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原來這就是...」跨越時空的感覺啊!真是太酷了!
一打開時空之門,才剛走了進去,阿香正好奇的往四周一看,來不及發表感想,脩就帶著她和張飛,開啟連接銀時空的那扇門走了出去。過程不到十秒,感覺就只是動手開門那麼簡單的事。

一踏進銀時空,雙腳踩在土地上,孫尚香立刻露出微笑,因為...這裡的空氣,讓她懷念!雖然目前的所在地她全然沒有印象,甚或她沒來過,但,還是一股熟悉感,她很確定這真的是她從小生活的地方。

當然,不止孫尚香...就連脩也感到一陣想念!許久未踏入銀時空的土地,蹲下身,手掌緊貼著,那溫潤的土壤、帶著濕氣的草香味,是的,這是他認識的銀時空,是屬於銀時空特有的、樸質且古意盎然的味道。不自覺的...脩的嘴角悄悄地彎了起來。銀時空,我回來了。

正當兩人沉浸在那既熟悉又親切的氛圍裡,張飛也沒閒著。「老張,我叫你幫我準備的車呢?怎麼還沒到?」按下手腕的Siman按鈕,他可是忙著聯絡啊~不然這裡荒山野嶺的,難不成要走路去會長家啊...。

「你很喜歡這裡?」阿香慢慢走近脩身邊說了一句...她看得出來,脩似乎很高興。「感覺~很懷念喔?」

脩點頭表示同意:「嗯!很懷念...看到這裡的一草一木還是很親切!」

「那就好~因為我看他們看到你,也會感到很親切。」阿香笑著,在脩沒有意識到阿香話中涵意,只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立刻發現一台吉普車朝他們衝來,而車上似乎有一群很吵雜的"生物"。

隨著車子橫衝直撞的前進,脩嘴角的弧度也越來越大,呵~的確早該見怪不怪了!他的那群...可愛又直率、義氣又正直的...兄弟們。

「大哥!大哥~~~~~~」五虎五缺一的呼聲越來越近,那歡騰的聲音幾乎要貫破脩和阿香的耳膜,正當阿香還在想,這群人還真是活力充沛時,車子已經在他們面前急速煞車,並揚起一陣沙塵。

塵霧瀰漫,脩和阿香揮開掩蓋視線的沙塵,好不容易漸漸散去,脩感覺雙臂一緊,已被用力抱住。

「大哥~我們好想你喔!」出聲的是一樣天真的馬超,絲毫不做作的直率,一如以往,並未因為當上了涼州部隊統帥而變成熟嘛。

「超,你不要霸著大哥啦!我也要抱~」黃忠硬是擠了個位子,也加入抱脩的行列:「大哥~你終於回來了。」

脩被兩個高頭大馬的兄弟抱住,透過些微縫隙發現了站在一旁,沉穩卻同樣帶著笑容的關羽和趙雲,也對他們露出只屬於銀時空的笑。

「你們兩個是抱夠了沒啦~」張飛才剛講完Siman,就發現四虎已經出現,怪不得老張的車沒到!原來是他們攔劫了老張的車,自己跑來了。

看到脩被夾擊,張飛當然要幫忙啦,想出聲制止忠、超兩人,卻反遭無情回嘴:「還沒啊!廢話~」

「厚!那我也要繼續抱」張飛一被頂嘴,也不甘示弱,預備上場。

馬超見狀,立刻移動身體,將脩擋住,不讓張飛得逞,順便反擊:「你還抱不夠喔!你在大哥的時空一定已經先抱很久了。」

「哪有!我不管,我就是要...」

本來關羽、趙雲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但眼見三人把脩當成玩具一樣的爭奪,脩的臉越來越紅,似乎快窒息,關羽看情況不對,和趙雲使了個眼色,立刻把三人都拉開:「好了啦!大哥都快被你們勒死了。」

脩本想很久沒享受到兄弟們帶給他的溫暖,於是任由他們抱著,結果事情演變至此,他不禁有些感嘆,果然是他太久沒回銀時空,所以忘記這群傢伙擁有讓所有事脫序的本事!幸好關羽及時制止。「二弟,沒...咳咳...沒關係!」一邊安撫,讓關羽不要那麼擔心,一邊卻仍忍不住咳嗽,實在很沒說服力。

阿香看著脩這樣,只得聳聳肩,一臉無奈的拍拍他的背,讓他順氣!不過短短一分鐘,她還是可以看出,脩在他這群兄弟心裡的地位。

直到脩覺得呼吸順暢了點,抬起眼,果不期然發現飛、忠、超一臉愧疚,而趙雲對著三人猛搖頭,似乎已經對他們幼稚的行為見怪不怪,關羽則是用責怪的眼神看著飛、忠、超。

多麼似曾相識的場面,多麼讓人懷念的溫馨...沒變,真的沒變!脩忍不住笑了,每個人都說,他自從來到銀時空後變了,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他不是變了,而是找回了原來的自己。而讓他回歸自我的原因,就是眼前這一群善良質樸、像太陽般照亮掩蓋他內心陰暗晦盲的兄弟們。

見到脩笑了,五虎也放心了。看吧!只有大哥能散發出這麼溫暖的氣息,如同破曉時從雲層中湛出的那絲絲微光,就算不是烈日般亮眼,卻總能讓他們感到一陣安心。關羽挑了個眉,伸出手:「大哥,歡迎回家!」


<<曹家大院>>

好不容易一群人閒話家常完,終於願意驅車返回曹家大院,由於之前已經聽張飛簡略報告過阿香失憶之事,於是四虎並未太過驚訝,但脩和阿香之間的坎坷戀情,也讓他們更堅定信念要幫助阿香成功擺脫死神糾纏。

而在張飛非常爆走,彷彿馬路是他家開的開車技術下,一行人臉色蒼白的下車,站在曹家大門口,雙腳硬是癱軟得不聽使喚,直到休息了好一會兒,才在眾人的抱怨連連中,緩慢的邁入曹家大院。

「劉兄、阿香,別來無恙?」曹操一見眾人進門,立刻歡欣迎上。忽然意識到似乎不該這麼稱呼眼前這位"劉兄"了:「抱歉!應該是呼延兄。」

「會長!別客氣...我也還是習慣叫你會長。」脩面對曹操的歡迎,以拱手回禮,要不是曹操的情報來源,他們也不會知道諸葛亮能救阿香,對此他衷心感謝。

「呵呵!也對~稱謂只是種身分的表示,無所謂!我的耳朵也習慣"會長"多些。」曹操不以為意的聳肩笑笑。能夠結交這位異時空的好友,他的確感到又驚奇又幸運。

「對了,曹某冒昧一問,不知阿香現在感覺如何?我想請華陀來診脈...」寒喧一陣過後,曹操想起是該進入正題,於是主動詢問阿香的狀況。

只是如此客氣的問法,卻讓阿香覺得滑稽,忍不住笑了:「呃...會長,其實你不用這麼客套啦!大家都這麼熟了~」你的言行也太像古代人了吧!

「我...?」被阿香一吐嘈,讓曹操也不好意思起來,他都忘了阿香一向是這麼直接...不過這也讓他聽出一個重點:「咦?阿香你還記得我?」

「記得啊!你是曹操...我知道啊。」阿香理所當然的回答,卻驀地意識到自己的記憶似乎還殘存著一些對銀時空人事物的印象。而脩也同樣發現,於是開心的握住阿香的手,兩人爲著這小小的、未萌芽的希望種子雀躍著。

曹操見狀,當機立斷,叫人喚華陀下來:「曹仁,請華陀下樓來,替阿香小姐看診。」吩咐之後,轉過頭鼓勵脩和阿香:「阿香,既然你尚未忘記曹某,那就代表我們的希望越大,無論如何,我也會盡我最大的力量,提供我一切資源救你。」

「會長...謝謝你!我...」

阿香的感謝之詞尚未說完,即被曹操打斷:「阿香,當初要不是你,現在我也不會當上盟主,恢復銀時空的安定,一展我的抱負。所以不管怎樣,我曹操是不可能眼見我的好友兼恩人喪命的。」

「我?會長,此話怎講?」對曹操把當上盟主的功勞推給自己,阿香倒是覺得一頭霧水。雖然她記得曹操,也記得自己和他策謀了董卓的臥底計畫,但她怎麼對幫助他當上盟主這件事一點印象也沒有?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曹操簡略的交代董卓亡後的發展:「當初要不是你告訴我盟主被董卓藏匿的位置,讓我將盟主營救出來,我也不會意外發現,原來董卓遲遲找不到的傳國璽居然是盟主掛在頸上的墜練。而拿到號令天下的玉璽,我也才能有公信力的整頓銀時空啊!所以,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曹操說完,又向阿香拱手,表示由衷感謝...。

聽完曹操的說明,阿香只是笑了笑:「會長,我相信銀時空有你,會變的更好!」而脩,在這一刻終於確定,不管銀時空會否遵照三國的走向,命運永遠是人類創造出來的,而他們最大的潛力就是讓結果是最好。曹操和銀時空,就是個好例子。

此時華陀也正好下樓,同樣給予阿香和脩熱烈的歡迎,還想拿出自己還在研發階段的”記東記西記不清丸”送給阿香,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幸好被脩婉拒,他可是堅守著藥不能亂吃的信條啊。而被無情拒絕後,華陀只好哀怨地進行真正的任務-把脈。

「阿香的症狀果然和上次那位扣兄說的差不多,體內隱隱有熱能在流竄,但似乎被壓制的極好...不過壓制熱能的方法只能說治標不治本,所以趁著阿香的意識還清楚,你們就快去找諸葛亮吧!」華陀雙眉微皺,已經盡量含蓄的說明,阿香體內的熱能其實非常強大,他也沒把握什麼時候會觸發,只得建議眾人盡快行動。「對了!這些藥丸你們帶著,趕路很費體力的,我怕阿香撐不住,記得隨時讓她補充。」華陀拿出一堆駝色的藥丸交給脩,而脩則感激收下。

「欸,華陀...你這個大便色的藥丸真的那麼厲害嗎?」張飛實在不太相信,雖然華陀醫術的確高明,但他常發明一些奇奇怪怪的藥,都讓人很害怕耶。

面對張飛的質疑,華陀也不以為忤,只是笑嘻嘻的說:「張三哥,你放心啦!這個"撒尿牛丸",保證阿香吃了,壯得跟牛一樣!」一臉得意的笑,還用潔白的牙齒閃瞎眾人...拜託~那可是他的最新力作耶!

而在華陀再三保證後,眾人終於勉強相信這個名字非常奇怪、感覺就不很美味的藥丸,具有神奇的功效!只是阿香卻打定主意...除非萬不得已,她絕對不要把那名字很噁心的"撒尿牛丸"吃進肚子裡。

「好啦~我想大家也不要浪費時間了!我簡略和你們說明一下隆中的位置,隆中距離洛陽約三天路程,我會派曹家的捷豹部隊護送你們...」

「會長,不用麻煩你了,我們自己去吧...」修正想婉拒曹操的好意,即被曹操打斷。

「不不不!呼延兄~我曹家的捷豹部隊擁有先進的渦輪式驅動系統,它能夠節省至少一半的路程,正所謂救人如救火,爲了阿香,我希望你不要推辭。只不過,我的捷豹部隊不擅走小路,所以深入臥龍崗的路程,就要靠你們自己了。」

聽曹操的分析,脩也認同,爲了阿香實在不該再拘泥小節,於是欣然接受:「那在下就先謝過會長了。」

「呼延兄無須客氣!」曹操又和脩拱手作揖一番才作罷。只是忽然想起有樣東西應該可以派上用場,於是轉頭對管家吩咐著:「對了,還有一樣東西,管家...請劉先生帶過來。」

眾人狐疑的等了半晌,都很好奇曹操在賣什麼關子,正當張飛已經開始不耐煩的走來走去,他忽然大叫一聲:「啊~大哥?」

脩轉頭正想唸唸他幹嘛叫那麼大聲,卻發現張飛一臉驚訝的望著前方,於是順著他的眼光看去,也失聲叫了出來:「劉備?」

此名一出,眾人皆看向那個讓大家都驚奇不已的始作俑者...,只有阿香較冷靜些,她一眼就看出那個叫劉備的傢伙,雖然和脩長的一模一樣,但氣質是無法仿造的,那人應該就是脩在銀時空的分身吧...「會長,這是怎麼回事?」

「會長!劉備不是早就逃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馬超實在非常不解!雖然已經很久沒出現在洛陽,但...自從他們兄弟不願與劉備為伍之後,劉備無權無勢,只能做做賣情報的低下勾當,前陣子聽說他因為販賣假情報,所以被兩間高校的部隊追殺,早就逃的不知所蹤,現在在曹操這裡看到他,還真是訝異。

「此事說來話長!我看劉備四處逃竄,無以為家,就派人延攬他。本想讓他進曹家的戰蒐部隊,不過沒想到他可能逃命已經變成達人,竟然研發出質地輕軟、內含強力空氣柱的"奔雲靴",於是我看中他的才能,以高薪聘請他進校盟科技研究院。他現在已經改邪歸正了!」曹操說完,還滿意的看了劉備一眼。

聽完曹操的解釋,眾人實在很佩服曹操唯才是用的胸襟,儘管先前劉備一直不斷對各高校進行挑撥,企圖毀壞曹操的聲勢,但他仍是將他納入麾下,這種雅量真的讓人欽佩。而脩也替劉備感到高興,至少他的銀時空分身過的還不錯,那他也比較不會因為假冒他的事內疚。

在曹操將自己華麗介紹出場後,劉備痞痞的走近眾人,並吆和著身後的僕人將"奔雲靴"抬過來。「嗨~無緣的兄弟們!最近好嗎?」

「無緣的大哥~託你的福,還不錯!」張飛就是不喜歡劉備那種玩世不恭的調調,立即回嘴,絲毫不讓!

「三弟!」脩輕聲的喝止,他看的出來,劉備只是愛耍嘴皮子,如果讓張飛隨著他起舞,傷了和氣也不太好。

「劉備,把"奔雲靴"給他們吧。你可以下去了!」曹操明白脩的用意,和他交換了一個眼色後,催促著劉備離開。

「呼延兄,這"奔雲靴"可以讓你們前進臥龍崗更加順利。穿上它,大家起行吧!」

爾後眾人魚貫離開曹家,踏上了前往臥龍崗的旅程,只是在行車的路上,阿香又說了一句話,讓脩漲紅了臉、眾人又拿起已經佈滿灰塵的墨鏡俐落的戴上。

「雖然你和那個劉備長的一模一樣,但~還是我的脩最帥了。」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