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床邊的人影微微一動,大概是感受到不刺眼,但同樣不容忽視的光亮吧...混沌的腦袋尚未清醒,只是...手中應該有的紮實和溫暖呢?

猛然抬起頭...脩對著空蕩的一床被,一時反應不及。阿香呢?望向窗外,早已天亮了,還在奇怪自己怎麼睡的這麼熟,卻忽然驚覺不妙...連忙站起,衝出房外,主屋卻是沉靜一片,五虎似乎還在熟睡中...急忙跑出屋外,四處尋找阿香的蹤影,卻猛地撞上...

「噢!」一聲痛呼...灸舞揉著肩膀,這傢伙一定是發現阿香不見了,才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連忙把他拉住:「你別找了...」

「盟主,阿香呢?」著急的探問...希望事情不是如他所想。

「早就進去了!」灸舞無奈的看了脩一眼,他就知道脩一定會露出受傷的表情,算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好好解釋吧。「『寒凝芙渠』凌晨就開花了,本來是應該等你醒,陪阿香進去,但是她拒絕了!」

全然的不解...為什麼?

一個皺眉,灸舞就看出脩的心思,不拐彎抹角,繼續說:「諸葛亮那天沒說的是,『寒凝芙渠』具有毒性,如果阿香體內的熱能夠強大,是可以成功消弭毒性,並淨化為純然的壓制物。但...為難就在,我們不確定異能夠不夠大,能和『寒凝芙渠』的寒毒相互平衡!就算可以...阿香也勢必會受到很大的折磨,最快三天會醒,但真正的清醒時間,連諸葛亮都不肯定!」

「所以阿香是...」

「她不想讓你看到她痛苦!」灸舞對著滿懷疑問的脩點點頭,證實他心中所想。要不是答應阿香,他實在也很想叫脩起來,陪在阿香身邊哪!

嘴角揚起一抹苦笑,阿香...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總是為我設想?但是你很殘忍...知道嗎?要我不去注意你的痛苦,我怎麼做得到?脩靜默了一會兒,抬頭:「盟主...請帶我去找阿香!」

「脩~你就順阿香的意吧...她就是不想讓你看到啊!」灸舞勸阻著...又是個執著的傢伙!

「我...只想在外面給阿香力量!讓她知道...她不是一個人,我會陪她。」脩緩緩道出自己的用意,看起來平靜,卻猛然向灸舞彎腰拜託:「盟主,我求你!」

拗不過脩的執意,再加上灸舞實在認為脩的陪伴,對阿香是很大的鼓舞,只好點頭答應。在灸舞的帶路下,兩人迅速前往栽種『寒凝芙渠』花池旁的隱密花室。

一到花室外,居然聽見孫尚香痛苦的呻吟著...無奈花室是不透明的,無法探知裡面的情況,但阿香的呻吟卻讓脩和灸舞也心疼的皺起眉...

「好冷...痛...」

縈繞在耳邊淨是孫尚香的痛呼、呻吟,這讓脩直想破門而入,但他很清楚,貿然闖入,只會擾亂阿香的治療,只得逼自己停住腳步,只是拳頭握得死緊,極力壓抑著...口中喃喃說著:「阿香...加油~我一直都在,會一直在你身邊...加油,撐住...阿香...」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孫尚香總算不再呻吟,但脩仍無法放鬆,只是不斷說著鼓勵阿香的話,那幾近著魔的樣子,讓灸舞只能搖頭。

「大哥...」是五虎的叫喚,只是脩現在全副心神都在花室內的阿香身上,對五虎到來不予理會。面對五虎疑惑的眼神,灸舞也只得再次擔任解說員的角色,說明阿香的決定和現在的狀況。五虎聽著...原來阿香的情況如此凶險,也難怪大哥會這麼擔心...無法可想,只能靜靜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為花室裡的阿香祈禱。

許久...許久...從清晨到夜晚,從陽光普照到夜幕低垂,花室裡再不傳出任何聲響,而花室外眾人也陪著不發一語的脩靜靜的站著...就只是站著、祈禱著。

門在一片沉寂中開啟了,諸葛亮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卻被站在門外安靜的眾人嚇了一跳。「怎麼全都到齊了?」拍拍胸口,定定神...準備走人,卻被一把拉住。

脩急急站到諸葛亮面前,擋住他的去路:「諸葛先生,阿香的情況...」

沒正面回應,只是微微一笑,示意眾人跟著他走。「全都離開這裡,現在她不能受到一點聲音的干擾。」說完,隨即邁開步伐,率先離開花室範圍。

直到眾人跟著他,慢慢走回主屋,諸葛亮才慢條斯理的解說阿香的療程和情況。「由於對阿香體內異能強度無法正確掌握,所以服食『寒凝芙蕖』只能採取較保險的方式,凌晨開花時,先服用一株,由於毒性猛烈,必須讓身體有足夠的時間去消化毒性,如果熱能夠強,就能迅速將寒毒消去。」

稍稍一頓,繼續說明:「第一株『寒凝芙蕖』阿香用了十二個小時消化,納為己用,但體內的熱能並無減緩趨勢,只能再服下第二株。矛盾的地方在於,熱能越強可以消弭毒性越快,但『寒凝芙蕖』的寒性卻無法快速發揮。要維持平衡,而不讓熱能過多、或是寒氣過盛,這幾天是關鍵時刻。」

關羽細心的發問:「那是不是需要有人輪流守著阿香,注意她的情況?」他們都很願意顧著大嫂!

「是需要,但進去的人不能發出任何聲響,也不能碰到她!」諸葛亮一臉嚴肅的說。「你們能遵守嗎?」

對於諸葛亮的要求,五虎齊聲答應,他們都很清楚,阿香的生死就看這幾天了,如果這點都無法做到,那他們怎麼能誇口說要保護大嫂呢?

「你呢?」諸葛亮轉頭看越顯沉默的脩,就怕這傢伙看到孫尚香痛苦就忍不住。而脩,毫不考慮的點點頭,讓諸葛亮十分滿意。「阿香一個小時前服下第二株『寒凝芙蕖』,現在應該開始會散發毒性。你們六小時換班一次,要密切注意連接她的儀器,只要熱能超越寒度太高,就必須再補充『寒凝芙蕖』。」

完整說明完之後,由關羽和脩首先進入花室,觀察阿香。六個小時,除了阿香偶有的痛苦呻吟,其他毫無變化。換班之際,脩卻堅持留下,雖然不能說話、不能有任何動作,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阿香知道,他就算只能靜靜的陪在她身邊,也不會離開。抵擋不了脩的堅決,五虎只好順從他意,輪流和脩待在花室。

晝夜更迭,時光流逝...終於在關羽第三次輪班,孫尚香服下第五株『寒凝芙蕖』後,她體內的冷熱終達平衡,情況已趨向穩定。孫尚香的痛呼不再由花室傳出,只剩下寧靜和沉穩的呼吸聲...只是,孫尚香...還沒醒。

在灸舞(司馬懿)的建議下,五虎已停止輪班,撤出花室,只是脩仍是動也不動的待在裡面。四五天沒闔眼,只是偶爾補充一些能量,體力已到達極限,脩完全靠著意志力在支撐,眾人都十分擔心,害怕在阿香還沒醒之前,他會先不翼而飛!就在五虎商量著該如何勸脩出來時,諸葛亮卻走入花室。

「出來吧!你在裡面,對她沒有幫助...」冷靜的聲調,有著不容拒絕的堅持。

脩沒做出任何回應,一雙佈滿血絲的眸子盯著諸葛亮瞧,極盡疲憊,卻也堅持著...他,要陪到阿香醒為止。

只是這場角力,掌握生殺大權的人才是贏家,諸葛亮絲毫不把脩的堅決態度放在眼裡,又是揚起一笑,那從第一次見面就有的高深莫測、正邪難辨的笑,伸手,輕輕搭在控制監測孫尚香體內異能變化的儀器上:「出去...不然,她的死活,我不會再理...」


<<臥龍山莊主屋˙大廳>>

在諸葛亮的威脅之下,為了阿香,脩只好拖著疲累的身軀,跟著他離開花室,回主屋休息。只是一進主屋,脩卻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愣愣的坐在沙發上,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面對滿桌的食物,也絲毫沒有進食的意願。本來眾人見脩終於願意離開花室,都十分開心,懸在心上的石頭才剛放下,卻沒想到脩仍如行尸走肉般,讓人擔心不已。

五虎交頭接耳,卻沒人敢上前勸脩,灸舞在一旁也無法可想,A Chord更在灸舞肩上不時緊張的拍翅。

「攝心術˙嗚拉巴哈-吃掉你桌上的食物!!!」

突如其來...在眾人反應不及之時,脩臉色掙扎,卻無法抵抗的拿起桌上的食物塞進嘴裡。

「二哥~你看大哥吃東西了耶...」張飛見到脩終於願意進食,只顧著開心。

只是馬超的反應就不太一樣了,他拉著身旁的黃忠,悄聲的說:「忠~諸葛先生為什麼也會罵髒話啊?」

沒錯!!對脩使出『攝心術』的人,正是諸葛亮。無視灸舞的驚訝,笑吟吟的看著脩雖然不甘願,但仍必須不停吃著擺在面前的義大利麵。

終於...二十分鐘後,脩停下動作,不是因為食物吃完,而是他解開諸葛亮強大的『攝心術』,雖然...桌上的食物已清空大半。「諸葛先生...你...」氣喘吁吁,若不是呼延覺羅家最擅長的是『攝心術』,他實在沒有把握,能破解諸葛亮對他施下的咒術!如此強大的能力,也讓他開始懷疑...為何諸葛亮會鐵時空的異能?

「不錯嘛!鐵時空鐵克禁衛軍-首席戰鬥團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能力果然不差!很少有人能在半小時內破解我的『攝心術』。」諸葛亮笑著稱讚...但直勾勾盯著脩的眼,卻透出一絲寒意。

「老頭!你想幹嘛?」灸舞聽出諸葛亮話中有話,防備的問。

「盟主?」脩感覺到灸舞似乎和眼前的諸葛亮相識,面對諸葛亮不尋常的反應,疑惑的向灸舞探問。而聽見脩對司馬懿(灸舞)的稱呼,五虎都嚇了一跳,原來...他們以為的司馬先生,居然真的是大哥家鄉的盟主假扮的。

諸葛亮對灸舞的敵意,並不當一回事,嘴邊仍噙著笑:「沒幹嘛!只是你答應我,不插手的...」向灸舞挑了個眉,轉身面向脩:「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聽令,立刻離開銀時空!」

「不!」脩直接拒絕。不管眼前諸葛亮真實身分是什麼,在阿香沒醒之前,他絕對不會離開。

「老頭!你好歹讓脩留到阿香醒吧?」灸舞忍不住幫腔。

「喂!!!不管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要我大哥離開銀時空?」張飛聽到諸葛亮的命令,馬上暴跳如雷!連他大哥家鄉的盟主都沒有處罰大哥了,這個諸葛亮憑什麼?

「資格?!」張飛的打抱不平,聽在諸葛亮耳裡,只覺得想笑。「身為十二時空的時空總盟主,你覺得我有沒有資格?」

「你是時空總盟主?」脩不敢置信...再次詢問確定,很直接得到諸葛亮不容懷疑的笑。再轉頭看灸舞,也是同樣的結果。

而五虎聽見頭銜似乎很大的「時空總盟主」,卻一臉疑惑...在灸舞的解說下,才知道諸葛亮的身分根本是掌握全宇宙的主宰,權力之大,讓他們目瞪口呆。

「離開吧!」諸葛亮仍是重複這一句...

現場氣氛看似平靜,卻暗潮洶湧...灸舞已答應諸葛亮不插手,五虎互看一眼,已決定幫脩到底,而脩雖然冷靜,但眼中的堅決卻不容錯認。只是誰的氣勢強些...還是未定之天!

「總盟主!」脩忽然單膝跪下,語氣哀懇:「無論如何,請讓我陪伴阿香,到她清醒為止。」面對"時空總盟主",脩知道自己的勝算不大,但他仍是堅持著...為了阿香,他不可能放棄。不管會受到什麼處罰,他都不怕!

「大哥!我們幫你!」五虎陪同脩一起單膝跪下,懇求著...「請你答應!」

只是...諸葛亮面對幾個大男人的跪地求懇,卻絲毫不為所動,將手指放在嘴邊,用力一吹,突然五個步伐整齊、奇裝異服的人走入大廳,諸葛亮直接下令:「把他們帶走...」此令一下,五人瞬間動作,欲拉起跪在地上的眾人。

但此舉,只得到眾人激烈的反抗...關羽一招『行天破』,轟向諸葛亮的手下,暫時阻擋了他們的動作。而不虧是時空總盟主訓練精良的貼身衛士,這點攻擊並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仍是勇往直前...。

衛士蓄滿異能的一拳打向馬超,打得他血氣翻湧,向後退了好幾步。黃忠遭受火系異能攻擊,一招『火縛咒』,就讓他動彈不得。張飛最為衝動,雖想擒賊先擒王,直接攻向諸葛亮,但強力的拔山拳卻在遇上諸葛亮築起的防護網後,全數反彈。趙雲和關羽雖能勉強抵抗,但衛士使出雷系咒術-『悍雷拔地』,也讓兩人陷入苦戰。

灸舞看不下去,欲再次向諸葛亮求情,卻被他一擺手擋了下來。「我們說好的!你不准管,不然孫尚香我不救了...」又是這句威脅,灸舞被堵得無話可講...無可奈何,只好閉嘴。

脩見五虎和衛士戰得難分難解,不希望他們為了自己受傷,就算抗命,也必須行動。「攝心術˙嗚拉巴哈-神風伏鍊!!」高階『風縛咒』一出,瞬間讓衛士們再無法移動半步。「兄弟們!你們讓開吧...這件事讓我自己來!」沉聲喝阻戰意十足的張飛,一步擋在五虎面前...。

眾人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他擺手阻止了!面對諸葛亮,仍是毫不畏懼:「總盟主,無論你是否認同阿香所說,我的信念將會和阿香一樣,不會再怯懦逃避!從現在起,我會寸步不離,直到她醒來為止!」不同於剛才的懇求,如果他連這點態度都無法堅持,那有什麼資格說要保護阿香?

而脩不卑不亢的態度,讓諸葛亮眼中閃過一絲讚賞。「有骨氣是吧?不過...我還是堅持,你必須離開!我沒有耐心等到她醒來證明給我看,你們相愛不會對時空造成影響。我只要確定,你的離開,會得到相同結果就好!」不容置喙的堅決語氣,再次否決脩的意願。

雙拳握緊,極力壓抑著...看來,談判勢必破局!脩下定決心,已決定豁出去了。暗暗運起異能...「總盟主,得罪了!」讓人猝不及防:「攝心術˙嗚拉巴哈-血殤風刃!!」一瞬間,大廳狂風大作,冷冽的刺骨,眾人只感覺破壞力十足的風,如同刀刃一般,刮擊大廳內的家具和擺飾,並使其碎裂。

「脩!!!」灸舞不明脩為何要使出『血殤風刃』,似乎用意不在傷人,直到感覺人影從身邊閃過,才明白他的用意。原來是為了對大廳內的物品造成破壞,以掩蔽眾人視線,聲東擊西,才能離開現場,前往花室。

只是灸舞發現,諸葛亮也發現了!脩才剛離開主屋,即被諸葛亮用攝心術定住。「攝心術˙嗚拉巴哈-定!」走到抵抗不及的脩面前,發現他居然能夠些微掙扎,又是一笑。「我說了...離開吧!」

脩雖無法動彈,但口中仍堅持著。諸葛亮見狀,嘆了口氣:「那你就別怪我了!Sleep˙嗚拉巴哈Plus-沉眠!」此咒一出,脩隨即軟倒在地,當五虎和灸舞感到時,脩已昏睡不醒。

「大哥!」五虎齊聲喊道。關羽更是皺著眉,壓抑著怒氣,向諸葛亮詢問著:「你把我大哥怎麼了?」

「別擔心!只是讓他睡著了...」聳聳肩,諸葛亮輕鬆自在的回答關羽的問題,而下一秒,卻又是同樣一招『沉眠之術』,只是對象是五虎。「你們也好好睡一覺吧!」

看現場六個大男生就像綿羊一樣,乖乖睡著,諸葛亮滿意的笑著...拍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樣子。又是一個口哨,喚來衛士!「把五虎送回曹家。」指揮著其中四名侍衛,用『浮空搬運咒』送五虎離開。

灸舞在場,眼見諸葛亮送走五虎,不知他意欲為何,正想開口詢問,卻又聽見諸葛亮遣衛士帶脩離開。「把他帶去『懸意空間』。」衛士得令,立刻施咒,而諸葛亮在脩離開之前,在他手中放了一張字條...。

「『懸意空間』?那不是...」灸舞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無論是諸葛亮的舉動,還是他的用意...但,那地方...

「我說了!他們的未來,看我的心情嘛~」諸葛亮得意一笑:「遊戲還沒結束呢!」扔給灸舞一本書,隨即用瞬移前往花室,留下灸舞一人,獨自捧著書發愣。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