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吃過飯後,休息了一會兒,眾人又開始練習,而寒則和阿香一邊聊天,一邊看他們練團。

一首曲子都還沒彈完,脩就發現,夏天在寒坐下之後,開始出現落拍的情形,本來想停下跟他說的,但當他朝著寒和阿香一看,卻察覺,要專心真的有點困難。

他看著阿香,時而微笑的看著他,手指還輕輕地打著拍子,有時轉頭和寒說幾句話,臉上的表情,讓他忍不住揣測,她們在說些什麼,爲什麼阿香笑的那麼甜?

連自己都無法專心,那他實在也沒什麼資格說夏天,一個念頭轉過,停下彈奏。「我們休息一下吧!」

東城衞眾人聽見,都完全傻住,這句話怎麼可能會是由他們的脩團長口中說出來?平常練團要休息,都是他們苦苦哀求之後,脩才願意放人耶!今天是怎麼了?皇恩浩蕩啊?

無視眾人驚訝的目光,脩大方對寒提出邀請:「寒~上來飆一下吧!很久沒聽你打鼓了!」

「我...可是我的鼓...」寒對脩的提議十分意外,雖然她蠻心動的,但她怕不是她的鼓,她打不習慣!

「欸~對啊!我的鼓借你!」冥大方的說,天知道他也很想休息一下!早上那一輪早就過足了癮。

見寒還想說什麼,阿香也加入遊說的行列,拉住寒的手臂,有些撒嬌的說:「寒~我也沒聽過你打鼓耶!去嘛!」

拗不過阿香和眾人的寒,只得上場。幸好她的「驚雷」不離身,不然...不是用自己的鼓棒,她會更不習慣。

寒坐定位之後,大家都準備離開,讓寒一個人solo,不過脩卻叫住也要下場的夏天:「夏天!你留下...跟寒一起秀一段吧!」他想,和寒合奏,夏天應該能更專心的發揮自己的音樂實力才對!

面對脩不容置喙的目光,夏天只好又背著吉他上場,他其實還蠻想看寒打鼓的樣子說~每次看,每次都覺得好迷人!不過師父都說話了...也很久沒跟寒合奏,ok囉!

果然,如同脩預測一般,當寒的鼓聲一下,夏天的吉他立刻跟上,交互穿插在彼此的音符裡,當寒的鼓聲激昂,夏天的琴音會相對的和緩,而當夏天的琴聲狂飆,寒的鼓音也會做完美的背襯,總之兩人的合作天衣無縫!

阿香和脩十指緊握,笑著看他們倆表演,忽然阿香湊向脩的耳邊,悄悄說了一句:「你...是爲了夏天對吧?」其實她也發現,夏天剛剛的練習不太專心,依照推斷大概是因為寒。不過這場和寒的合奏,他卻又恢復水準,甚至有超越的趨勢,所以她才會這麼推測!

「嗯~」點點頭,阿香的觀察力真的很敏銳,也只有她能察覺他所有決定下的動機是什麼。

「脩~你好細心喔!夏天和寒合奏時,整個感覺真不一樣!」把頭靠在脩的肩膀上,沒再說話...只是讓自己完全享受他們的音樂。

脩略施小力的扣緊和阿香相握的指頭,兩人的掌心緊貼著,全無縫細,被相知的溫暖包圍著,一切盡在不言中。

樂音消止,寒和夏天相視一笑,空氣中還能感受到音符震盪的餘波和兩人默契的盪漾。

而後,阿香也被拱上場和東城衞合作一曲”夠愛”,和當時在”老屁股”演出的狀況不同,如果那時孫尚香是專注在尋找自己的記憶,很努力的把記憶裡的愛唱出來,那麼現在,在她的歌聲中,更充滿了對這段跨時空之愛的堅定。

東城衞的眾人也明顯感受這其中的不同,本來帶著濃濃遺憾的歌曲,在阿香的演繹之下,找到一絲希望的曙光;而總是能在脩的吉他中聽見的苦澀,在那曙光的牽引下,開始有了出口,奔放自如。不再苦苦壓抑的兩人,在彼此的歌聲和琴音中,找到攜手共進的勇氣。


練團結束後,眾人四散,夏天和寒去"老屁股"幫忙,脩則陪著阿香漫步走回夏家。

「你在想什麼?」阿香側頭詢問,一邊猜測,這個一開始想事情就會異常沉默,而且不自覺的,雙眉間的距離會默默拉近五毫米的男人,現在又在想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正專心在思考的脩嚇了一跳,然後一如既往的結巴了起來:「沒...沒有啊~」連忙否認,不想讓阿香擔心。

看著脩慌張的樣子,阿香輕笑出聲:「欸!你知道你說謊的時候會結巴,而且...會冒手汗耶!」

「真的嗎?」急忙把握住阿香的手放開,端看手掌,該不會真的有手汗吧!?

「當然~是假的!怎麼這麼好騙啊?」計謀得逞似的,阿香滿臉笑意的摟住脩的手臂,好讓彼此的距離更靠近些。

「阿香~你真的很愛逗我耶!」脩一臉無奈,就是拿她沒辦法。

「好玩嘛!」這可是她人生中的樂趣耶~忽然,孫尚香有感而發的輕嘆一聲:「脩~你知道嗎?有的時候你好單純、好容易被我整,可是有時候你又好複雜,複雜到...我看不出你心裡打了幾個結!我好想...用讀心術看你在想什麼喔~」

不知道阿香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阿香總是能把他的煩惱看穿,所以脩被她此刻的坦白震懾到了:「阿香...」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撫身邊的女孩。

「不過~我不會這麼做的!」孫尚香放開脩的手,一臉肯定和自信。「因為,就算不知道你的心,但是我相信你!所以只要是你做的決定,我都支持。」

聽見阿香的話,比任何情話還動聽,如果不是最純粹的愛,又怎能做到全然的信任。脩感動萬分的牽住阿香:「孫尚香,再高階的讀心術也不會比你了解我的心還透徹,因為...心已經是你的,也只有你,能看穿我的心。」

臉上泛起甜甜笑意,精靈般的眼閃過狡黠光芒:「甜言蜜語~你...不是呼延覺羅˙脩吧!」故意學著A Chord揶揄他的話問,很明顯地口不對心。

一愣,脩不禁納悶,難道他改變真的這麼大?「我...我是啊!」

「傻瓜~我知道你是啊!不過...我不記得呼延覺羅˙脩會說情話耶!」

脩瞭悟的笑了,原來是在說這個:「情話需要練習啊!請問孫大小姐願意當我一輩子的練習對象嗎?」說完還紳士的做了個邀請的動作,惹的阿香嘴角漾起笑花,無法止歇。

勉強忍住,阿香故作正經的點點頭:「我願意。」把手放在脩的手上,俏皮的補上一條但書:「不過要每天練習,不能偷懶喔!」

「嗯!」脩聽著阿香的可愛要求,也笑了。想起以前的自己,對愛總是不敢輕易的表達出來,常常被阿香嫌自己木頭。而現在只是發自內心,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想法,說情話似乎也變的容易且甜蜜。他想...自己似乎蠻喜歡這樣的轉變。

就這樣,從練團室回夏家三十分鐘不到的路程,被兩人一路放閃光,一路說情話的...足足走了一個小時才到。

臨進門前,孫尚香有了片刻的沉默,似乎有什麼話想說。而脩看到她的欲言又止,也沒急著問,只是耐心的等著,並享受著臨別的寧靜...分開之後,又要過十幾個小時後才能再見了。

忽然,阿香深吸了一口氣,抬起眼來,與脩雙目交接:「脩,有一個答案在你心裡,連讀心術都看不穿的話,你可以回答我嗎?」

連讀心術都看不穿?脩覺得阿香的問題很玄妙,不過只要她想知道,他都會老實回答,因為他不再是劉備,再也不需要對阿香有任何的隱瞞欺騙。點點頭當作同意。

「我說過...只有你是我的幸福。那...我...真的是你的幸福嗎?」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