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香...你真的想學吉他?」你好奇的問我,似乎想探究我的目的。

我笑著,但表情卻認真:「是啊~還是你不想教我?原來我的備備是個小氣鬼啊!」以言相激,就是喜歡看你手足無措的表情!

「我...我沒有啊!」果然,你的結巴似乎被我訓練的越來越習慣了...但,了悟的也越快,立刻就知道我在逗你:「阿香~」

「好啦~你教我嘛!!」拉住你的手臂...把頭枕在你肩膀,我知道你最疼我,一定會答應的。

看你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我知道我的備備最好了!「想學吉他,就要先學爬格子。」拿出那把新買的吉他,放在我手中。(註:原本那把被坐壞了XD)

「這是Do,這是Mi,然後Ci之後是高音Do...」你拉著我的手,讓我的手指一個音階接著一個的感受著...那琴弦和手指震動的接觸,緩緩的震入我心裡,原來這是音符最真實的樣子。


「想學和絃嗎?」我喜歡你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一眼就包含你想說的全部,我都知道!我點點頭,高興著自己可以進入另一個學習階段了...

「這是最基礎的C和絃...」你左手熟練的按著,右手輕輕一刷,渾然天成。「試試看。」你將吉他遞給我,挑個眉,表達你對我的相信。

我依樣畫葫蘆地按住那幾根弦的音階,爲自己位置按壓準確得意著,輕刷,期待著流露出像你那般好聽的聲音...沒想到難聽的讓我捂住耳朵!!

「爲什麼會這樣?」我不解...

你輕笑一聲,一點也不以為意:「手指要按緊,然後要這樣刷...」你跑到我身後,環住...左手按著我的手指,有點力道,又不至於讓我痛,右手抓著我,輕輕一刷,又是那麼好聽的聲音!

「這樣...懂了嗎?」你低頭問我,卻沒發現我臉上的羞紅。

我點點頭,表示了解...但不了解的卻是,爲什麼忽然覺得有些暈眩,臉熱的發燙...是因為在我身後的你,傳來的氣息太過好聞,讓我覺得茫茫的?


我撥弄琴弦,回過頭看見你讚賞的笑容,你會說...「我知道我的阿香最聰明了。」我笑了~這封閉和絃我學了好久,終於彈出個像樣的音!

可是當我想把頭枕在你胸膛時,卻直接倒在你房間的沙發上?

沒有你乾淨清爽的味道,沒有溫暖厚實的溫度,沒有你手指上厚繭接觸我皮膚的踏實感,什麼...都沒有...。

『我,是來自鐵時空的呼延覺羅.脩!』

這句話用你溫柔低沉的嗓音演繹出來,沒有溫度...

而我,立刻明白,原來你的秘密,我沒有一輩子的時間聽...因為這句話,短短三秒,包含了你的所有秘密,也間接解答了...我們不能在一起!!

知道當時爲什麼纏著你教我吉他嗎?其實我也不清楚...只是現在我卻佩服起自己的直覺,那周瑜嗤之以鼻的直覺...因為我怕,有一天我再也聽不見你的琴音!


我看著自己手上的繭,有點硬硬的,卻早已沒有痛感!就像懷著思念的心,剛開始會痛,但久了之後,一層一層的繭慢慢累積,再也看不見新生的皮膚,但卻也不痛了!

輕輕觸摸著,享受著那粗糙的觸感...好像你手上的繭,讓我安心。

你知道嗎?銀時空已經下了好幾天的雨...不知道是不是我害的!張飛說,應該是我一直彈那首『淚了』,所以老天在代替我哭!

其實,這樣也很好,不是嗎?

我知道你捨不得看我哭,所以我已經不哭了...只是這可苦了那些靠天吃飯的農民,只好說聲抱歉囉!

你聽...我彈的琴音,和你像不像?有沒有青出於藍呢?

我最常彈『淚了』,但周瑜說我彈的最好的是『夠愛』,那還需要他說?這首歌是我們的定情歌,怎麼可能彈的不好?你說對吧!

你在那邊,應該沒有彈『夠愛』給別的女生聽吧!?如果有...那我就要在東漢書院的操場,搭建一個大看台,彈給全校所有的男生聽喔!
哼!!

我看向窗外,雨停了...一點點微光,那光影的折射,是彩虹!

我放下吉他,卻放不下那教我爬格子、彈和弦的人...

呼延覺羅.脩,你...好嗎?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