靜沉穩、吉他彈的很好的劉備和聰明伶俐、善體人意的阿香,之後變成了偷走我初吻的備備和改名叫無尾熊的阿香...。

一直以為~唔...也許,我們就一直會是劉備和孫尚香!內斂的五虎上將大哥和逃婚的江東孫家大小姐,即使是平凡的人...我們也談了一場不平凡的戀愛。只是原來我以為的「不平凡」比我想像的平凡的多!真正的不平凡不是因為身分地位的差距,而是因為根本只會出現在浪漫愛情故事裡的「時空距離」。

如果不是因為那一個該死的「生日驚喜」,如果不是「真的」他回來了,就連號稱江東最聰明的我,大概也就真的一輩子被他蒙在鼓裡了吧!想到這...我又忍不住嘲笑起自己,要不是大家的幫忙,我們又有哪裡來的一輩子呢?

劉備和呼延覺羅˙脩,在「生日驚喜」後的反覆無常,和讓我心痛不已的莫名情緒中,終於...我證實了,眼前這個人,是脩,呼延覺羅˙脩。

自此,我明白了...為什麼他的眼中時常流露著無奈和不捨?為什麼常在歡笑過後,會發覺到那眼底隱隱的落寞?為什麼他總不會輕易的下承諾?因為,就算是一個笑容、一句話,可能對跨時空的他來說,都是不可得之的奢望。想著...我的心又隱隱作痛起來,呵~就連現在...能夠幸福的在一起,只要一想到脩當時的掙扎和矛盾,還是讓我想哭。

這麼難過的事...還是不想了!我手中緊緊拿著那張放在寶貝盒裡的紙,或者該說是「照片」!師父說,這種可以將人的影像清楚的留在紙上,比最厲害的畫家畫得還像的東西,在鐵時空就叫做「照片」,而我看著這張照片,眼光精準的落在他身上。

那是一張夏家的全家福,夏宇和我認識的他一樣,一看就是聰明相,夏天和寒手挽著手,開心的相視而笑,死人團長手親膩的搭在雄哥肩上,雄哥卻順勢給他一個拐子,師父兩手都拿著Pizza,吃得不亦樂乎,夏美則是將封龍貼撕掉,想變成鬼娃,站在夏宇後面嚇他!這麼歡樂的氣氛...連A Chord和灸舞也笑得開懷,只有他...呼延覺羅˙脩,就是這麼不慍不火的站在後面,嘴角有著淡淡的笑,但眼裡的溫度卻是像深海一樣的低溫。

我用手指輕輕的摸著那男人所站的位子,就怕把他弄痛了一樣,唉~還是這麼帥!只是轉念一想,不對啊~現在在發什麼花癡?拍拍自己的腦袋,孫尚香...你這個樣子,要是被強辯團和五虎看到,鐵定被笑到想找地洞鑽。不過話雖如此,我還是再輕輕的拂去照片上面的灰塵,正想將它收進袋子裡,忽然發現了,我從來沒注意到的事!

那個眼神...
那麼不慍不火,冷靜內斂,曖曖內含光的瞳眸...
那一個瞬間,讓我以為熟悉的人...

原來早在那時候,我的心早已經幫我把那端紅線繫上了嗎?

往往...我以為的一面之緣,原來都是命運巧妙的安排。在照片的歡騰中,有誰注意到了那個悶在一角的呼延覺羅˙脩團長呢?老實說,我也以為我沒有...就連當時見到假劉備的他的那一眼,我最多只是覺得,是我過人的記憶力,讓我覺得這人熟悉,但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我真是太傻太天真~

反覆的凝望著,嘴角微微勾起...脩~我真的好感謝好感謝!你知道嗎?我的心早就帶我認出了你...無論我們是在銀時空,還是鐵時空。因為你的眼神,早在那一天,那一個瞬間,烙印在我心裡了!縱使我還懵懵懂懂,但原來初見時的熟悉感,不是錯覺,不是妄想,而是留在心裡的記號透著隱隱的光。

一見,鍾情...
再見,傾心...
三見,只為了尋找遺失在對方心上的自己...

「在看什麼?」你醇厚的聲音從我耳後傳來,我一驚,反射動作將照片往身後一藏...。

「沒...沒有啊...」只是緊張的聲調,不知道你會不會發現。「你和我老爸談完了?」

「嗯...」你點點頭,向後退了一步,讓出了一點空間。「來看看你收拾好了沒!」

「當然好啦~我東西也不多...」我的語氣又恢復平常的輕鬆,心裡暗暗吁一口氣,看來你是沒注意到。「走吧~」

我正想繞過你,拿起行李,你卻忽然叫住我:「阿香~等等!」

我一個回頭,還來不及發出疑問,藏在身後的照片已被你一把抓走。「你還有一個東西沒收呢!我來看看這是什麼...」

「還我啦!」我向前一踏,想把它搶回,你卻用瞬移繞到床的另一頭,我們就這麼隔著床對峙著...「呼延覺羅˙脩!」我難得直呼你全名,卻只換來你皮皮一笑...幾秒後,算了!被看到就看到吧!我放棄,走到你旁邊...。

而你,揚起少有的勝利笑容,拿起手中的照片,仔細一看。「這...」

我偷偷抬眼,觀察你的面部表情變化...先是淡淡的一笑,應該是回想起當時拍這張全家福的情景吧,接著目光定在右上角,也就是你自己站的那方向,眉頭不知為何,微微一皺...

「這是師父給我的...」我將頭湊到你身邊,和你一起看著那照片。「師父說,他們家的人都很好,要不是我是銀時空的人,一定要帶我去給他們認識一下。」我手指著照片:「我看著這裡每個人,都笑的那麼開心...只有他...」手緩緩移動到右上角。

「這個人,好像有很多心事似的...好像很寂寞...」我輕輕握住你的手。「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原來這個人會讓我哭、讓我笑、會在我生命中佔有這麼重要的位子...你說~他是不是很討厭?出現得毫無預警?」

「阿香...」你喚著我,卻沒有直接回答我的無理取鬧,只是將我轉向你,拉起我的雙手,眼裡盛滿了溫柔。「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也是你生命中的天使嗎?」笑中帶著戲謔。

我臉一紅...忽然明白你的意思...

「呼延覺羅˙脩!」這一刻...我將不顧形象跟你卯上了。哼!只是嘴角止不住甜甜的笑...

因為那一個瞬間,我遇見了你,我的天使...世界因為你,開始出現意義,我知道,你早已墜落凡塵,陪伴我、守護我,脩...謝謝你。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