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喔~不會吧!好害羞喔~」灸舞一隻手捂住雙眼,卻作弊似的偷偷張開指縫,另一隻手以慢速前進,關掉了九五虛擬招待所的監控裝置。

而他這麼奇特的舉動,肇因於剛剛在監控球體裡看到的畫面。

大聲的嘆一口氣,算了~當他自己活該好奇心重,才會看到這些兒童不宜的畫面啦!

真相還原!剛才灸舞百無聊賴地嗑他的零食,眼光忽然瞄到脩深情的彈吉他給阿香聽,阿香雙眼緊閉,聽得認真,之後兩個人就開始情話綿綿,秉持著關心屬下感情進度的責任,他決定認真看下去,看脩"木頭變情聖"這門學分修的如何了,結果看著看著,不知爲什麼,那兩人周圍開始冒出曖昧的粉紅泡泡,然後慢慢地,脩越來越靠近阿香泛著紅暈的俏臉,再接下來灸舞只覺得眼睛遭受十級閃光的攻擊,然後好不容易張開眼,這對戀人已經雙唇緊貼,完全沉浸在彼此的世界裡了。

一看到兒童不宜的畫面,灸舞立刻遮住雙眼,可是好奇心使然,他還是偷偷的看了一下...不過這次學乖了一點,及時關掉,他可沒忘記,之前自己偷看夏天和寒的時候,最後會慘遭終極閃光彈侵襲的下場!

覺得越來越無聊,想看大家在幹嘛,又怕一個不小心又被哪對情侶給閃瞎。嘟著嘴,抓了一把餅乾往嘴裡一塞,腦中忽然閃過剛剛脩和阿香的相處畫面。

老實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也不相信,呼延覺羅˙脩這個世紀大冰山會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但或許這是壓抑過度之下的結果吧。一直被責任、道德、時空秩序所綑綁的他,遇上了孫尚香這個特別的女孩,自此改變了他...。

看見脩的笑容、溫柔的表情、不再凌厲的目光,灸舞知道,這才是真正的呼延覺羅˙脩锕!才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該有的樣子。看到現在的他,才會知道以前的他只有一半的靈魂,毫不完整。

忽然打了個哆嗦,因為孫尚香而改變的他,如果變回以前的樣子,會是什麼狀況。

『脩,你一定要快點找到壓制阿香火原力的奇物,上次她昏倒,我發現她火的原位異能越來越強了,這不是個好現象!』

自己那天提醒脩的話,撞進腦袋。原來他一直都很明白,如果孫尚香度不過這劫,呼延覺羅˙脩也徹底完蛋。而藍墨淵夏家最後血脈,藍爺心愛的孫女也會就此消失在世界上。

為了兄弟、為了對藍爺的承諾、為了阿香這個奇特的女孩,他-鐵時空現任盟主,灸亣長荖˙舞,會盡力守護他們的幸福,為他們保留永遠的笑容。

「A Chord,限你十五分鐘到九五虛擬招待所,有個任務要交給你!」


<<蝶谷醫廬>>

「柔情,我這白子下去,你的盤絲棋局就算破了吧?」蝶谷醫仙手持白子,笑著問坐在自己對面的柔情。

柔情回他一笑,並未多說。她相信,即使醫仙知道棋局已破,卻絕計不會將白子放下,給她難堪。夫妻這麼久,醫仙對她只有疼惜...她都知道,也感懷在心。

「師父!有位小姐求見。」駐守醫廬的藥童急奔而來通報。會這麼急忙的原因,無非是因為醫盧向來是女賓止步。

「是誰?」醫仙一臉好奇,他的醫廬只有夏家的小丫頭們來過,不然爲免柔情誤會,他都會叫藥童將女人擋在門外的。「我不是說,我不醫女人嗎?」

「她說她是孫尚香!我想沒見過,所以先來通報師父。」

「孫尚香?」醫仙恍然大悟:「是夏家那個丫頭!請她進來。」轉頭看柔情,輕聲的問:「柔情,你不會介意吧!」這聲詢問,是對她的尊重,不希望她誤會什麼。

「當然不會!我聽你說過這位孫小姐。前陣子你為了救活她,三天兩頭往夏家跑。前幾天,他們白道的戰鬥團團長不也爲了她來找過你嗎?」柔情起身,收拾桌上的物品,準備泡壺好茶招待客人。

「是啊~我生平最愛研究奇難雜症,這丫頭的病症真是聞所未聞,再加上她祖父曾在大戰中放我一馬,說什麼這個情我也要還的!」醫仙解釋道。

「師父,孫小姐來了!」藥童領著孫尚香進醫廬。

「小丫頭,坐吧!」招呼孫尚香坐下,他怎麼覺得這丫頭更清瘦了:「說吧!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

「醫仙,我希望你能幫我,幫我留住還沒消失的記憶。」孫尚香開門見山,她很清楚,除非找到奇物,不然她終究會被火異能反噬。但在這段時間內,她希望能找到方法,留住那些記憶。

醫仙面露為難之色:「這...」緊蹙著眉,該怎麼說才不會打擊到眼前這命運多舛的丫頭:「你應該知道,你的記憶會消失,是因為被異能反噬的關係,換言之,只要你能壓制異能,記憶應該就能恢復!」

「我明白!但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阿香臉色凝重,那天和脩聊完之後,她決定更積極的去面對這些問題。

「什麼意思?」

「醫仙,什麼時候能找到奇物,我們誰也說不準,以我最近的狀況,其實我自己很清楚了!萬一等不到...我不想一片空白地離開。所以請你幫我!」前幾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連老爸的臉都想不起來...她驚覺,自己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小丫頭,說什麼老頭子我也會想到方法救你!但記憶堪屬人腦最神秘的領域,很難用藥物來控制的!」醫仙面對孫尚香的要求,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有什麼解決方法,他是有讓人失憶的藥,但保留記憶...他真的....

柔情手端著茶壺走近,倒了兩杯香茗分別放在阿香和醫仙面前:「孫小姐,喝喝看...這是我用菊園栽種的月光菊所泡的"凝漾月光茶"。」招呼阿香喝下,柔情坐到醫仙身旁輕聲的問:「你今天不是才請思仁少爺的公子把異能水交給他嗎?異能水如果能壓制火的異能,是不是也能阻絕記憶消失?」

「異能水?」阿香好奇的問。醫仙請夏宇把那不知名的異能水交給誰?

「這我倒是沒想過!」醫仙沒回答阿香,反而針對柔情的話思考了起來,忽然抓起阿香的手,直接把脈,良久:「恐怕...記憶消失的速度比異能反噬還快啊!異能水只能壓制異能突如其來的發作,但她的記憶卻在不知不覺得慢慢的流失,若是單靠異能水,是無法留住大部分的記憶。」醫仙越把脈,臉色也越難看,這丫頭的情況,比他想像的還糟。

像是心裡早有了底,阿香對醫仙的宣判並未有強烈的情緒波動:「醫仙,照你的看法,我的記憶消失和夏流師父的老人痴呆,是不是可以異病同治?」自己的記憶斷點和師父偶而失去的記憶,應該可以用相同的方法壓制才對吧!

「這...」聽見阿香把自己的失憶和老人痴呆相提並論,倒是讓醫仙有了新的想法:「小丫頭!你說的有理啊~如果是對付老人痴呆,我倒是有點辦法!不過...你的問題,就不一定有十足把握了!」這丫頭,聰明!

「沒關係!現在不管什麼方法我都會試。」

「那好!這個"忘忘先背-記憶鞏固丸"拿回去照三餐吃,一次一顆。」醫仙從藥櫃拿出糖果色的藥丸,交給阿香。

收下藥,站起身,自己也出來夠久了,再不回去,怕大家會擔心。「醫仙!謝謝你!那我先離開了。」孫尚香慎重的向醫仙夫妻點個頭,表達謝意,轉身離開。

和醫仙目送孫尚香的背影離開,柔情輕聲的說:「希望孫小姐和那白道戰鬥團團長能夠度過這關,常相廝守!」

握住身旁嬌妻,醫仙也一臉感嘆:「是啊~跨越時空,卻跨不過生死,老天爺也未免太無情!爲了這對有情人,天大的難題我也會想法子解決的!柔情...幫我把我的無字醫書拿出來。」



<<夏家>>

「夏宇,你急著找我過來,是...」下午,脩一接到夏宇的電話,馬上趕到夏家,以為是阿香出了什麼事,沒想到卻看見夏宇帶著笑容的得意表情,心裡的石頭先放了一半。

「我找你來,是因為這個!」夏宇笑著指著桌上的透明水瓶:「你拜託蝶谷醫仙的事,我知道了,所以一研發完成,我就馬上叫你過來了。」

聽見夏宇宣布了好消息,脩喜出望外,沒想到這件事這麼快就處理好了:「真的嗎?所以這就是最後的成品?」看著桌上毫不起眼的水瓶,他有些難以置信。

「是啊~也虧得你和蝶谷醫仙想出了這個辦法。異能水...還真有你的!」夏宇用力捶了脩的肩膀一下,表示讚賞。他一直覺得以自己的聰明才智,多數人難以望其項背,不過自從遇上孫尚香之後,就已經打破他的自以為了。沒想到,他一直覺得沉默寡言的戰鬥團團長-脩,頂多只是擅於戰術,但腦筋靈活程度居然不下於自己,真是讓他不得不大嘆,人外有人啊!

「沒有啦~」脩謙虛的笑了:「這還是要感謝你和鬼鳳幫忙!如果沒有你們借出"北極圈"上的極寒冰石,這異能水也不可能成功!」

「拜託!客氣什麼啊?好歹阿香是我阿公的徒弟,和我們也是關係深厚,有辦法救她,我怎麼可能不幫!」夏宇笑著搖搖頭,脩這傢伙客套過頭了吧!真受不了他耶。

「那...你少了"北極圈",可以壓制鬼鳳嗎?」脩十分感謝夏宇出借"北極圈"當作寒冰異能水的原料,不過他同樣也擔心夏宇的鬼控術不夠純熟,反而害到他。

「放心吧!」夏宇拍拍脩的肩膀:「我和鬼鳳商量過後,既然要出借"北極圈",又不強制用鬼控術,最好的方法就是協調出場時間囉!沒問題的。」幸好是他和鬼鳳都願意為了阿香妥協,不然鬼鳳平常也沒那麼好說話的。

「喔!對了!」夏宇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提醒:「醫仙說,這個異能水是以極寒冰石當作原料,再加上盟主拿能量水注入雨的原位異能混合而成,屬於極寒之物,爲了避免阿香承受不住寒氣,一次只能喝5.09 C.C,不能多也不能少,務必慎重使用。還有...異能水只能治標,醫仙希望你們能盡快幫阿香找到治本之道,他也會幫忙的。」

「嗯!我知道了!」脩表情凝重,異能水是他目前唯一想到能替阿香減輕痛苦的方法,希望能爭取更多的時間,讓他找到救阿香的法子。

「好啦~別這麼嚴肅!異能水是好的開始,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定可以救阿香。」夏宇語氣輕鬆,試圖沖淡沉重的氣氛:「對了...阿香最近怎麼樣?」夏宇斟酌自己的語氣,雖然已經放下了,但他不想因為自己的關切,引起脩的誤會。

「你怎麼這麼問?」脩對於夏宇的問句疑惑。

「也沒什麼啦!我看最近阿香常和你在一起,不過在家大部分時間就是拿著書一直看,不然就是直視前方的發呆...我才問的!」夏宇有感覺,阿香最近在家的話少了,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啃書,比他這個要準備論文的人還認真。

聽到夏宇的話,脩不禁覺得自己是否不夠關心阿香,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和阿香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

「脩~我告訴你這個,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希望阿香能夠開心而已!」

「開心?我一直都很開心啊!」孫尚香一進門就聽到夏宇這麼說,於是俏皮的答腔,卻發現脩也在。「脩~你怎麼會來?」開心的走到脩旁邊,攬住他的手。

「喔~沒有啦...就來找夏宇聊聊天!」下意識的否認,不想提起異能水的事給阿香壓力。

「厚~你就不會說你是來找我的喔!」孫尚香不滿的嘟嘴!「木頭!」
瞄到看到桌上的水瓶,聯想剛剛在醫仙那聽見異能水的事!恍然大悟,不過既然脩不想說,那就別戳破了。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來夏家也是因為...」脩結結巴巴,一句話也說不完整,很明顯又被阿香逗弄成功。

看著兩人一攻一守,阿香步步進逼,脩節節敗退,看來這就是這對閃光情侶相處的情趣吧!夏宇笑著搖頭...唉~以他們的相處模式,他相信只有脩會是阿香快樂的泉源啊!

不過...還真是想拿副墨鏡來戴,眼睛超不舒服的!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