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三弟!?」脩只感受到一個溫暖又直率的擁抱,不是張飛這傻大個,還會是誰?眼眶溼熱,其實...他真的很想念銀時空的兄弟們!

不過想念歸想念,抱久了,他也覺得一口氣喘不太過來耶!拍了拍張飛的手臂,示意他該放手了:「三弟...大家都好嗎?」

張飛放手是放手了,卻一手攬在脩的肩上:「還不錯!二哥和二嫂畢業後就會先訂婚,雲現在在學校負責訓練禁尉軍,超繼承他老爸的涼州部隊,忠跟著黃媽媽進了御史府...然後,大家都很想你!」一口氣報告完,張飛表情很是得意。

聽見兄弟們都很好,脩欣慰一笑,不過接著想到,自己那"善意的謊言",雖然是逼不得已,但...「你們...不怪我?」

「怎麼會?我張飛早就說過,你一日是我大哥,終身是我大哥!而且兄弟們知道你的身分,還覺得很驚奇咧!超還說要把你的故事抄回去給他媽媽當小說的題材呢!」張飛挑了個眉!眼前這人果然是他大哥,愛瞎擔心的個性一點都沒變。

「我...」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表達,雖然A Chord曾說過兄弟們不怪他,但親耳聽見,還是別有一番感動。

忽然想起曹操的狀況,不知在銀時空對他百般照顧的會長是否安好?當時讓他去當董卓的臥底,進而導致三國分裂,是他始料未及:「那會長呢?你們和他...」

「這個嘛!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張飛一本正經的解釋,卻讓脩越聽越吃驚,這一切都只能說是命中注定了...「所以,大哥...現在不能再叫他會長了!是盟主才對!」張飛非常得意的糾正。

脩聽著曹操當上盟主,心裡真的替他開心,雖說三國裡的曹操是一代梟雄,評價兩極,但銀時空的曹操卻是真心維護東漢正統,用生命在守護王允校長所重視的一切,一個有情有義又有謀略的漢子!如果是他當上盟主,那銀時空應該可以很快的恢復既有的平靜才是。「那...真是太好了!」

在脩露出欣慰的笑容,張飛卻忽然想起脩的隱瞞之罪,撇著嘴抱怨:「不過大哥,你和大嫂真的太不夠意思了!要不是"扣兄"把真相告訴我們,我們還不知道會誤會會長多久呢!」張飛一邊埋怨著脩,卻又親暱的摟著A Chord的肩膀,打從心底感激這位"扣兄"!

聽見張飛如此歌誦自己,A Chord得意的向脩眨眨眼,一臉邀功樣,而脩則是對他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讓A Chord以為自己有眼疾看錯了,但再仔細一看,脩居然真的在對他笑。所以最後結論是,脩大師遇到銀時空的人都會變的怪怪的。

脩並沒有理會A Chord臉上變化之豐富的表情,他知道,他那鐵時空的好兄弟,一定是知道他不希望曾經要好的朋友們彼此反目,所以才幫他解釋。對A Chord表達一句無聲的感謝後,該說的抱歉還是得說:「三弟...對不起!當時是怕會被董卓識破,所以才沒有告訴你們...,真的...」脩準備了一長篇的抱歉,還沒說完,卻被張飛打斷....

「大哥,好了啦!我們知道你和大嫂的顧慮...反正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會長也不怪我們啊!」張飛義正嚴詞的糾正脩,自己叫曹操會長的習慣還是改不過來。「現在的重點是...怎麼救大嫂才對吧!」

阿香拉拉張飛的衣袖,輕聲的問:「呃...不好意思,請問,你說的大嫂...是我嗎?」阿香安靜的看著這個粗豪直率的大個子和脩說了一些關於銀時空的事,他和脩的熟絡程度,非同一般...,在聽見他叫脩大哥之後,這才猜測,他口中的"大嫂"可能是自己。

聽見阿香的問句,讓張飛大感吃驚,他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大嫂!我們的大嫂除了你還有別人嗎?」轉頭看向脩,又曖昧又羨慕的問:「大哥...還是你在這裡真的有個未婚妻啊?」

這三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脩被張飛一問,著實尷尬了起來,這傢伙是想害他被阿香誤會是吧!「三弟,你不要亂說啦!」斥責完張飛,緊張的看向阿香:「阿香...你不要誤會,三弟說的大嫂只有你一個!」

「厚~大哥!我沒亂說啊...之前甘昭烈不也是...」張飛還想繼續提,卻被脩一個瞪視,把所有話吞進嘴裡。

只是忽然發現不對...大嫂對他的態度怪怪的,若是平常,大嫂早就追殺他了...而且她怎麼會這麼問他呢?十分困惑的...是發生了什麼他不懂的事嗎?「大哥,大嫂她...怎麼怪怪的?」

張飛的疑問,讓在場眾人備感無奈,脩嘆了一口氣,對於阿香的狀況,還是跟三弟說清楚的好:「阿香她...失憶了!」

短短一句話,張飛卻覺得自己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消化...是他聽錯,還是他太笨無法理解,爲什麼大哥說的話他聽不懂?「失憶?!大哥你在說什麼啊?」該不會又是Surprise吧!?

就知道張飛會無法相信,脩只得點點頭,再說一次:「你大嫂她忘記了很多銀時空的人事物了。」

看著脩的認真,張飛霎時間明白,這絕對不是開玩笑!「怎麼會這樣?所以大嫂忘記我們和小喬、貂蟬了嗎?」還是不可置信。

眼前這個脩口中的"三弟",對於自己的失憶如此吃驚,阿香不由得有些歉然...看著他的激動,不難知道,自己和他的友誼應該頗深,只能抱歉的開口:「對不起...」

阿香本想再說些什麼,手卻被脩握住,很直接地給了她安定的力量,彷彿在告訴她...阿香,沒事的!

「三弟,阿香忘記你們只是一時的...你不用太過介意!」

「大嫂會失憶是因為我們嗎?是爲了救我們...拼死和董卓對戰,才會這樣嗎?」聽見阿香對他說出"對不起"三個字,張飛真的覺得很歉疚...。

「失憶應該是受傷後的副作用...所以...」

脩還沒說完,灸舞接了下去回答:「所以只要阿香找到壓制異能的奇物,傷好了,自然記憶就會恢復!」站起身,對著張飛露出了個無害的笑容:「你好!」指了指自己:「我,是鐵時空盟主-灸亣長荖˙舞!就是那個成天叫你大哥不能破壞時空秩序的人!」

「盟主...」脩聽出灸舞話中有話,擔心他不滿張飛擅自闖入鐵時空,正想替他解釋...

「喔~原來你就是鐵時空盟主!幸會幸會!」張飛毫無介懷的對著灸舞拱手作揖,忽然仔細一看,認出來了:「咦!不對啊...我們之前見過了!不用自我介紹了啦!」一邊說還用力拍拍灸舞的背,表示熱絡。很明顯把他認成金時空的丁小雨了。

看著張飛這麼沒有警覺,讓脩實在頭痛,他急忙向張飛使了個眼色,希望他能懂他的暗示,別再繼續說下去,想不到張飛就立刻和灸舞稱兄道弟...。

「哈哈哈!!脩~你兄弟還真是有趣!」灸舞被張飛這麼一拍,適才的不滿都消失了,眼前這傢伙,還真是白目到有點可愛!本來他是不太爽張飛闖入鐵時空,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真的是沒有多想,只一心想救阿香,所以只要他不要停留太長時間,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吧!

「有趣?!這是稱讚嗎?」張飛一臉困惑的問脩...。

脩大嘆一口氣,決心忽視張飛的話到底:「你說是就是吧!」

「厚~你們這些人!現在還在那邊瞎扯,不是要救阿香嗎?」A Chord看著眼前這些傢伙閒扯半天,實在忍受不住了...他可是在銀時空奔波勞碌,好不容易找到孫尚香的一線生機,這些人卻遲遲不進入正題,害他連展現威風的機會都沒有!

「對齁!」張飛一個拍掌,終於想到自己來的目的!

而被A Chord一提醒,眾人也才想起,剛剛討論的重點。脩忽然想到張飛一進門說的第一句話...「三弟,你剛才是不是有說到一個人的名字?」

「是啊!我是說...諸葛亮!」

「諸葛亮?!」脩和阿香吃驚的互看,脩是對這位三國最有名的軍師耳熟能詳,而阿香在看過三國演義後也對諸葛亮有些認識...但他們都沒想到,這個人居然和幻雨石有關係。

「你是說,諸葛亮是幻雨石的主人?」脩不敢相信...再問一次!「幻雨石的主人不是諸葛珪嗎?」

「諸葛珪已經掛了!」A Chord直接了當的回答。「而世界上也沒有第二顆幻雨石了。」說著,還怨恨的看了灸舞一眼,居然讓他去找一個已經過世的人...又不是在演"不可能的任務"。

聽見A Chord宣布這消息,脩敏銳的察覺阿香的表情瞬間沮喪...貼心的攬住她的肩,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那...諸葛亮是?」還不到放棄的時候...脩期待張飛能給一個希望。

「哈!諸葛亮才是能救大嫂的人啊!」張飛非常自信的宣布。

「此話怎講?」

「咳咳!」A Chord故作正經的站了出來,哈哈,終於輪到我上場了吧!「這件事是這樣的...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北城衛團長-A Chord,在明查暗訪之後,終於證實諸葛珪已死,但爲了我兄弟的愛人,我努力不懈、孜孜不倦的繼續尋找,這才找到了諸葛亮!」

「A Chord...請你講重點好嗎?」看著A Chord唱作俱佳,阿香不耐的吐嘈...這傢伙果然和灸舞是同學,廢話很多!

「好啦!我來說!」張飛也很不給情面的打斷:「其實是...扣兄經過千辛萬苦,還不小心迷路,差點因為飢餓不翼而飛後,終於找到我們,把大嫂的事情說出來,我們才一起想辦法要救大嫂的...。」張飛頓了一下,繼續說:「但是還是靠華陀的分析和會長的幫忙,華陀翻閱醫書,發現有一種花,天性極寒,可以當作藥引,解決大嫂極熱的體質。而根據曹家的情報網,我們發現氣候溫暖的隆中,居然有一處的溫度一直偏低,這個異象讓我們覺得很不尋常,一經查探才發現,那個地方是諸葛亮的居住之地,那裡之所以會低於常溫,就是因為那種花。」

「欸!剩下我來說...話都被你說完了!」A Chord急忙攔截,好歹也讓他說一下嘛:「所以重點就是,只要我們讓阿香回到銀時空,去找那個諸葛亮,請他摘一朵小花給我們當藥引,阿香就不會死,也能恢復記憶了!」A Chord說完一臉得意,這也算不辱使命吧。

「可是我的體質是因為異能的關係,你們說的花有辦法壓制異能?」雖然得知這消息,自己是開心的,但孫尚香不得不謹慎的問清楚,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這...我們也不知道啊!不過總是得試看看吧!」張飛抓了抓頭,被阿香的問題給難倒了。

「阿香,三弟說的沒錯!無論什麼方法我們都要試一試,至少是一個希望!我想那種花既然能影響氣候,那就代表它的寒性有可能強大到抑制異能。」脩明白阿香的顧慮,也許他們是沒有時間,但...現在每一個希望,他們都只能把握了!

看著脩,聽他的分析,是啊,爲了他,自己什麼都要試看看才對!孫尚香點點頭表示認同:「你說的對!那...我們就去找諸葛亮吧!」

大哥和大嫂都同意,那還等什麼:「太好了!那我們馬上就回去銀時空吧!」張飛一臉興奮,經過A Chord的解說,他也對平行時空有了一些概念!雖然他不討厭大哥的鐵時空,但...還是銀時空比較親切嘛!

張飛一手拉住脩,一手拉住阿香就想往外走,救人如救火啊...要快要快!正當要走到門口時,阿香突然停下了腳步。

「等一下!我想...先和雄哥他們說一聲再走!」阿香難掩不捨,也許是害怕,這一回銀時空,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對她萬分照顧的夏家人了...應該和他們說一聲道別才對。

「可是...」張飛還想說什麼,現在是和時間賽跑的時候,等病好了,再回來說嘛!

「三弟!我想,就明天再走吧。」知道阿香的捨不得,於是體貼的說服張飛:「反正你也沒來過鐵時空,就在這住一晚吧!」

「喔~」大哥說話,那也只好算了!皇帝都不急,還急死他這個太監呢!只是突然想到:「大哥~那我可以住你家嗎?」

「呃...」面對張飛突如其來的要求,脩還真是不知該麼回答,他該說不嗎?

「拜託啦!好嘛!!大哥~我想看你家長什麼樣子啊!拜託啦~」看著脩面有難色,張飛決定盧到底了!

看著張飛這麼大個兒和脩撒嬌,阿香不禁失笑,還真是好玩!牽住脩的手,用唇語和他說了一句"謝謝",謝謝他明白她的心情。

被阿香牽住,讓脩完全忘了身邊還有個很盧的張飛,轉頭一看,那謝謝之後的絕美笑靨,讓他心甘情願的答應阿香的任何要求。同樣用唇語回了句"不客氣"...一切是那樣無聲,卻又情意無限。

只是還來不及放大閃的兩人,就被張飛的一句"拜託~大哥~讓我住你家嘛!"溫馨氣氛破壞殆盡...。

看來,即使他們回到銀時空,還是不乏有人會打擾他們放閃囉~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