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報!已達隆中,捷豹部隊任務完成。」
脩和五虎一行人在曹操捷豹部隊整齊的報告聲中,抵達隆中。而在部隊離開之後,脩、阿香和五虎也繼續前行,以求能盡快抵達臥龍崗。

天色漸漸晦暗,適才積聚在天空的雲兒也染上了一抹灰,似乎快下雨了。脩見狀,催促眾人加快腳步,天況不佳,若真下雨,至少得找個遮蔽處擋擋。不過...沉悶的趕路,實在是觸發某人的無聊細胞,得找點樂子啊!

「大嫂,你看!快下雨了耶~」張飛推推身旁的阿香,示意她看天空那重得快壓下的灰雲。

雖然很不想搭理張飛,有預感他們之間的對話一定會非常白痴,但...誰叫她是他大嫂呢?即使她忘了。「張翼德,你在說廢話嗎?要不是看到快下雨,我們幹嘛拼命趕路!」不耐的回答,順便附贈兩顆白眼。

「哎呀~大嫂!重點不是那個啦!」張飛抓著頭激動的反駁!只是一個Opening啊!這都不懂~

「那不然重點是什麼?」聽張飛這樣講,黃忠冷冷的問。明明知道接下來的話題一定非常沒營養,但兄弟開了個話題,不搭腔就太不夠意思了!況且~他比較好奇,大嫂怎麼回答!

當然,抱著這種心思的不止黃忠,還包括其他三虎啊!這些對話真是似曾相識...阿香還沒失憶前,也是這麼跟他們相處的。雖然這幾天阿香已經和他們漸漸熟悉,但總還是有些拘泥...他們都很希望,以前那個百無禁忌,會和他們輕鬆笑鬧的阿香能早點回來。

「重點就是...」張飛突然壓低聲量,眼神一暗:「根據『口虎火闌撞飄實錄』記載,在下雨天又霧氣重的山上,是撞飄的好時機...」瞥見阿香雙朣開始不自在的轉動,張飛用力拍了自己的腦袋,連忙更正:「啊~不是!是被飄撞的好時機。」

「你...你在說什麼啦!」語氣緊張,噢!她真的很怕聽到這種話題耶~

而看到阿香如同以前一樣,對阿飄有強烈的恐懼,馬超和黃忠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說不準...等等還可以再上演一次"渡陽氣"的戲碼咧~只是道德感強烈的關羽和趙雲,一如往常不認同,但...又覺得這似乎是讓大家熱絡點的方法。只有脩,在一旁越聽越不對...這三弟盡是愛想些爛把戲!他可不想當眾"渡陽氣"啊~

當眾人心思各異之際,張飛決定把這"重點"說完:「我說的是,大嫂你知道山上有很多因為山難死掉的人嘛!那些人變成阿飄之後,因為身體可能都四分五裂了、還有一些卡在山壁什麼的...所以啊~沒辦法投胎!」為了增加戲劇性和驚悚度,特地將身體再移近阿香一點:「這時候,為了找替死飄,它們呢,把自己的魂分散在霧裡,偽裝成霧...當雨天山邊起霧的時候,就隨著陣陣的霧氣,慢慢的入侵你。」伸出手,指著阿香:「從你的眼睛、鼻孔、耳朵、嘴巴...還有...」突然把手伸向阿香後腦杓一摸:「髮根!!」

而被張飛這麼突然一摸,嚇得阿香放聲大叫,躲在脩背後,緊抓著他不放。

從阿香剛才超過正常分貝的尖叫和緊抓著自己還微微顫抖的小手,不用說,脩也知道現在瑟縮在他背後的人兒驚恐非常。就算知道這只是在騙人,但騙的是他的阿香耶~他會捨不得的!凌厲的瞪了張飛一眼,意思是...最好閉上嘴啊!
接著轉身,抬起阿香的臉,輕聲安撫著:「阿香~你別怕!三弟是騙你的!」

而白目的始作俑者雖然被大哥瞪有讓他嚇出幾滴冷汗,但是...看大嫂這樣他覺得更好玩耶!多被瞪幾次也值得啦!繼續補刀。「沒有啊!當那些阿飄入侵你之後,你就會開始神志蒙昧,恍恍惚惚的就碰──地一聲掉下山...然後...嘿嘿...」故意不說完,夠驚悚了吧!

在聽見張飛說完,阿香才剛稍微安定的情緒又再度波動,她真的很怕啊!「你...你...不要再...說了...」結結巴巴的制止,饒是平常多冷靜聰明,但她一遇到阿飄就不行...完全無法理智判斷。

感受到阿香又更上一層的害怕,脩只得繼續安撫著,一邊輕撫的她的背,一邊輕聲的對她說,阿飄不會在大白天出現之類的話。

「大嫂...天氣越來越差了耶!你有沒有感覺脖子涼涼的?」看樣子張飛不把阿香嚇暈不死心,還是繼續說。

被他這麼一說,阿香下意識的摸了摸後頸,天啊~還真的涼涼的耶!該不會真的有...?腦袋不自覺閃過阿飄鑽進她身體的畫面,一時腳軟,險些坐倒在地...害怕的將身軀窩進脩的懷裡,企圖找到一些安定的力量。

懷裡的人兒拼命的發抖,脩只能緊緊將她攬住,希望能減緩她的恐懼。但...以目前狀況,阿香根本就聽不進他們說沒有阿飄的這些鬼話...只能叫罪魁禍首自己收尾了!狠狠的瞪著張飛,警告意味十分濃厚,訊息顯示...紅色警戒,這是最後通牒!別再說了!

看到脩的眼神,本來也想參一腳的馬超和黃忠立刻退縮!嚇大嫂雖然好玩,但是命比較重要啊~大哥的眼神只有遲鈍滿點的張飛才沒發現...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經千瘡百孔了嗎?

「大ㄙㄠˇ...唔..」張飛還想說,卻突然被黃忠和馬超捂住嘴,一句話也發不出來!好不容易掙脫,甩開黏在他嘴上的手,重頭戲才正要開始耶~幹嘛不讓他說?轉過身想抱怨,就發現兩人的眼神不對。「...你們,幹嘛啊?」

動動嘴角,用眼神示意,叫他看向身後...而張飛還在懷疑忠和超為何不說話,只得自己轉過頭,才剛轉九十度,就發現一股冷意從背脊竄上來,等到轉了一百八十度,正面迎上脩寒冷的目光,挫賽了!大哥生氣了...。直到此時他才發現不妙,一邊尷尬的對脩笑了笑,一邊轉向四周,向兄弟們求救...但各人造業個人擔,這時候誰要淌這渾水啊!

求救無援,而脩的眼神一樣冷冽,就這麼盯了他足足三十秒...慘了!從沒看過大哥這樣,玩笑開大了...「大...大哥...」你不要再這樣看我了啦!

這傻大個終於知道玩過頭了吧!深吸一口氣,好吧~給你個補救機會!脩無可奈何...這三弟他實在沒輒啊!指指還縮在懷裡的阿香,很明白了吧!自己解決!

接受到大哥再清楚不過的指令,張飛為了不讓自己在脩的眼神下活活被分解,連忙進行補救措施。跑到阿香身旁,拍拍她:「大嫂!你別怕啦~我剛剛騙你的!」

「我不信!我真的覺得脖子涼涼的~」不敢抬頭,阿香悶著聲反駁。

「唉喲~我真的是騙你的!現在都快傍晚了,開始刮山風,你會覺得冷是正常的!」厚!早知道就不要鬧了!怕阿飄的大嫂還真盧。

「那...那你那本什麼『口虎火闌撞飄實錄』又是什麼?」別想騙她...他剛剛明明說的很清楚!

一聽見阿香提到那個撞飄實錄,害張飛忍不住大笑,但笑不到三聲又軋然而止,當然還是被冷光瞪視:「哈哈...咳咳...咳...大嫂,那也是假的!不信你把口虎火闌合起來看...你覺得是什麼?」他笑到一半,忽然嗆到真的很衰耶!

「口˙虎˙火˙闌?」阿香終於慢慢抬起頭...認真思考這四個字的意義。

只是張飛才等不及阿香解謎咧~他早點脫離大哥的殺人眼光比較要緊...噹噹~答案揭曉!雙手叉腰,很得意的大聲宣布:「就是"唬爛"嘛!」公佈謎底後,才覺得自己的臨場反應真好,居然能想到這麼有創意的騙招。哈哈哈!

聽張飛一揭曉,眾人都先愣了一下,後來也忍不住放聲大笑!張飛這傢伙還真是有夠天才!只有阿香,冷笑了一下,離開脩溫暖的懷抱:「張、翼、德。」冷冷的喊著張飛的名,就像要把他生吞活剝的冷...氣氛慢慢的醞釀,眼光看得張飛發寒,忽然一整個爆發,分貝完全不輸剛才的尖叫聲:「你找死啊~~~~~居然敢嚇我!!!」

身為武將的本能,早就知道阿香會朝他奔來,搶先一步逃命去...開始往前跑,口裡還嚷嚷著:「大哥~救命啊!大嫂好兇喔~」

而巾幗當然不讓鬚眉,剛才飽受驚嚇和現在的怒氣高昂成強烈對比!阿香也是卯足全力追殺:「你給我站住!不准跑!」

看著這兩人像孩子一樣玩著你追我跑的遊戲,眾人都只能搖頭...唉~這兩個看起來像是要趕路的樣子嗎?不過看他們越跑越遠,也只好跑步趕上啦!喂~別跑太快啊!

不過看來,張飛和阿香這麼一跑,倒是讓他們的路程瞬間又縮短了許多,至少在下雨前,抵達曹家驛館。

「呼~終於到了!還好還沒下雨!」關羽看著標示,驛館就在眼前...雖然小,但也足夠他們休息一晚。

「是啊~如果下雨...那個阿飄就會...」張飛又偷偷冒出一句,還搭配了欠揍的表情!

只是...被騙一次是天真、被騙第二次就是白痴!孫尚香已經不吃這套,沉聲喝阻:「張翼德!閉嘴!」

正當張飛還想回嘴,驛館的門忽然自動敞開,裡面還傳來讓脩和阿香都熟悉的聲音:「進來吧~等你們好久了!」

「大哥...我們...?」趙雲開口問道...雖然這驛館是他們原本就預定好的休息處,但這莫名邀請,還是該小心戒備...。

脩沒回答,只和阿香對望一眼,看阿香的表情,顯然也對聲音感到熟悉...思考了一下,進去無妨。「兄弟們,各自戒備,小心一點就好...」

眾人緩慢、屏息著進入驛館,由馬超和張飛開路,黃忠和孫尚香在後方戒護,脩、關羽、趙雲則一面觀察四周...一路平靜,毫無異狀。而在踏進大廳,就看見一個穿著長外套,圍著長圍巾,腳穿長靴,最詭異的是,肩上站著一隻五彩班欄的鸚鵡的娃娃臉少年。

「你們終於到了!劉備、孫尚香還有五虎將!」滿臉的笑意...卻...

「盟主?」
「灸舞?」
「大哥的朋友?」
脩、阿香、張飛看著眼前的少年,不約而同的叫出屬於這張臉的那個人名...三個人、六隻眼睛...沒看錯吧?!

所以重點是...他怎麼會在這?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