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孫尚香被脩牽著,偶爾頭悄悄抬起,看著脩寬厚的背影,臉上只覺得一陣熱,又連忙低下頭去,一邊走,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地上有什麼寳物可撿呢!

今天早晨,發現自己在脩的懷中醒來,回想起昨夜自己的主動和大膽,讓她直想尖叫,卻只能摀著嘴,任由紅雲飛上臉頰。她知道昨天沒發生什麼,卻不知道脩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她把他當成救生圈,還是覺得自己隨便?

一整個早上,脩除了叫她梳洗、吃早點之外,完全沒跟她說任何話,但奇怪的是,他嘴角卻噙著一貫溫柔的笑,讓她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想問,卻又不敢問,只能暗自揣測。

忽然...「噢!」一聲痛呼,孫尚香摀著撞紅的鼻子,原來是自己想事情想的入神,沒發現脩停下腳步,結果一頭朝他背後撞去。

感覺到背後的衝擊力,再加上阿香的叫聲,脩連忙回頭查看:「阿香,你沒事吧?」拉開阿香摀住鼻子的手,果然整個鼻頭都紅了。

搖搖頭,表示沒事:「不過你怎麼突然停下來啊?」孫尚香覺得奇怪地問。

「喔~我想測試一下你走路專不專心啊!」脩笑著說:「這麼看來,你都沒有專心走路喔!」

一時語塞,孫尚香不知該說什麼,第一次被脩堵的說不出話來!

看見阿香尷尬的樣子,脩忍俊不住,笑出聲,卻遭到阿香威脅意味濃厚的瞪視。只得收起笑容,假咳兩聲:「我是有話跟你說。」

抬起眼疑惑的看著,看不透...脩想和她說什麼!是昨天的事?

大掌蓋上孫尚香思緒亂竄的腦袋,寵溺一笑:「我要告訴你,你已經是我的囉~」

「什麼意思?」明明就沒發生什麼事啊!

指指自己的脖子,示意阿香看看自己的頸,阿香一臉狐疑的低頭一看,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東西,輕輕的拉了出來:「這是什麼?」

「弦鍊...」脩慎重的說。看著那條鍊子經過陽光的照射,在阿香的脖子上閃耀出炫目的折射,讓他滿意的笑了。

「弦鍊?!」阿香重複著這個詞,仔細端詳著...偏頭一想,明白了!鍊身是吉他的弦交編而成,在每股弦的交錯處,各有一顆黑曜石串入,彷彿和絃上的音符跳躍鮮明。「這名字真的很特別!」

「這是呼延覺羅家的傳家鍊,戴上了...你就跑不掉了!一輩子都是我的...」脩認真且專注的說,他一直認為對阿香的心意不必言明,但經過昨天,他卻發覺,如果用行動表示,能讓阿香更安心、更有勇氣,那他沒理由不做!況且,這是他一直都想做的事啊...讓阿香變成他的!

「傻瓜~」孫尚香眼眶蓄著淚...都是他害的,害她越來越愛哭了!「我戴上了,就永遠不會拔下來還你囉~」

「呼延覺羅˙脩送出的東西從來不收回!這代表我的懸念,一輩子記著你、掛著你,孫尚香,你要幫我保管好!」阿香,這是我對你最大的承諾。

衝上前,用力抱住...「我答應你...它,永遠不會消失在我的記憶裡!因為我不會忘記親手幫我戴上它的人。」脩~我會振作、會一輩子相伴在你身邊!我,孫尚香,賴定你了!

「咳咳~」一陣突兀的咳嗽聲傳來,煞風景的打斷兩人的靜謐相依:「我說,兩位啊!要放閃光也不要在別人家門口嘛!你不知道老人家容易有青光眼、鬥雞眼、老花眼、鬼遮眼...經不起閃光攻擊啊!」

聽見夏流阿公的聲音,兩人立刻尷尬的分開,阿香這才發現居然已經到夏家門口了,可見自己剛才有多不專心走路,她嘟著嘴,斜眼看向阿公:「師父!」直接用眼神表達對阿公揶揄的不滿。

被自家徒弟看得發毛,阿公尷尬的咳笑,他這徒弟真不虧是擁有三國霸雄孫堅和鐵時空前盟主的血統,天生的王者風範,真不懂到底誰是師父、誰是徒弟咧!「好啦~快進來吧!」阿公喚著兩人進屋。

孫尚香牽著脩隨著阿公進門,一進門就看見灸舞也在,然後維持著來夏家的一貫作風,大肆的吃喝,活像是幾百年沒吃東西似的!

「盟主!」脩態度恭敬的問候。

「噓!」灸舞將手指擺在嘴上,示意脩別再說下去:「你就是不能學學你女朋友嗎?說了幾百次...現在又不是古代,不需要這些禮節好嗎?吃東西的心情都被破壞了!」這個脩的耳朵還真不是普通的硬耶!灸舞一邊數落著,又用力的咬了一口海陸綜合大比薩。

「喂!」孫尚香不滿的看著灸舞,雖然脩真的滿古板的,但他怎麼可以罵她男朋友?「你來...是爲了吃東西、順便罵我男朋友啊?」

「呃...」現在脩真實體會夾心餅乾的苦處,他當然知道灸舞只是開玩笑,也知道阿香捨不得他被念,一邊是盟主、一邊是女朋友...該幫誰啊?

「是啊!」灸舞一臉皮樣,卻沒注意到阿香雙眼瞇起,開始閃起危險的光芒!

「灸舞!這次你想再夢幾天啊?」阿香恫嚇的問,『迴夢』咒語已準備念出:「迴夢˙嗚拉...」

「欸欸欸...好啦!」聽見阿香又要念出那會讓他嚇死的咒語,灸舞只好認輸,不敢再耍嘴皮子。嘟著嘴,一臉埋怨,小聲地說:「每次都只會用這招!」

「你說什麼?」阿香威脅的問,他不知道她除了眼力好,耳力也很好嗎?說那麼小聲,以為她聽不到啊。

「沒事沒事...」尷尬的冒下冷汗...他這鐵時空盟主,遇上阿香還真是沒自尊啊!「我是要說,我帶了救命的消息來給你們!」還是快切入正題吧!不然多說多錯啊。

「救命消息?」脩眼睛一亮:「盟主,難道是救阿香的奇物找到了?」

「呃...不完全是!」灸舞不忍直接打破他的美夢,婉轉的說:「是我們知道幻雨石的主人是誰了!」

孫尚香一聽灸舞這麼說,就知道他和她想的一樣,都是想追本溯源找線索。雖然知道希望不大,但還是好奇問問:「你想,那人會有第二顆幻雨石?」

「這我不能肯定!但不無可能!就蝶谷醫仙找到的訊息,這人避世隱居,性好蒐集特異之物,也許真的會有第二顆幻雨石救你!」

「盟主...那個人是...?」脩心急的問,只要能有救阿香的方法,就算只有百分之一,他都願意一試!

「幻雨石的主人,我知道他是誰!」夏流阿公忽然開口,呵呵~那天吃了阿香的糖果,居然真的讓他想起來了,他實在太得意了,將將將將~答案公佈:「那個人姓朱。」

只見三人頭上冒出極大問號,脩和阿香是訝異著阿公怎麼會知道,但灸舞卻皺著眉說:「夏流前輩...那個人姓諸葛!」

「不是啦~那個人姓朱,名葛珪。」阿公義正嚴詞的反駁。雖然他老人痴呆,但念錯名字也太瞎了吧,這麼不相信他!

「前輩,那個人姓諸葛,名珪。」灸舞還是耐心的回答。

「啟稟盟主,那個人的名字是朱葛珪的朱、朱葛珪的葛、朱葛珪的珪!他叫朱、葛珪!」

灸舞此時只覺得老人家有老人痴呆已經夠糟了,還有老番癲就更可憐了...而脩和阿香互看一眼,已經決定,醫仙和灸舞比較値得相信。

「師父...沒關係啦!我們知道他叫諸葛珪就好了,念起來都一樣啊!」阿香安撫著。

「不是啦~」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

灸舞和脩交換了眼神,來者的武力不弱,開始暗自戒備。

接著門被打開,迎面而來是A Chord和...

「那個人叫諸葛亮!」是A Chord和張飛~

在脩還來不及反應,已被他一把抱住:「大哥!我好想你!!!」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