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夏夜星空,滿天星斗,和鐵時空的夜晚截然不同...晚風微微拂來,讓楓木迴廊底下的荷花池,起了陣陣漣漪,幾瓣荷葉隨之緩緩浮動,頗具詩意。耳邊除了晚風和幾隻夏蟬的鳴叫...該是寧靜的吧!?

晚飯過後,阿香回房休息了一會,卻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無法入眠,這才想起,今天還沒和脩好好的聊聊天、聽他彈琴呢!打了通Siman給他,相約在迴廊見面。於是現在...兩人正並肩坐著,脩彈著吉他,而阿香的腳則調皮的在水面上輕輕點著,打著節拍...耳邊除了吉他聲,和情人不能言說的私密話語...該是寧靜的吧?!

為什麼?為什麼耳邊除了風吹、蟬鳴、音樂...居然還有人聲從草叢裡唏唏囌囌傳來?重點是還不只一個...是五個!孫尚香實在覺得無奈,剛剛經過他們房門時,明明已經把音量放到最低了,為什麼他們還出現在這裡啊~無語問蒼天...。

「欸...你們說,大哥和大嫂到底想好怎麼回答了沒啊?」帶著氣聲,刻意壓低的聲量,是張飛。

「那個諸葛亮的問題蠻尖銳的...而且他的個性那麼怪,如果回答他不滿意,那我們不就前功盡棄了?」一樣是氣聲,這次是黃忠。

「可是你看大哥大嫂,現在還這麼悠閒,彈琴又談情...應該是想到了吧!」現在是馬超。

「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我們都不應該...」

關羽已經刻意壓低音量,但還沒發表完高見,就被孫尚香冷冷的揪了出來:「你們都不應該偷偷監視我們!出來吧~」

沒想到阿香居然這麼容易就發現,五虎只好尷尬的從草叢裡站起...面對阿香犀利的目光,就像做錯事的孩子,只得帶著無辜的眼神向脩求救...豈料脩只是對他們攤攤手,表示...誰叫你們講太大聲了~我已經盡量用吉他掩蓋你們的聲音了...。

求救無用,只得道歉啦~關羽帶頭向阿香拱手賠罪:「大嫂~對不起...我們只是擔心...」

「兄弟們,我知道你們擔心明天的問題!不過我心裡已經有答案了...你們就放心吧!」拍拍關羽的肩,表示感謝...見關羽還想說些什麼,連忙制止:「好了...今天你們已經夠辛苦了,早點休息吧~別擔心!」說完還附贈一個甜美的笑容,實在是不容拒絕啊。

既然阿香再三保證已有解決之道,五虎也不好再說什麼,就相信大嫂!關羽帶頭準備離去,眾人往主屋方向走了幾步後,馬超突然回過頭問:「大哥大嫂...你們也累了一天,怎麼還不休息?一起走比較不孤單啊~」

這白目的問句讓孫尚香額頭爆出青筋,這傢伙找打是吧...而脩看到親親女友瀕臨冒火邊緣,趕緊用眼神示意,叫兄弟們把白目寶寶馬超給拖走...。

見五虎成功逃離紅色警戒範圍,脩對著阿香露出了無奈的笑容...走回她身旁坐下。孫尚香一如往常枕在他肩頭,而脩竟難得的環住阿香,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撫過阿香細柔的頭髮,稍過半晌,突然有感而發的開口:「阿香...我知道你很聰明的,也一定想好該怎麼回答諸葛亮的問題...可是,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把你的命,擺在我們愛情的前面好嗎?我只要你好好的...」脩有點沉重的說著,雖然他知道阿香會有辦法說服諸葛亮,但他不得不預想,如果失敗,他希望阿香不要堅持...,以自己為優先!

攬著脩的手臂緊了緊...若是以往,孫尚香一定會生氣的,但今天...卻無力發怒,她靠著脩,更近些...再更近些...直到感覺兩人之間,已全無縫細,微微一笑,感到十分滿意的開口:「你知道,我今天在幻境裡看到什麼嗎?」

「我看見...你死了!」此話一出,感覺身旁的人微微一震...「當時無論我怎麼哭喊,你就是不起來...我只能看著你胸口的血一直不斷的冒出來,止也止不住...」深深吸一口氣,壓抑還停留在胸口的那股悲傷:「那時候我就知道,只有活著,才有希望...」

「阿香...」感染了女孩的悲傷,原來下午她經歷了自己的死亡...不禁想到,如果在幻境裡看到這番景象的是他,他一定更痛...。

「你放心!」鬆開脩的手,給他一個自信笑容:「活著~才能證明愛情和時空秩序是可以並存的啊!不過~我一定會說服諸葛亮的...」

「嗯...我相信...」將阿香擁入懷裡,希望藉此帶給彼此信心...只要第三關通過,阿香就有救了!

「脩~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在相擁許久之後,孫尚香突然覺得好奇...「你怎麼會知道我中幻術了啊?」

「其實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脩將司馬懿的發現,和提供方法給他的事都向阿香詳細說了一遍...。

而孫尚香一邊聽,一邊眉頭越皺越深...後來像是想到了什麼,緊皺的眉便緩緩的舒展開來...「那傢伙...」非常無厘頭的說了一句,接著嘴角越笑越彎...,她就知道...

面對脩的疑惑,孫尚香笑而不答...只是再次枕上他肩頭:「脩~我想聽那首歌...」

想聽那首歌,讓她明白他心意的歌。空氣中瀰漫著寧靜,陣陣的旋律流倘過耳邊,傳入心頭...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心臟跳動的頻率,居然和脩是一樣的,撲通、撲通、撲通...閉上雙眼,靜靜的享受這一刻-這心靈相通的一刻。

「兩位,還真有閒情逸致啊?」脩的琴聲軋然而止。

孫尚香深深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該說他們人緣好,大家都關心,還是顧人怨,所以每個人都喜歡來打擾他們呢?無奈的張開眼,果然對上的是司馬懿沒好氣的盯著他們。

「我說...你們想好怎麼回答諸葛亮的問題了嗎?」有點質問的口氣,或許是和諸葛亮聊天聊得不是很開心吧!

「有勞司馬先生費心了。」脩放下吉他,對眼前的司馬懿拱拱手...唉~不斷被打擾,他也是無奈啊!

不耐煩的揮揮手,和平常冷靜自持的模樣相去甚遠:「少來這些客套話了!我只是要知道,你們到底想好了沒?」

孫尚香朝著司馬懿揚起一個甜笑,想到脩說司馬懿下午幫助他們的事,就覺得好玩...「當然~還沒呀...」故意這麼說,不意外看見司馬懿臉色一變。

有點生氣的嘆一口氣,一看也知道孫尚香是故意騙他,只是面對諸葛亮那傢伙,還這麼漫不經心,那怎麼可以?「反正我只是提醒你們,諸葛亮不好對付,別想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說服他!還有...動之以情...」搖搖手指,挑個眉,意思很明顯了吧?!「是沒有用的...」

「雖然你們失敗,和我沒什麼關係啦~不過,為免這傢伙...」忽然指向脩:「為了女朋友,而把"這裡"搞的天翻地覆...麻煩你們,好好想想!」

一派正經的說完,司馬懿準備翩然離去...而脩則瞪大了眼,還沉浸在被點名的驚恐中...

「剛剛...我好像看到他了...」脩喃喃的說...

「喂~」阿香輕快的聲音,明白的透露出好心情,不知是對脩表現出的驚訝,還是對司馬懿的過度熱心...「辛、苦、你、了!!」對著司馬懿的背影,沒頭沒尾的吐了一句...毫無意外的,看見司馬懿身體猛然一震,又隨即離去,只是那背影,實在只能用「落荒而逃」來形容了...。

又是一笑。「脩~」輕喚身旁的人:「我們...實在是太幸福了!」


<臥龍山莊˙司馬懿房>

辛苦你了...辛苦你了...辛苦你了....

怎麼又是這句話啊?真是太過分了...司馬懿煩躁的在床上滾來滾去,想起孫尚香剛剛說的話,不得不又深深嘆一口氣,一個晚上居然被揭穿兩次!可惡啊~

「啊~~~你說...我是不是自找麻煩哪?」用力大叫一聲,探頭望向樓下迴廊那對惹人厭情侶的影子,越想越生氣!恨不得丟個盆栽還是水杯洩憤...

「你是啊~而且還連累到我...我才應該大叫吧!」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很不尋常的出現在司馬懿房間。那人在偌大的床上翻身,一股腦坐起,唉~又沒得好睡了!

「喂喂喂...話不是這麼說!你是我的屬下,怎麼可以有怨言?」司馬懿不耐的反駁。

「喂~話說!我也是你的小學同學吧?」沒錯...坐在司馬懿床上的,正是黑皮衣皮褲、雞窩頭是正字標記的A Chord。說出這話的同時,不由得回想起早先他主子和諸葛亮談判的過程...也難怪他火氣大了。


[稍早˙臥龍山莊主屋外涼亭]

『你究竟想做什麼?』

『我才想問你呢?你來銀時空...想做什麼?』諸葛亮飽含笑意的聲音,聽不出一絲不悅:『鐵時空盟主-九亣長荖˙舞!』質問著眼前人...那人,正是司馬懿。

只是下一秒臉色驟變,諸葛亮聲色俱厲的對著正是灸舞假扮的司馬懿說:『身為鐵時空盟主,不但放任屬下破壞時空秩序,還知法犯法出現在銀時空...這...你要不要解釋一下?』這群人,當真視「時空秩序」於無物嗎?

『我...我...休假來觀光旅遊的,不行嗎?』灸舞見無可隱瞞,也就大方承認了!但仍是有些心虛的...。

『喔~』了然的點點頭,一笑:『是嗎?那就代表...你不會插手管孫尚香和呼延覺羅˙脩的事囉?』諸葛亮抓準灸舞的話頭,有點逼迫的意思!

『這...』灸舞面露為難之色...脩和阿香是他的朋友,他怎麼可能不管?但如果現在惹惱了他,那會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內心掙扎,連肩上的鸚鵡都焦躁不安的抓緊他的肩頭,爪子深陷衣服纖維...想著...只得豁出去了!『老頭,我可以不插手,但你至少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麼吧?你是真心想救孫尚香,還是...』

『還是什麼?沒有什麼真不真心!只要她答得好,我自然會救...』輕喟一聲,故作閒散的抬頭看看月亮...『反之,你知道的...』

聽諸葛亮把話挑明著說,灸舞只覺得更摸不著頭緒,只能繼續問:『那他們的未來...?』

諸葛亮輕笑一聲:『孫尚香不是說了嗎?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總之成敗看明天...不!當然還是看我的心情...你應該知道的!灸亣長荖˙舞...』


A Chord一想到諸葛亮的笑容,還是覺得頭皮發麻,瞄了一眼站在窗台邊的灸舞,搖搖頭:「唉~我們能幫已經盡量幫了...我看阿香還蠻有信心的,你就別擔心了吧!」

灸舞臉色不佳的睞了A Chord一眼:「怎麼可能不擔心?你看他們那悠閒的樣子,還有那老頭感覺就有什麼陰謀...如果發生什麼狀況,那該怎麼辦?我要怎麼跟藍爺交代啊?」吼~他光想到就覺得很頭痛!他不認為阿香用來說服他的「時空平衡循環論」可以說服那老頭,更何況...這次還把問題擺在「愛情」和「秩序」的取捨上...。

用力打了個呵欠,老實說...他好累啊~A Chord再一次躺平在床上:「你已經答應不插手了!我們都從鐵時空跑到這來,幫了他們兩關,現在...只能靠他們了!」

被A Chord這麼一說,灸舞垮下肩膀,無奈的爬上床...「唉~也只能這樣了!」蓋上棉被後...下一步用力地把早已躺平的A Chord踹下床:「下面...才是你的位子。」還很好心的扔了一床被子給他。

屁股被猛然一踹,A Chord毫無預警的跌下床,痛的哇哇叫:「喂!你這麼死沒良心的!好歹我也當鳥當了一整天、站了一整天,借睡一下不會死吧?!」揉揉疼痛的屁股...這傢伙真是太過分了。

但A Chord的抗議很明顯無效...只聽得灸舞的聲音從棉被裡悶悶的傳出來:「當鳥又不需要用腦...累個頭啦!我肩膀借你站了整天...才痠死了!如果明天還想有花生吃,就給我閉嘴睡覺!」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