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連日來的颱風,讓夏家三兄妹得以在家偷懶不用上課,這也讓夏家鬧翻了天。
孫尚香這回可見識到何謂鐵時空的颱風!通常那種風雨在銀時空只能算是天氣糟糕,根本就不能放假。不過這倒還蠻新鮮的...和夏家人還有脩、A Chord以及偶爾來插花的灸舞在家裡烤肉、玩撲克牌,享受大家庭的氣氛,這種感覺好像似曾相識,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溫馨。

終於,歡樂的颱風假結束了,幸好沒造成很大的災難,家裡好不容易安靜下來了,趁著颱風過後,天氣放晴,孫尚香記著脩剛剛的來電,等會兒要接她一起出去走走。

一邊等待,一邊悠閒的在家東收、西撿,忽然想到好像還有什麼事沒做,急急忙忙的跑回房間,從櫃子裡拿出糖果色的藥丸:「呼~差點忘了!」

從蝶谷醫仙那兒拿回"忘忘先背-記憶鞏固丸"已經兩個多禮拜了,孫尚香每天三餐都按時吃藥,一刻也不敢鬆懈,而這種努力是有成效的,至少這段日子她並沒有一覺醒來,又忽然發現想不起誰的臉、記不得和誰做過什麼事的情況。

拿起桌上的水杯,將藥放進嘴裡,和著水一飲而盡。

「小香香~在偷吃什麼?也給師父來一個!」夏流阿公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出,讓阿香嚇了一跳,一口水差點噴了出來。

用力拍拍胸口,順順氣,轉過頭一臉抱怨:「師父~幹嘛躲在背後嚇人啦!」害她差點被藥丸給噎死,蝶谷醫仙給的藥像彈珠那麼大耶...真是的!

「唉喲~師父我好奇嘛!」阿公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和這可愛徒弟的相處就是這麼百無禁忌。「那糖果看起來很好吃耶~給我一個啦!」

「不行~除非你先回答我那個問題!」孫尚香堅定地拒絕!

「什麼問題啊?」阿公困惑的皺眉,他怎麼不記得小香香問了什麼問題?

「唉喲!師父...就是我前兩天問你的啊!」孫尚香真的覺得拿這師父沒辦法,前幾天她忽然想到,要找到壓制火異能的奇物,應該要從源頭下手才對:「當初到底是誰幫我把奇物植入體內的?奇物又是在哪找到的?」只可惜問師父,他卻一再支吾其詞,就是不肯說!所以她只好以此為餌,誘騙師父說出來。

「小香香...這個我真的沒辦法回答你啦!改問別的好不好?」阿公開始討價還價。

「當然不行啊!師父~拜託你告訴我嘛!現在唯一有可能知道的人就是你,你不跟我說,難不成要我去問外公嗎?」她最怕阿飄了耶~就算那個阿飄是外公也一樣啊!

被孫尚香盧的沒辦法,阿公只好豁出去了:「小香香~你師父我就老人痴呆,忘記了啦!」他夏蘭筕德˙流最不想在自己徒弟面前承認他有老人痴呆~畢竟他在孫尚香面前也是無所不能、又會買大冰淇淋給她吃的師父耶!這回實在被逼的沒辦法了啦!

「真的嗎?」帶著懷疑的目光...誰不知道她師父最愛裝瘋賣傻了!

「是真的啦!我發誓!」右手做了個起誓的手勢,開玩笑...他認真的很!

嘟著嘴~實在很懷疑她師父說的真實性,還在考慮要不要相信,忽然好像聽見樓下有門鈴聲:「啊~一定是脩來了!」思考三秒鐘,從藥瓶拿出一顆藥丸塞進阿公手中:「師父~這給你!快點想起來啦!」雖然說藥不能亂吃,但既然師父是老人痴呆,也許這"忘忘先背-記憶鞏固丸"會對師父有幫助,讓他早點想到。

孫尚香說完,急急忙忙跑下樓,可不能讓脩等太久。

阿公一臉錯愕的看著孫尚香雀躍離去的背影,傻了足足三十秒:「啊現在是怎樣?!」盯著手上的藥丸:「粉紅色,應該是草莓口味的!小香香真貼心,知道我喜歡吃草莓,讚啦!」一口塞了進去,怪怪的:「啊怎麼沒味道?小香香一定被騙了,不知道很多做生意的都偷工減料。」不以為意繼續含著...不吃白不吃,算了!

忽然腦袋一陣電流竄過...有些畫面:

『你只要把幻雨石放進這小女娃體內,就可以壓制源源不絕的火異能。』
『切記!千萬不能讓她和狂火石的宿主相遇!』
『幻雨石一旦消失,連我都沒辦法救她了!』

阿公此時忽然覺得無比清醒,好像年輕時的記憶都回來了,一拍掌,他想到了:「啊!那個人姓朱啦!」可是下一秒得意僵在嘴邊:「不過...叫朱什麼啊?怎麼又忘了...」唉~老人痴呆不是病,忘起來要人命啊!


被風雨洗滌過後的天空,特別清朗!絲絲微光透過雲層洋灑在草地上,許是早些時候的暖陽,照得青草地暖呼呼的,伴隨著乾爽的草香味,有種讓人在茂密森林裡徜徉的錯覺。

脩牽著阿香,十指交扣,脩在想,原來牽手真的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他發現自己的手掌和阿香的相互契合,手心相貼著,彷彿有一股溫暖的磁場在手心形成,讓人不自覺嘴角會微微彎起,笑出代表心的弧線。

阿香被脩牽著,十指交扣,阿香在想,原來被牽著真的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受,落後的時候,因為牽著,所以知道該小跑並肩而行;並肩的時候,因為牽著,一轉頭就可以看見他的側臉;超越的時候,因為牽著,所以知道要放慢腳步等候。對她來說,原來被牽著,代表著自己不是一個人的幸福意義。

手牽著手,一步一步走在堤防邊,孫尚香的腳調皮的踢著小石頭,左彈、右蹦,一個不小心踢的大力了點,彈遠了,一滾一滾下了堤防。阿香一臉可惜,唉~早知道就不要踢這麼用力了!

脩牽著她,一邊看著她孩子氣的行徑,搖頭失笑,這才是原本的孫尚香嗎?有馬超的天真、張飛的傻氣,她的成熟獨立,都是因為要當兄弟們的"大嫂"所強化出來的堅固外衣嗎?其實...算算年紀,她也不過大夏美一點點,應該還是個大小孩吧!背負著太多沉重的包袱,讓她無法輕盈的展翅。

決定了!天真爛漫有何不可?孩子氣又如何?只要有孫尚香在身邊,寵著她,就是最大的滿足。「走吧!」拉著阿香,隨著小石子的軌跡跑下堤防。

坐在堤防岸邊,孫尚香隨手撿了顆石子打起水飄,這對江東人來說,可是基本技能!一彈、兩彈、三彈...石子輕輕接觸水面的聲音好悅耳,就像是吉他單音,雖然微弱,卻有著跳躍的生命力!

而脩躺在草皮上,仰著頭看天邊浮雲,好悠閒,二十幾年來,他的生命充滿著時空秩序、責任、殺戮、戰鬥,沒想過自己也能有放空的時刻,閉上眼,聆聽風吹過草地的沙沙聲,混合著石子在水面跳躍的聲音,倒也是巧妙的音樂結合。

「今天天氣真的好好喔~」阿香玩夠了,走回脩的身邊,並肩而躺。

感受到阿香躺在自己身邊,脩不用張開眼,就能準確抓住身旁阿香的手,緊緊的握住。「是啊~」風吹過耳際,一陣涼爽。

「你看!」阿香忽然搖著脩的手,叫他張開眼:「那團雲像不像棉花糖?看起好好吃喔~」孫尚香已經觀察那團雲很久了,鬆鬆軟軟的,和旁邊被風吹散成絲狀的雲塊不太一樣!

順著阿香的叫喚,脩盯著那團雲,忽然有個想法:「阿香,像棉花糖不稀奇!我可以把它變成別種東西!你看!」風切˙嗚啦巴哈!

脩唸出風控咒,一陣風刮起,吹向天邊那團雲塊,只見雲塊散開、又聚集成圓形,漸漸的,圓形的雲塊上,出現了一些線條,眼睛、眉毛、鼻子、嘴巴、短髮...原來,是孫尚香!

沒想到脩居然會來這招,看著天上出現自己的臉,孫尚香頓時覺得好甜好甜:「哇~好可愛喲~那我也要送你一個!」

自己畫的阿香,得到阿香的青睞,脩不禁有些得意,忽然覺得自己是風的原位異能行者,有控風的能力,是件很好的事!不過...他也很好奇,究竟阿香要送他什麼?

忽然間,天空的阿香消失,那雲塊迅速聚集,像是有隻無形的手在替它塑型,不過幾秒鐘,雲塊變化成一顆心,煞是可愛。

「這個...送你~」阿香甜甜的笑著。

「阿香~你...」脩驚奇的轉頭看阿香,沒想到阿香的異能真的很高超,居然能直接在心裡念出風控咒!不意外看見阿香自信的笑容。

「我可是學的很認真耶~」當初學異能,師父叫她有一天一定要能達到在心裡施咒的程度,才算基礎班畢業!

笑著揉揉阿香的髮,不難想像阿香是費了多大的功夫在學這麼高階的異能術。尤其阿公神出鬼沒,又不是時時在阿香身邊教導,絕大部分應該是阿香自己摸索的,這又再次證明她的聰明和天份。

像是玩上了癮,脩又畫出了其他東西在天空,而阿香也禮尚往來的回送!霎時間天空中的雲朵五花八門的變化,各型各色,代表著童趣和珍貴的心意。
「媽咪~你看...那團雲好奇怪喔!是花的樣子耶!」

在脩和阿香玩得正過癮時,忽然堤防上傳來孩子驚奇的叫聲!兩人露出做了壞事被抓包的尷尬表情,悄悄的笑了!都忘了不能在麻瓜面前展露異能...糗了!脩不動聲色的施咒,瞬間天空奇形怪狀的雲塊,轉為一片柔和,再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只是...忽然想起,最想送給阿香的還沒送呢!風切˙嗚啦巴哈!

我愛你...

收到脩的禮物,自小接受高貴教養的孫大小姐,怎能不禮尚往來?風切˙嗚啦巴哈!

我也愛你...

天空恢復平靜,只有兩句話銘記著他們的愛情。脩和阿香心滿意足的仰望著天空,如果能一直這樣,該有多好?

突然一股熱浪湧上胸口,好悶...好悶...。
孫尚香大口吸著氣,試圖補足缺少的氧氣,卻又要掩飾自己的不適,不過她的異狀馬上被脩發現了。

「阿香...你怎麼了?又不舒服嗎?」脩坐起身,順便扶起阿香,擔憂的看著她,卻沒有辦法可以立即舒緩她的不適。

「我...沒...」一句話還沒說完,孫尚香立刻暈厥過去。

「阿香!」看見阿香昏倒,身上體溫高得嚇人,脩當機立斷,想起蝶谷醫仙的異能水,幸好自己有帶在身上,拿了出來,動作輕柔的餵阿香喝下。

好不容易阿香順利的喝下5.09 C.C,卻並未馬上甦醒,脩將她抱起,決定將她帶回住處休息。


<<呼延覺羅˙脩家>>

拿著冷毛巾,輕輕的幫孫尚香擦拭臉上的汗水,觸碰手臂,嗯...幸好體溫已經降下,阿香的表情似乎也不再痛苦,脩忽然覺得自己懸著的心稍稍放下。

已經是第三次看見阿香昏倒在自己面前,每次...他都恨不得自己能代替阿香痛苦,同時間也痛恨自己的沒用,爲什麼現在還找不到救阿香的方法?

只能緊緊的握住阿香的小手,試圖給她一些力量!

手中的小手忽然有了動作,脩看向阿香的臉,眼球緩緩轉動,之後就看到阿香的眼慢慢張開,聲音從乾澀的喉嚨傳出:「我...又昏倒...了嗎?」

脩點點頭:「嗯...嚇到我了!」脩扯了個難看的笑容,他何止嚇到了,他簡直快自責死了!「在你病好之前,不能再讓你使用異能了!」他想,都是因為自己,阿香才會跟著用風控術,連帶引發火異能的竄發。

看著脩的表情,很明顯感受到他的自責,孫尚香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安撫他對自己的責怪,只能艱難的坐起身,傾向前,抱住眼前她最愛的男人:「對不起...脩~對不起...我不會再隨便昏倒了...」

感受著阿香溫暖的擁抱,而不是了無生氣的任由自己抱著,脩的心這才踏實起來:「答應我囉!以後不能再隨便昏倒嚇我了!」

孫尚香點點頭,嘴裡仍是呢喃著,對不起...對不起...

脩摸摸阿香的頭髮,接著放開她,不希望她再說抱歉,「好了~別再說對不起了!你的承諾,我會記在這裡和這裡。」指著自己的腦袋和心。

「笑一個~你這個樣子,要是被三弟他們看了,一定會被笑!」拍拍阿香的臉,要她別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打趣地說,忽然想到,飛和忠、超他們如果看到阿香這樣,絕對免不了一陣嘲笑。

站起身:「我出去倒杯水給你...」正想走出房門...

忽聞身後的孫尚香疑惑的開口:「誰是...三弟?」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