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約過了五分鐘,A Chord決定要問一個實際的問題:「喂~那我們今天還要不要練團啊?」這次不要再說他白目囉,看脩和阿香兩個人睡的那麼沉,實在不忍心吵醒他們嘛!

這個A Chord真是有夠愛廢話的,戒、冥、鐙三人正想賞他個白眼,就聽見夏天的聲音響起:「嗨~怎麼都擠在門口不進去啊?」不是要練團嗎?

話都還沒問完,夏天就被A Chord拉到一旁,一臉八卦的說:「噓~不要吵醒裡面那對小情侶!」

夏天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什麼小情侶啊?走到門口一看,喔~原來是脩和阿香...了然的笑,望向其他三人,終於知道他們爲什麼不進去了。那是一幅很美的畫面啊,恬淡寧靜,散發全然的信任和安心,讓人看了不自覺會露出欣然的笑容,怪不得這四個人擠在門口,都捨不得把他們吵醒。

被拋在一旁的A Chord又加入談話:「喂!你們還沒回答我,到底還練不練啊?」

正當冥想回答他時,脩的聲音忽然響起,讓五人全嚇了一大跳:「你們來啦?抱歉,睡得太沉了。」眨眨眼,適應燈光,對他們露出一個歉然的笑容,都是昨天在藏書閣找資料找的太晚了,今天一早練團,的確有點累!

轉頭看了看幸運沒被吵醒的阿香,溫柔的幫她撥開散落在眼前的髮絲,寵溺一笑...真的很喜歡看阿香睡著無防備的樣子,就像嬰兒一樣純潔,讓人想捧在手心呵護。只是這一個自然的撥髮舉動,卻閃瞎其他五人!

A Chord第一個開砲:「天啊~這是我們的脩大師嗎?」轉頭看著同樣一臉吃驚的團員們,音調誇張:「你是吃了"浪漫丸"還是"情聖藥水"啊?還是...你不是呼延覺羅˙脩?」衝向脩,雙手就要往脩的臉上捏!看我揭開你的假面具!

A Chord的攻擊,被脩毫不留情的隔檔,只是這一牽動手臂,卻驚醒了孫尚香。「咦?我睡了很久嗎?」睡意十足的問,還搞不太清楚是什麼狀況!她的印象只停留在早上和脩到了練團室,卻發現其他人都還沒到,和脩坐在沙發上等著等著,一定是脩彈的吉他太好聽了,讓她當成了晚安曲,才害她不小心睡著了!

「沒有!」瞪了A Chord一眼,都是他吵醒了阿香。脩轉頭對著阿香又是一笑,此舉讓A Chord大嘆果真是兩樣情,對他就是兇巴巴的,對阿香就溫柔到誇張!

「才睡不到半個小時吧!」看著阿香十足睏意,真是超可愛的,揉揉她的髮,柔聲詢問:「還累嗎?要不要再睡一下?」脩知道阿香重傷之後,的確變得容易疲累,於是體貼的問。反正要看他們練團,有的是機會,也不必急在這一次。

阿香揉揉眼睛,企圖趕跑睡意!總算覺得清醒多了:「不了!今天是就是要來看你們練團的耶~在旁邊睡覺太沒禮貌了!」看脩還想說什麼,孫尚香笑著制止:「好啦~我已經醒了!可以看你們練團了嗎?」俏皮的用眼神詢問其他人,理所當然,沒人反對就開始囉!


練團時間正式開始!
脩回來後的第一次練團,東城衞每個人無不卯足全力,全心投入在音樂中,就連平常練團總是會嘻嘻哈哈的A Chord,也難得非常認真的忍住說冷笑話的衝動,只努力的把自己唱進音樂裡。

脩自己也感覺得到,今天的練團狀況好得出奇,連A Chord這個常常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都異常的認真,這讓他不禁納悶,這傢伙今天是怎麼了?目光一瞥,看到了坐在沙發上滿臉笑意的阿香,好像明白了!這群人該不會是因為阿香來,不想丟臉,所以才這麼拼吧?如此一想,那自己當然也不能在阿香面前漏氣囉!手指移動飛快,心之所至的在solo中又增加了一段和絃,爲曲子増添了更華麗的氣息。

孫尚香目不轉睛的看著練團的東城衞,用心聆聽著他們的音樂,感覺真的很奇妙。第一次聽見他們的音樂是在"老屁股",當時滿室的觀眾,鼓譟的氣氛多些,而今天...更能聽見他們音樂中的純粹!

不過不只是東城衞,更讓孫尚香感動的是...脩!因為他,讓自己見到了一個全然自在、毫不保留的呼延覺羅˙脩。
脩在銀時空參與了自己的過去,可是自己卻無法在銀時空留下屬於脩的記憶,幸好這個遺憾,她有機會在鐵時空得到彌補,有機會在鐵時空回顧脩的過去,看到真正的脩,霎時間,感動溢滿胸腔!

「我們來練一下...」一曲"夠愛"剛結束,因為大家今天的狀況都不錯,脩想把握機會再練一曲,話都還沒說完,就看見阿香拿著桌上的水瓶走向他。

「脩~喝點水休息一下嘛!看你的嘴唇都乾乾的!來~」不讓他考慮的把水瓶遞向他,脩只得一臉狐疑的接下。接著又看著阿香把水瓶拿給其他人,眼睛轉到鬆了一大口氣的A Chord臉上,知道了!一定是因為自己還想繼續練,阿香發現了其他人的疲態,才貼心的打斷。

明白阿香的體貼,脩笑了笑,算了...也練了那麼久,休息一下也好。沒多說什麼,放下吉他,拉著阿香坐回沙發,仰頭喝下一口水。

阿香微笑著看脩,唉~連喝水都還是那麼好看!眼尖的發現脩嘴角的水漬,抽了張面紙,直接幫他抹去,正要放下手,卻被拉住。

「謝謝~」脩發覺,自己真的很喜歡這種被阿香的體貼包圍的感覺,就算只是個小動作,還是讓他感受到滿滿的在乎,會讓他的嘴角笑的彎不下來。握住阿香的小手,不想放。故作隨意的問:「好聽吧?」天曉得剛剛的solo他多加了很多和絃...。

「嗯~好聽!你們真的很厲害!」

得到滿意的回答,脩有點得意的偷笑,爲了掩飾笑意,只得仰頭再喝口水!

耳尖的A Chord一邊喝水,一邊偷聽這兩個放閃放的很誇張的人的對話,聽見脩的問句,真的忍不住要跳出來插個花:「天啊~阿香美眉,你到底把我們脩大師怎麼了?」誇張的問句,問得阿香一臉疑惑!

跳到阿香面前,手指著脩,彷彿他是什麼珍奇異獸:「我們偉大的脩大師,以前可從來不會問別人,"我們的表演怎麼樣?"這種瞎話耶~」

A Chord此話一出,讓脩一口水很沒形象的噴了出來!這傢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亂說個什麼勁。

「可是他剛剛居然問你耶~嘖嘖!!遇上你,脩大師都不是脩大師了!」一臉惋惜,只差沒有跪地捧心的A Chord說。

「他以前不問,那是因為他還沒找到知音人吧!不過他遇見我啦~」阿香自信一笑,就像自負如周瑜,也會請教不懂樂器的小喬一樣,因為那是種遇見知音的感覺,而她有自信,自己是脩的知音。「還有,脩遇上我,當然就不是你的脩大師啦,是我的脩!懂不懂啊!」嬌蠻的攬住脩的手臂,宣示意味十足。

脩轉頭看著阿香,總是適時化解他的尷尬,總是用自己獨有的論調和態度,自信的逆轉,這就是他的阿香啊~很享受阿香的依偎,順便看阿香怎麼樣讓A Chord這傢伙啞口無言!

A Chord被阿香的靈敏反應和口齒伶俐給堵的說不出話,終於知道他小學同學爲什麼會敗在孫尚香手上了,連他都甘拜下風!尤其是阿香那落落大方的態度,雖然嬌蠻卻很俏皮,不會給人咄咄逼人的感覺,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也的確要親身相處後,才能了解為何脩甘願爲了她,留在銀時空。
呵呵一笑,掩飾自己的讚賞,最後還是要揶揄一下的啦~「好啦好啦~懂了!我們都知道了,可以不要閃了嗎?再閃我也要去買墨鏡了啦!」

被A Chord這麼一說,反而讓阿香有點尷尬的放開脩的手!臭A Chord真的很故意。

而脩也臉紅了起來,怎麼回到鐵時空,他們兩個要閃一下也還是會被虧啊!真是的!假裝沒事狀的清咳一聲:「A Chord,剛剛"夠愛"B段的地方,有一個地方你走音了!還有...你今天在冥的鼓下重拍的時候,都沒有跟著...」

A Chord哀怨的瞪了脩一下,他今天狀況已經夠好了,還故意挑這些小缺點來唸,一定是為了報他剛剛笑阿香的仇,真可惡!看脩還想繼續唸,只好急急打斷:「好好好~我會改進!好不好?讓我休息一下啦!」

裝可憐的哀求,讓其他人全笑了!看他們鬥法真好玩,以前是A Chord被脩吃死死,現在是阿香把脩和A Chord玩弄於鼓掌之間!有趣啊~

「哈囉~我來了!」開門進來的是寒,手上拿著兩大袋的食物,夏天一見自己的親親女友來,立刻體貼的幫她拿手上的食物,放上桌。

「今天這該不會是老媽做的吧?」夏天看寒一邊把食物拿出來,一邊擔心的問!

「放心~是我做的!」寒笑著拍拍夏天的臉,要他不用擔心!「今天雄哥臨時要出車,所以是我做的!不過...如果是雄哥做的,爲了你們,我也會另外買便當過來啊,擔心什麼!」

「寒~你最好了!今天吃什麼?」夏天親暱的攬住寒的肩頭,話說這兩人自從能光明正大的談戀愛之後,閃光指數是直線上升。

寒和夏天圍著桌子認真的討論今天的菜色,而脩和阿香也在討論剛剛的音樂。而A Chord又被晾在一旁,只得翻個白眼,對著戒、冥、鐙說:「看吧~又來一對閃光!看來我們今天,是不用想雙眼完好的走出練團室了!」

聽A Chord這麼說,雖然他也有同感,不過鐙只能一臉無奈的提醒:「你再亂說話,還沒失明之前,會先被毒啞!」而戒和冥也深有同感的贊同鐙的話。

覺得自己很無辜的A Chord,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只能乖乖閉上嘴,怨怨的咬一口寒帶來的三明治!!人都是有言論自由的啊~~~

一邊享受寒的手藝,一邊閒聊著,阿香的自然和大方,很快就融入了他們。她的幽默和聰明也讓眾人見識到這來自銀時空的女孩是如何擄獲號稱只彈琴不談情的脩大師的心。

練團室瀰漫著輕鬆愉悅的氣氛,久久不散...。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摸思 的頭像
路摸思

一首生活的詩

路摸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