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灸舞?!
盯著眼前的少年...脩、阿香、張飛三人都瞪大了眼,嗯...一看就覺得是鐵時空現任盟主本人嘛!連髮流抓的角度都一樣。如果是他的分身,那銀時空國寶大公雞會瘋狂繁衍,然後大舉反撲,攻佔銀時空!

關羽看著娃娃臉少年和大哥大嫂對看,氣氛實在有點凝重,走到脩身邊問:「大哥...你們認識?」

「呃...」被關羽這麼一問,脩突然愣住,是...是啦,他們是認識!但要怎麼說這又是個來自異時空的人?

正當脩吞吞吐吐,想著要怎麼回答時,少年忽然開口,打破僵局:「等...等等!!」俏皮的往前一跳,伸出右手食指,指著張飛:「第一、我不是你大哥的朋友...」接著向右移三十度,目標轉到阿香身上:「第二、九五等於四十五,九九乘法表只是小Case,不用一見面就考我嘛!」最後手指靈巧的繞了個旋,直指脩:「第三、現在的盟主是曹操!不是我~」每句話說的從容不迫、自信驕傲,很擺明完全迴避掉三人套在他身上的名號。

「對了~順便幫你大哥回答你的問題!」少年轉頭面向關羽:「我們,不˙認˙識!」

短短三十秒,從眾人滿腹疑惑、面面相覷的樣子看來,少年已經掌控全場!而問答時間結束,他也不再說話,只是嘴角一直保持微笑的弧度,興味盎然的看著眾人,手還不時逗弄停在肩上的鸚鵡。

此時脩和阿香快速交換了一個眼神...是他嗎?還是...分身?

張飛忍受不住滿腔的疑惑,眼前這傢伙明明就是大哥的朋友!幹嘛不承認?大步往前一站,很直接的詢問:「怎麼可能...你明明...」但還沒問出完整的問句,又再次被打斷,而這次...是阿香。

她的確覺得這個和灸舞一樣有一張欠揍臉的傢伙,就是灸舞沒錯!身上散發的氣息、氣質、說話的感覺,無一不是『左邊責任、右邊規範、時空秩序在額間』的灸舞,甚至連他肩膀上那隻花花綠綠的鳥,都顯得不太尋常...但,唯一令她不解的是,鐵時空盟主的異能指數怎麼可能不到一萬?況且這小子連七千都不到...仔細觀察了一下,決定先別做任何判斷,於是當見到張飛又衝動時,連忙制止,並站到張飛身前,正面和少年對望:「你是誰?」

一聽阿香開口問,少年忽然哈哈大笑:「哈哈~總算有人問了有營養的問題!」還順帶用力拍了幾下手,表示讚賞,瘋癲的樣子讓眾人冒下冷汗。他移動腳步,離眾人更近些,接著壓低身子,用有如禿鷹搜捕獵物的誇張姿態,把每個人的臉都看過一遍,然後又再度回復原本姿勢,站定手叉腰:「問得好!我是誰?」

「對啊...你是誰?」又問了一次。馬超實在覺得眼前的少年太有趣了!怎麼有人的一言一行都誇張的像在演戲啊?應該問一下媽媽,這個人是不是得了什麼『演很大』或是『人生就像一場戲』之類的怪病!

本想直接解答的少年,沒料到馬超又再問了一次,讓他遲遲無法進入正題:「喂!同樣的問題幹嘛問兩遍啊?」

「是你自己又再問一次的耶~」莫名其妙被兇的馬超,嘟著嘴弱弱的反駁...媽媽說不可以對陌生人沒禮貌。

厚!受不了了~讓他快點說完好嗎?伸出手,做了個閉嘴的動作,直到再沒有一絲聲響,他才開口:「我,司馬懿,字仲達...目前,是窩居在曹家的食客,說難聽點就是騙吃騙喝、混吃等死,負貢獻度的寄生蟲!因為我在曹家的"食客年度審核"中不小心拿到第一名,所以曹操派我來協助各位,順利拿到諸葛亮那一朵可愛的小花~」一口氣說完,中間完全沒有換氣,說完還在頭頂比了朵花...可愛吧?!

一直默不作聲的趙雲率先開口:「所...所以你是...會長派來的?」他在一串讓人頭昏眼花的自我介紹中,最先清醒過來...反正重點是他是會長的人吧!

「錯!請叫他盟˙主!!還有~我剛剛就說過了,你們這群人真的很愛問第二遍耶!」屌兒瑯噹的語氣,還不知從哪變出一粒花生米,向上一拋就被肩上的鸚鵡吃掉了。

「好!司馬先生...」脩雖然仍是不太相信自稱司馬懿的少年不是灸舞,但既然阿香打算保持沉默,那就靜觀其變吧!決定開口問一些實際的問題:「請問,臥龍崗距離曹家驛館大約還需幾天路程?」

聽見脩這麼問,司馬懿毫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我不回答沒營養的問題!自己不會看地圖啊?呿~」
此話一出,讓個性衝動的張飛立刻動了怒,那傢伙怎麼可以對大哥不禮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上前,一把抓住司馬懿的領子,動作之大,讓他肩上的鸚鵡嚇的飛上屋樑避難。「你這傢伙說什麼東西啊!我大哥他...」

「三弟!」
「飛!」
本來司馬懿的回答,讓眾人皆傻了眼,但張飛這麼一發怒,讓他們立刻回了神,連忙攔阻,這少年是會長的食客、也將會是他們的幫手,撕破臉的狀況他們絕不樂見。

而被緊抓不放的司馬懿,相較於張飛的暴怒,反而仍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他伸手握住張飛的手腕,臉上依舊掛著笑,但眼神卻透露出冷冽和不可抗的威嚴:「我這領子是兔毛啊!抓壞了可就不好了...你說是吧?」緩緩的說出,最後的問句竟讓張飛感到一絲膽怯。

怪了!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張飛耶...『害怕』二字還沒出現在他的字典過。但是那傢伙的眼神居然讓他汗毛直豎...雙手不由自主的鬆開...微微顫抖著。

站在一旁的眾人也被司馬懿的眼神給震懾住,脩看事態不對,用眼神示意,馬超和黃忠立即上前將張飛拉離司馬懿身邊。

當張飛一離開他身邊十步遠,司馬懿好整以暇的順了順領子上的兔毛,彷彿剛才的對峙沒發生過!接著深深打了個呵欠:「呵~該睡美容覺了!各位就恕在下不奉陪啦!」嘴上說的抱歉萬分,但從他轉身而去之迅速,完全感覺不到歉意...。走上樓時,吹個口哨,鸚鵡就飛下屋樑穩穩站在他肩頭,一起離去...一人一鳥實在給他們頗大的驚嚇與震撼。

「三弟,以後別再這麼衝動了...」脩還是忍不住唸了一下,這三弟的個性不改真的會吃虧的!

「可是大哥...」

「好了~趕了一天的路,大家應該都累了!早點休息吧!」不給張飛辯駁的機會,他都知道三弟是為了他...,只是少點衝突總是好的!

聽見脩下了指令,眾人拿起放在地上的行李,各自尋找休息的房間。只有孫尚香,絲毫沒有動作,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司馬懿剛才經過的空蕩的樓梯...「這個人絕對不尋常...」

就在大家各自回房後,房間裡的氣氛也是大不相同...。
關羽忙著和貂蟬通Siman,馬超和黃忠玩心大起,居然在房間打起枕頭仗,不一會兒洗完澡的張飛也加入戰局,而趙雲則是在一旁看書,還要一邊閃躲枕頭流彈攻擊。當然,在阿香房間,就看到那對媲美連體嬰的情侶檔並肩坐在沙發上,而孫尚香早已能精準的找到脩肩頭最舒適的位置枕了上去。沒有閒聊、也沒有討論司馬懿的身分,只是一如往常的從房間傳出陣陣柔和的吉他聲,點綴了這寧靜的夜。另一邊司馬懿躺在吊床上,聽著右邊房間傳來的吵鬧嘻笑和左邊房間傳來的音樂,薄薄的唇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不知是自語還是和鸚鵡對話著:「看來~還真有趣啊!!是吧?」然後換來鸚鵡噪動的鳴啼...似乎想與他有所共鳴。


<<兩天後˙距臥龍崗一里路遠>>

「前面就是臥龍崗了!」趙雲右手拿著地圖,左手指著前方不遠的一個小丘,那似乎有一間頗具古意的莊園座立於此。

眾人順著趙雲手所指的方向一看,皆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幾日的舟車勞頓,終於抵達臥龍崗。現在只希望求藥過程能夠順利了!

「太棒了!飛、忠...我們來比賽,看誰最先跑到上面...」馬超興沖沖的提議。

「好啊~誰先敲到門就算贏!」有得玩,張飛當然第一個贊成!

黃忠聳聳肩:「我當然ok啊!」那有什麼問題?

當三人已經準備好就定位,脩和其他人就笑著站在一旁觀看,打算等他們一起步,慢慢地走上去就好...只是,司馬懿輕挑且帶點玩世不恭的嗓音又響起...「難怪,我就在想,怎麼我們的路程會這麼慢...原來是有幾個幼稚鬼在拖累我們...要不然在我的帶領之下早就到了吧!」

「呿~你少來!我們都還沒說是你一直看錯地圖,害我們繞遠路咧!幫倒忙...」毫無意外聽見張飛立刻反擊!

而脩和阿香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露出頭痛的表情!這兩天光聽他們鬥嘴,都可以出一本『幼稚鬼鬥嘴語錄』了!只要司馬懿說一句,張飛一定想盡辦法反駁;只要張飛做一個動作,司馬懿也必定能雞蛋裡挑骨頭。總之唇槍舌戰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兩個人倒也不是真的不對盤...拿司馬懿來說,這幾天的相處下來,雖然總愛說些冷言冷語,但對他們也還算客氣,甚至還會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熱絡氣氛,只是大多時候都很冷就是了...。可是,也因為這樣,讓他們覺得,司馬懿根本就只想點燃張飛頭頂的火藥,玩玩他罷了!所以,第一次安撫、第二次緩頰,到最後根本就司空見慣了...愛吵去吵吧!

而就在眾人眼神流轉之間,張飛和司馬懿也沒閒著,仍是鬥個不停,最後司馬懿忽然也跟著站在起跑位置,瞬間丟下一句:「我們就來比一比!輸的學狗叫三次!」這麼說完,立刻向前衝。

而他這麼一跑,讓張飛措手不及...只能趕緊追上,還一邊嚷著:「卑鄙!偷跑!司馬懿,你小人!」也許是惱怒,讓他腎上腺素飆到最高,居然超越司馬懿。

當張飛氣喘吁吁奔至莊園門前,朝著還差他兩步遠的司馬懿得意地咧嘴一笑,轉身正要對著那門敲時,竟被司馬懿拉住領子向後拽,但他還是使盡力氣,在被拉離門邊的瞬秒間,舉起大拳頭往門上重重一敲!

「雖然你卑鄙...但還是邪不勝...」

「你白痴啊!」張飛還沒發表完他的勝利宣言,就被司馬懿生氣的打斷!

而就在張飛頭頂的火藥又再度被點燃之際,莊園周遭突然狂風大作,地上的塵土被風刮起,幾乎掩蔽了他們的視線。這時脩、阿香和其他四虎也急急趕到...「三弟、司馬先生,你們沒事吧?」脩關切的問。剛才在山丘下,阿香看著他們向上奔時,四周的風向似乎有些紊亂,覺得不太對勁,正提醒大家要小心,想不到他們就身陷狂風中。

「如果你的好三弟力氣別這麼大,大到我拉不住,我們現在會更好!」司馬懿沒好氣的說...剛剛他也發現不對,卻來不及阻止!真是氣死他了~

張飛聽見司馬懿這麼說他,又想回嘴,一邊喘一邊說:「如果你不偷跑,我也不會誤中陷阱啊!還有誰知道你力氣這麼小?」這也不能怪他吧!

「那我還真是對不起啦?」

「你知道就好!」

「好了!三弟、司馬先生...麻煩你們別吵了!現在最重要是如何脫困吧?」脩連忙打斷他們永無止盡的唇槍舌戰。

而被脩這麼一說,兩人對著彼此冷哼一聲,算了!暫時停戰...。

這時眾人周圍的風沙更盛,甚至還在四周形成幾個大小不一的旋風,慢慢朝他們逼近。

「大家靠近一點,不要分散...」脩冷靜的下達指令,他觀察了一下,以風旋逼近的分佈位置,當它們距離越近,各風旋必會相撞,造成破壞,這時他們就有機會脫困。「仔細觀察,只要發現有缺口,立刻突圍!」

「是!大哥!」

只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那些風旋就像是有生命一樣,時攻時守,時而朝他們逼近,時而讓他們前行,卻無空隙突圍!甚至在最外圍狂風大盛,吹的翁鬱樹林東倒西歪,樹葉也紛紛落下。

「脩,我覺得這樣不行!這些風旋雖然不攻擊我們,卻也不讓我們脫困...我看我們轉守為攻吧!」阿香附在脩耳邊說著自己的想法,一直待著也不是辦法!

而聽了阿香的意見,一時之間也沒有別的辦法,就這麼辦吧!「好~大家聽著,我們不守了...儘管打吧!只要把風旋破壞,應該可以破陣。記住,盡量從旋風中心攻擊。」脩沉聲說著,具十分威嚴。

而五虎領命,正要突圍,孫尚香卻把黃忠攔下:「忠,我們的眼力比較好...仔細觀察一下,四周有什麼不尋常。」

聽阿香這麼說,黃忠沉默的點點頭,一如往常,他們最佩服大嫂的聰明機智,所以大嫂說什麼,當然要聽。

站在風圈中央,大小不一的風旋慢慢以人力被破壞,只是外圍的狂風仍不止歇,阿香和黃忠靜下心,雙目銳利的觀察著,一絲一毫的可疑都不能放過!

突然,阿香發現了...那棵樹頭有些奇怪,她將黃忠喚近身邊,手指著那棵樹說:「看到了嗎?」

「...?」黃忠皺著眉,大嫂要他看什麼啊?

「你看,樹的右上方有幾片連株的樹葉...」

「喔~」恍然大悟:「對耶!那幾片樹葉為什麼不會動?」風刮的這麼大,一動也不動真是太誇張了!

阿香勾起嘴角,和黃忠相視一笑!知道該怎麼做吧?!對黃忠挑了個眉,他立刻載下自己的御天弓,一個箭步、拉弓、擊發...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一支利箭直飛樹頭,咻──地一聲,詭異的樹葉落下,而眾人周遭的風旋也瞬間消失!

見陣法一破,黃忠立刻笑著稱讚阿香:「大嫂!你真是太厲害了...」

拍拍他的肩,靦腆一笑:「唉喲~如果不是你的箭法厲害,光靠我也無法破陣啊!」

「好啦~你們都厲害!」眾人見陣法破除,立刻朝他們圍上來,正好聽見兩人互相稱讚,就上來參一腳!

在稍稍輕鬆的氣氛中,莊園大門咿呀咿呀地打開了...而開門的人朝著眾人一笑,語氣愉快:「真不愧是製造三國動盪的人啊!你們好...我是諸葛亮。」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